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正文

第四卷 希臘幻想 無能為力

  祭祀日子到來的那天清晨,我很早就醒來了。

  一睜開眼,就聽到了阿裏阿德涅低柔的聲音,“你醒了?”

  我睜開眼睛望去,他正站在窗前看著我微笑,在初升的陽光籠罩下,仿佛一枝出浴自晨霧的紅蓮。

  我揉了揉眼睛,起了身,“今天好像是祭祀的日子吧,我是不是應該回西配殿。”

  他的神情有幾分奇怪,“那些祭品很快就會被送入地下迷宮。不過,”他頓了頓,“這並不包括你,。”

  “不包括我?”我一楞。

  他側過了臉,“等下你就知道了,我說過,我不會讓你成為祭品,也不會讓他傷害你。”

  沒過多久,忒修斯和余下的那十來個童男童女,一起被帶了過來,為首的侍衛長正要將我一起帶走,阿裏阿德涅忽然捂住了自己的頭,一臉痛苦的蜷了起來,還不停大聲呻吟著,“痛,好痛……”

  “糟了,公主的頭痛病又犯了!”剛進房來的侍女依諾驚慌失措的叫喊起來,“小晚,你還不過來!”

  “可是,公主殿下,她是祭品……”侍衛長似乎有些為難。

  “怎麼!難道你想公主活活疼死嗎!”依諾一臉怒容。”侍衛長……“阿裏阿德涅掙紮著開了口,”我知道……她是……祭品……就讓她最後……”他低低呻吟了一聲,似乎已經痛的說不出話來。

  “還沒聽見嗎!公主並不想違抗國王的命令,就讓這個女人最後再替公主按摩一下,稍後就會把她送下去!”依諾的氣勢咄咄逼人。

  侍衛長不由得倒退了一步,“那,那好吧。”

  “還不過來……小晚……”阿裏阿德涅的眼中閃過一絲焦急,

  這個家夥,原來想用這種方法不讓我做祭品,裝得倒還真像……我又望了他一眼,只見他額上全是汗,牙關緊咬,似乎不是裝出來的……

  難道真的犯病了?

  不過那也不關我的事。

  侍衛長見公主發了話,伸手推了我一把,粗聲道,“還不趕緊過去,就讓你多活一會兒吧!”

  我被他重重一推,腳下一個踉蹌,正好跌到了阿裏阿德涅身邊,剛想轉身,冷不防已經被他迅速的捉住了手腕。

  “小晚,聽話別動。”他低低地說道,

  望著侍衛長帶著忒修斯一行人進入了秘道,我用力掙脫了他的手,正想追上去,忽然聽到依諾在旁邊怒道,“你想做什麼!知不知道公主為了不讓你成為祭品,特地在這幾天每天吃那些禁忌的食物,就是為了到時能真的犯病,這樣才不會讓人懷疑!”

  我微微一楞,忽然想起了清早他那蒼白的臉色,“難道那個時候你就已經……”

  他虛弱的點了點頭,“裝病的話,我擔心被侍衛長看穿,這樣……這樣會更加妥當……”說著他又蜷起了身子,似乎是越來越厲害了。

  我的心情有些復雜,雖然不喜歡這個人妖,可是,他想救我的心情……卻又讓我的心裏有些小小的波動。

  人類,真是復雜的生物……

  我將手放在了他的額上,替他按摩起來,反正一會兒我就會帶著米諾陶洛斯,就當是最後的告別吧。他的翡翠色的眼眸中流轉著迷離之色,淺金色的長好似流水一樣從我的指縫裏流過……

  “小晚,你要對我負責的哦。”

  我的嘴角抽了一下,眼前的這個人明顯就是“生命不息,惡心不止”的典型代表,在痛得死去活來的時候,依然能夠分出心來調侃我。

  在我按摩了一會之後,他的臉色漸漸好轉起來,喃喃低語道,“有小晚在,果然好多了。”整個身子蜷在一起的他,看上去就像是軟軟的棉花裏包裹著的種子,比平時多了幾分溫柔慵懶。

  見他好了一些,我也就停了下來,“既然沒事了,我……”

  “你要去米諾陶洛斯那裏嗎?”他忽然打斷了我的話。

  我微微一楞,還沒等我說話,他驀的直起身,轉過頭看著我。他的眼中浮起了一絲陰暗,臉上那抹明顯的慍色毫不掩飾地傳達出了他此時此刻的心情。

  “不過在這之前,你想聽一個故事嗎?”他的語調恢復了平靜,“有一年,克裏特的王後和側妃同時生下了一對漂亮的孩子,但是二王子從小就體弱多病,還要被當成女孩子撫養,而大王子卻健康聰明,一天比一天更得國王夫婦的歡心,如果沒有意外,將來的王位繼承人一定是王後所生的大王子。”

  我的心裏湧起了一絲莫名的預感,他會講出——更可怕的事情。

  “大王子六歲那一年,偷偷和弟弟跑去神殿玩耍,不小心喝下了大祭司特別調制的毒藥,那是一種讓人變的醜陋的毒藥,無藥可解,但是這種藥是有時效的。大祭司本來是想用來報復別人的,沒想到卻被大王子誤飲,於是二王子告訴他,會為他保密。唯一的條件就是——”

  “不許他說出毒藥是有時效的。”我感到自己的聲音顫抖了一下,難以置信的望著他,那時他也才六歲啊,不過是個小孩子,怎麼有那樣的心計!忽然,我的腦中電光火石的閃過一個念頭。

  難道他這次一定要殺死米諾陶洛斯,就是因為怕他會恢復原來的容貌,那麼這樣一樣,形勢說不定會出現扭轉,他的王位繼承人身份也會受到威脅。

  “王位繼承人就對你這麼重要嗎?重要到連自己的親生哥哥也要傷害?”

  “王位繼承人?”他忽然冷笑了一聲,目光中流轉著冷漠,“你現在想去就去吧,不過,等你到那裏的時候,看到的也不過是一具屍體,忒修斯正為自己殺死了怪物而喜悅無比呢。”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那麼很抱歉,我想不會有這個畫面出現,忒修斯殺不了他。“

  他盯著我,目光中暗潮洶湧,仿佛夜裏的山火,然後,嘴角略略揚起,勾勒出一個詭異的弧度,“哦?這麼肯定?”

  我冷冷一笑,“是的,我很肯定,因為忒修斯手裏的那把劍,並不是那把唯一能殺死米諾陶洛斯的劍。”

  聽了我的話,他的臉上並沒有露出驚訝的表情,嘴角那個詭異的弧度卻在慢慢地,慢慢地加深,讓人不安……

  “哦?你就那麼肯定你已經換了那把劍?”

  我的身子一僵,腦中有瞬間的空白,他怎麼知道我換劍的事?

  “當那天你被依諾引到那個房間時,就已經踏入了我的計劃裏。我知道你一定會想救米諾陶洛斯,所以讓你聽到了我和忒修斯的談話,你果然趁機換了那把劍,不過你一定不知道,那把劍其實並不是真的。”

  “為什麼要這麼大費周折?”我咬著牙問道。

  “為了讓你沒有一點機會救他。”他輕輕笑了起來,“對了,忘了告訴你,在你離開之後,我就用真正的劍換了你的那把劍,所以……”

  所以,現在忒修斯手裏拿的,就是那把可以殺死米諾陶洛斯的劍!

  我再也顧不得那麼多,驀的跳起身來,朝那個通道跑去,

  “哦,還有一件事忘記告訴你,剛才依諾在我們說話的時候已經進入了那個通道。”他在我身後慢吞吞說了一句,“我已經吩咐她封住那個通道,所以,現在唯一的出入口就是那個你不小心掉下去的房間。”

  我的指尖因憤怒而微微顫抖,所有的理智仿佛在瞬間消失,我一個轉身掐住了他的喉嚨,“馬上打開那個秘道,馬上!不然我會立刻殺了你!”

  他微微笑了起來,“那個秘道,一旦被封,就再也不能開啟。我也無能為力。”說著,他閉上了雙眼,“殺死我嗎?我無所謂,小晚,其實你很聰明,你落入了這個圈套,只是因為你忘了一句話——關心則亂。”

  我在猶豫了一下還是放了他,轉身衝出了門。

  我已經沒有時間了……

  猶如迷宮一般的長廊,讓我失去了方向感。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多麼的無力,第一次覺得自己其實就是個笨蛋……冷靜,冷靜……只有冷靜下來,才能正確的思考。

  “主人……跟我走……”小孔的身影忽然撞入了我的眼簾,它扇動著翅膀往前飛去,我急忙跟了上去,忽然有種想流淚的衝動……

  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那個房間,我按下了那個淺槽上。就像上次一樣,那堵墻猛的縮了進去,露出了一個黑乎乎的洞口,一股奇異的力量很快將我吸了進去。

  和第一次一樣,四周還是一片黑暗。但不遠處傳來了依稀的打鬥聲,我心裏一急,摸索著循聲而去,隨著聲音越來越近,眼前出現了一片極其昏暗的光線。

  “啊,姐姐!”一個小男孩的聲音從身旁傳來,我低頭一看,依稀辨出了居然是西卡。

  “姐姐,王子殿下正在和那個怪物打得難解難分!”他指了指前方糾纏在一起的兩個人影,其中一個頭上隱約有雙角,一定是戴了牛頭面罩的米諾陶洛斯!

  我心裏頓時松了一口氣,還好,趕上了……

  我急忙往他們的方向跑去,正要出聲制止他們,一個尖銳的女聲忽然打斷了我的話,像是撕裂了一般大聲喊道,“小晚,你怎麼了!”

  她的話音剛落,正在扭打的兩人似乎頓了頓。米諾陶洛斯楞了一下,似乎望這個方向望了一眼,就在這個電光火石的瞬間,忒修斯右手中狹長的劍舉了起來,正對著米諾陶洛斯,閃爍著冰冷的光……

  “不要!”我的心臟在瞬間仿佛被凍結了,眼睜睜地看著那一劍飛快的插進了分神的米諾陶洛斯的胸口……

  一剎那蔓延開來的彤紅,猶如鋪天蓋地的浪潮,席卷了我的全身,來不及了來不及了……在心的一角,有個聲音魔魘般反復低喃。如同冰山上的裂縫,小小的,不易察覺地裂開一點,然後緩慢卻又堅定地擴大開去……

  “姐姐,那個怪物被殺死了!”西卡興奮的叫喊聲在我耳邊回響,我沒有理他,只是一步一步的走向米諾陶洛斯。

  “小晚,我殺死他了!我們都能平安回雅典了,從此以後,我們雅典再也不用犧牲孩子們的生命了!”忒修斯正沈浸在巨大的喜悅中。

  我也沒有理他,只是走到了米諾陶洛斯的面前,彎下了腰,輕輕握住了他的手,低低說了一句,“對不起,我食言了。”

  他緩緩掙開眼睛,看著我,恍若隔世,哀慟而驚喜。

  “小晚,你來了……”他的眼中忽然有了一絲神采,像是想要說什麼,卻沒有說出來。

  我緊握著他的手,只覺得有什麼在心口來回地回蕩,然後敲打著耳膜,把難過的感受傳向全身。想要衝破,卻只能無力地徘徊。

  他的眼中泛起了一絲溫柔的笑意,只是靜靜地看著我,

  “米諾陶洛斯!”阿裏阿德涅的聲音忽然在我們身後響起,“為什麼在臨死前也不告訴她你一直喜歡著她。”

  米諾陶洛斯一驚,低聲道,”我,我沒有……“

  “沒有的話,又為什麼每晚潛入我的房間看她。”阿裏阿德涅的話讓我微微一驚,原來,那個在黑暗中註視我的人真是他……

  “我,我沒有,我這麼醜陋的怪物,根本就不該有這樣的想法,我……”他捂住了胸口,血跡沿著他的面罩往下流……

  “小晚,你怎麼了,他是個怪物!”忒修斯在一旁不解的說道。

  “他不是怪物,他和你我一樣,都是人類。”我伸手去脫去了米諾陶洛斯的面罩,他立刻用手捂住了臉,聲音嘶啞,”不要,小晚,求你不要看我的臉,我,我不希望在死前被你所厭惡……“

  我捉住了他的手,慢慢移開,他的臉還沒有恢復原狀,幾個孩子們驚叫著跑了開去,連忒修斯也倒抽了一口冷氣。”我,我很醜……“他幾乎就要哭出來。

  “我知道,可是,我不介意。”說著,我彎下了腰,將嘴唇輕輕覆在了他的額上,感覺到他的身體一震,我擡起了頭,朝他露出了一個笑容,“謝謝你——喜歡我,我很榮幸。”

  他在楞了幾秒後,唇邊慢慢泛起了一絲溫柔的笑容,臉上煥發出異樣的神采,仿佛全世界的光聚集在了他的身上,那麼耀眼,那麼溫暖。

  他動了動嘴唇,忽然斷斷續續地哼起了我熟悉的曲調,

  你來自何方

  美麗的異國姑娘

  你是天上亦或人間的精靈

  美麗的天堂鳥啊

  你為何來到這裏

  我低頭笑了笑,輕輕地,接著哼了起來,

  我是個吉普賽女郎

  沒人知道我來自何方

  吉普賽女郎

  我浪跡天涯

  誰又知道我明天的去向……

  望著他緩緩閉上的翡翠色眼眸,驟然間眼睛一陣刺痛……仿佛是流不出的淚,滿滿地聚集……生疼……

  “米諾陶洛斯——是個人類?”忒修斯難以置信的望著米諾陶洛斯的屍體。

  “不,他就是牛頭人身怪。”阿裏阿德涅淡淡一笑,“王子殿下,你的父親,你的臣民希望你殺死的是頭怪物。”他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米諾陶洛斯的屍體旁,臉上的表情復雜難辨。

  “你來做什麼,來幫他收屍嗎?我不認為你有那樣的好心,”我冷冷看著他,剛才依諾那麼大聲喊我的名字,明顯就是想讓米諾陶洛斯分神。

  他彎下了腰,在我耳邊很輕的說了一句,“其實,每次的祭品,都是我幫他善後的。”

  我先是一驚,漸漸地,唇邊浮起了一絲釋然的笑容,果然,米諾陶洛斯是不會殺人的。

  他驚訝的看著我的笑容,低低道,“比起什麼繼承人,弟弟更多的是嫉妒為什麼哥哥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為什麼命運會這麼不公平。不過,最讓我嫉妒的是……“他的聲音更輕,“就是我所喜歡的女人,對他……”他輕嘆了一口氣,“就像現在一樣,為什麼那麼醜陋的他,卻能輕易讓你為他難過……我不明白……”

  我站起身來,面向他的時候已經恢復了一臉平靜,“公主殿下,你和他,根本就是善和惡的不同極端。所以,你永遠都不會明白。”

  他擡頭望著我,被濃重的陰影塗抹著的容顏看不清表情。“什麼叫善什麼叫惡?人生下來後,就有一種本能,那就是生存,想盡辦法生存,讓自己更好的生存。難道不是嗎?難道你們都沒有這樣想過?”

  “你說的沒錯,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能更好的生存,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會靠傷害別人來換取自己更好的生存,你明白嗎?”說著,我一把奪過了忒修斯手中的劍,手指剛觸碰到劍的一剎那,那種熟悉的感覺又來了,呼喚我的聲音比之前都要強烈……

  到底是什麼在呼喚我?

  是什麼?

  “你想要這把劍嗎?”阿裏阿德涅望著我,“這把劍,是每代克裏特國王傳給長子的。”

  我一楞,長子?那麼說的話,這把劍,其實是屬於——米諾陶洛斯的。

  “公主,我們還是快些出發去雅典吧。”忒修斯並不在意這把劍,歸心似箭。

  阿裏阿德涅微微笑了起來,“你帶著這些人回去吧,不過,小晚要留下,因為,等我滿二十歲的時候,我要娶她。”

  忒修斯大吃一驚,“娶她?你不是——”

  阿裏阿德涅繼續笑著,”我發現自己好像對女人更有興趣。“

  忒修斯的臉上泛起了一絲極其奇怪的表情。

  在他們說話的時候,我已經吞下了變色的回夢丸,“不好意思,我馬上就會離開這裏,公主殿下,您攔不住我。”

  阿裏阿德涅臉色一變,不由分說的牢牢地摁住了我的肩膀,“哪裏也不許去,我不會讓你離開這裏!”

  我望著自己漸漸變成半透明的身體,“抱歉,你的話好像沒用。”

  他這才慌亂起來,“這是怎麼回事?你要去哪裏?小晚,你要去哪裏?”

  我握緊了手裏的劍,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阿裏阿德涅,你喜歡我嗎?”

  他微微一楞,立刻點頭,“喜歡,我喜歡你!所以,就算我傷害了全世界的人,我也絕不會傷害你!”

  我朝他眨了眨眼,“很好,我要去一個永遠也見不到你的地方,而且,我會很快將你遺忘,徹徹底底的把你從我的記憶中抹殺。”

  他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喃喃道,“小晚,不要那麼殘忍……”

  我只是微笑不語,看著自己的身體在一點點消失……

  他的瞳眸被一片絕望的荒涼所覆蓋。有銀色的細線閃著水光從他的眼角處滑落,融化在無聲的夜裏。

  “小晚,就算要離開,也不要忘了我,不要忘了我……不要那麼殘忍……”

  我搖頭,笑容爬上唇角,“絕對,會忘了你。”

  在他絕望的神情中,我只覺得身體越來越輕,漸漸失去了意識……

  有一種喪失的痛苦,

  絕不亞於生命被掠奪的程度,

  那就是自己的存在被喜歡的人完全遺忘。

  為了米諾陶洛斯,

  我想——殘忍一次。

  就一次。

  (第四卷完)

  第五卷:海底下的王國——

  知道很多親關心尋找的第四部連載時間,我現在只能說大概四月底五月初開始連載,至於出版,可能要八九月了。而且我也說過了,尋四是關於吸血鬼的故事,不會有穿越。穿越我已經寫煩了,除了尋四,下半年排的多是現代故事。

  這兩個月大部分心思都在蘭陵上,寫得我萬分糾結ing……虐的滋味果然不錯。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