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正文

第五卷 海下的王國 海底地牢

  等我再次恢復意識睜開眼睛的時候,只見到四周一片幽暗,借著從頂端靠近窗戶的地方漏進來的光線,我發現雙手被套上了沈重的索鏈,似乎被綁在一個十字樁上,雙腳雖然沒有被綁著,不過浸在冰冷的海水中的滋味也不好受。

  唉,我輕嘆了一口氣,現在的處境可是大大不妙!

  我也沒想到自己會這麼菜,都還沒看清他的臉,就直接被送到了這間牢房裏了……這叫不叫作出師未捷身先死?

  我掙紮了一下,想要使用魔法,剛念了一句咒文。手上的鎖鏈就開始收緊,一陣劇痛襲來,讓我不得不放棄使用魔法。這條鎖鏈不是一般的鎖鏈……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我可不想這麼快就走到最後一步。

  又餓,又冷,又疼——這恐怕是我出任務以來最悲慘的一次了。

  梆梆,梆梆!窗戶邊忽然傳來了啄鐵欄的聲音,我擡起頭,一只橙嘴的黑色小鳥正拼命的想從縫隙裏鉆進來,兩只靈敏的腳蹼還在一蹬一蹬。

  我驚訝的盯著它,想不到它竟然變成潛水鳥溜進來了。

  “主人!”它使勁的搖著翅膀,“主人,你還活著嗎?”

  我的額上流下了一滴冷汗,連忙發出了一個證明我還活著的聲音,”還沒死呢。“

  “太好了,主人,你還活著,擔心死我了!”它顯得有些高興,很快又郁悶的抖了抖羽毛,”糟糕,潛水鳥的大小擠不進來,可是我現在只能變成這種鳥。而且每隔一段時間,我需要浮出海面呼吸。不過,不過我會幫助主人的!”

  我很是懷疑的看了看它,低頭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鎖鏈,”要是能把這該死的鏈條弄開就好了,我現在完全沒有辦法用任何魔法。“

  小孔盯著那條鎖鏈,發出了一聲驚叫,”那條好像是傳說中海皇羅蘭加洛親自打造的縛妖鏈!“

  縛——妖——鏈?我的嘴角抽動了一下,我承認,我對妖這個字過敏。

  不過,既然是海皇親自打造的鏈條,一定具備了他的神力,也難怪我掙脫不開了。

  “主人,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想出辦法來!“它朝我點了點小腦袋,”再忍耐一下,主人!“

  話音剛落,它就撲騰著翅膀飛走了。

  我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對它,還是不要抱什麼希望為好。

  腳踝處的海水漸漸的漲了起來,不知不覺,已經漲到了我的膝蓋處,冰冷的海水一波一波刺激著我敏感的膝蓋,微微生疼。

  海皇到底想怎麼樣?只是將我扔在這裏自生自滅算了嗎?對於我這樣的闖入者,他完全沒有興趣知道為什麼嗎?

  身為半人半妖的我,果然是猜不透神在想些什麼的。

  就在我覺得越來越冷的時候,忽然感到有什麼光滑的東西觸碰著我的小腿,癢癢的,透過清澈的海水,我看到了原來是一條海蛇正在我的腳邊遊來遊去。

  本來這種動物對我是完全沒有威脅的,但是現在我不能做什麼,實在不想莫名其妙的被它咬一口。不過世事總是那麼奇怪,你不想要什麼,它偏偏就來什麼。只見那條海蛇忽然昂起了頭,露出了尖尖的牙齒……”你要敢咬我,我一腳踹扁你。“我惡狠狠地盯著它。

  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一陣白光籠罩住了它的全身,砰的一聲就把它變成了碎片,然後又是砰的一聲,從白光中竟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紫銀色的長發,魔性的雙眸,薄薄的唇邊勾勒出那個似笑非笑的弧度,漫不經心的態度中卻帶著致命的誘惑。

  我的聲音有些微微發抖,卻是因為驚訝和莫名的——喜悅。“阿希禮,你怎麼會在這裏?”

  他輕輕一笑,”我說了我們很快會見面。“

  “可是,你出現在這裏,實在太奇怪了……“我納悶地看著他。

  他並沒有回答我,目光直接落到了我的手腕上,不知是不是我看錯了,他的眼中飛快閃過了一絲像是心疼的神色。”你還好嗎?“他低聲問道。

  “一點也不好。”我用一種難道你沒有看到的眼神望著他,“你看我這個樣子好嗎?那個野蠻海皇,連讓我開口的機會都不給,直接就把我關在這裏了,還用這麼粗的鎖鏈鎖著我,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

  他忽然輕輕的笑了起來,“你的精神看上去還不錯,還能一口氣說這麼多話。看來還能撐一段日子。”

  “你——”我瞪了他一眼,這個沒有同情心的家夥,剛才一定是我的錯覺。”如果你只是來取笑我的話,就趕快在我面前消失。”我沒好氣的說道。

  他揚了揚眉,“唉,本來正想告訴你擺脫這條鎖鏈的方法,既然你這樣說,我看我還是回去算了……”

  “什麼……方法?”我剛脫口問了半句,又立刻輕哼了一聲,“我可不信你會這麼好心。”

  “我是沒什麼好心,不過,“他的唇邊漾起一抹促狹的笑容,“為了我喜歡的東西,我會破例一次。”

  喜歡?這個詞讓我的心忽然跳快了幾拍,不過,很快,我就留意到後面的部分——喜歡的東西。那一絲絲喜悅頓時飛到了爪哇國,我再次哼了一聲,以表達我的不滿。

  “這次我算是栽了,我居然連對方的樣子都沒看到就被pk掉了,”我悶聲說道。

  “你敗在他手下有什麼奇怪的,他是神,不是凡人。你知道嗎?海皇算的上是最古老的神。從這個地球誕生起,那一刻,同時也誕生海神。他一直默默的流轉在這個星球,註視了這個星球數十億年的變遷,並且在那段時期陸續誕生了天神,佛神,主神等影響後世的諸神。不過和其他神不一樣,海神是有壽命的,是會轉世的。當然,他們的壽命相當長。現在海皇的大部分力量依然被封印,如果封印解開的話……和他力量相當的恐怕只有——天帝。”他頓了頓,“就算是天帝,也不一定有勝算。上次也是天帝聯合了冥王的力量,並且趁海皇神誌錯亂的時候才趁機將他封印。”

  聽了阿希禮的話,我很驚訝。

  並不是驚訝於海皇的力量,而是驚訝於阿希禮對神界的熟悉。

  “你怎麼知道那麼多?”

  他不知何時已經站到了我的身後,將嘴唇輕輕靠在了我的耳邊,“因為,我已經活了很久很久。知道這些事也不奇怪吧?”

  “有多久?”我脫口問道。

  “比撒那特思還要久得多。”他用下巴輕輕蹭了蹭我的頭頂,語氣中似乎帶著一絲暗藏的無奈和惆悵。

  “阿希禮,一直是很孤獨的吧……”我側過頭,望住了他的紫銀色眼眸。

  他的眼中微光一閃,極快的垂下了眼眸,“也許吧。不過,我必須活著,即使不是為了自己而活著。”

  不是為了自己而活著,那又是為了什麼而活著?為了什麼而度過這樣漫長的歲月?我有些不明白的看著他,只見那長長的睫毛擋住了他的眼簾,也擋住了所有的神色。

  “等我做完我要做的事,從這裏出去以後,我請你和阿尼薩吃飯吧,算是回禮。”我朝他露出了一個笑容,不知為什麼,看到那樣的他,心裏有些說不清的感覺。

  他似乎楞了楞,一瞬間又恢復了之前的笑容,眨了眨眼道,“我沒聽錯嗎?難不成你要親自下廚?”

  “親自下廚?”我幹笑了一聲,“那我只會煮泡面。”

  “泡面也無所謂。”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孩子般的神情,“說好了,你可不許賴哦。”

  我點了點頭,忽然想起了最要緊的事一直沒有問,急忙問道,”對了,怎麼才能擺脫……“

  話還沒說完,牢內的海水忽然漲了起來,幾乎是一瞬間漲到了我的腰部,冰冷的海水仿佛滲進了我的身體內,我冷的打了個哆嗦,只覺得自己的下半身好像已經麻木了。

  “這是個什麼鬼牢房啊!該死的海……”我的聲音忽然嘎然而止,下一刻,一雙溫暖的手從我身後緊緊地抱住了我。不知怎麼,我從他的身體裏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溫暖,像某個星球散發著灼熱的熱量,向四周看去,這才發現我們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剔透的閃光體,把我們罩在裏面,像冬日的陽光般溫暖,仿佛可以瞬間熔化所有冰川。

  “阿希禮……”我低頭看著他環繞在我腰間的雙手,心臟仿佛柔軟了起來,就像溫潤細致的春雨,隨風潛入夜,悄悄地溶化心中,綿綿長長。

  一剎那,我仿佛忘記了自己身處牢獄……直到手腕處的疼痛襲來,才提醒了我現在的處境。

  “解開這條鎖鏈需要一樣東西。”他溫柔的氣息在我脖頸處縈繞,“等著我,小晚。很快我就救你出去。”

  我心情復雜的低下了頭,“為什麼——救我?”

  “因為,”他輕輕的笑,“你是我喜歡的東西。”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他忽然用嘴唇在我脖頸的皮膚上廝磨著,用力的吸吮了一下。仿佛有一股電流從那裏直通到了全身各處,我全身的血液倏的衝到頭頂。

  看到我又驚又怒的轉過頭去,他還一臉無辜的聳了聳肩,“我救你出去,收取一點小小的報酬不過分吧?”

  “阿希禮,你——去——死。”我怒視著他,背景是熊熊燃燒的火焰……估計是生平第一次看到高壓電流可以發自人體,他在楞了一下後,很快笑出聲來,幾乎是在同時,白光一閃,他就消失不見了。

  脖頸後的那個地方,仿佛燒著了一般,火熱火熱的……讓我有種想咬人的衝動,剛才自己居然還被他感動了,他根本就是一個趁火打劫的家夥……

  墻上倒映著海水的波光,隱隱浮動,我動了動僵掉的雙腿,雖然感覺不到寒冷,但這樣繼續在海水裏泡下去,不知我會不會變成一顆泡菜……

  就在我覺得體力漸漸在流失的時候,忽然聽到了牢門外隱隱傳來了說話聲。

  “海皇陛下,您親自來審問她嗎?這種小事交給我們……”

  後面的話我沒有聽清,但海皇陛下這幾個字卻是清清楚楚的傳到了我的耳內,我的精神一振,終於要出現了嗎?傳說中海皇羅蘭加洛的轉世者?

  門忽然被漸漸拉了起來,一個修長的身影緩緩地走了進來。

  在看清他的容貌的一瞬間,我有如遭到了雷擊,大腦在瞬間變得一片空白。

  在淺茶色長發遮掩下的淺藍色雙眸中,自卑與不甘雜糅成高傲;纖細溫柔的臉孔卻偏要帶上冷血邪惡的表情,原本俊美的臉龐因為一道疤痕平添了幾分戾氣和殘暴,冰冷的眼神閃耀著報復的快感。

  “又見面了。”他的唇邊勾起了一個略帶嘲諷的笑容,“沒想到吧,會在這裏遇到我。”

  我一眨不眨地盯著他,聽到了難以置信的聲音從自己的嘴裏發出來,“馬——蒂?”

  他冷冷笑著,“這個名字已經成為過去時了,現在,你該叫我——海皇羅蘭加洛。”

  我的腦袋裏好像被塞了一團亂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無能的吸血鬼獵人,怎麼一轉眼成為了神?

  他竟然就是——海皇的轉世?

  神啊!再也沒有比這更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怎麼,很驚訝嗎?”他站到了我的面前,伸手捏住了我的下巴,惡狠狠地盯著我,“在你每次羞辱別人的時候,沒有想過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天吧。”說著,他手上暗暗使勁,頓時一陣劇痛襲來……我皺了皺眉,仿佛連骨頭都要被他捏碎了……

  從我八歲第一次和他交手開始,他從來沒在我這裏占過一次上風,不知被我羞辱過多少回,他不懷恨在心才怪!

  這次落在他的手裏,恐怕是兇多吉少了……

  “啊,對了,上次你好像還給我留了一個紀念,”他松開了手,摸了摸自己臉上的傷痕,“怎麼也褪不掉呢。”

  我一楞,驀的想起了很久以前的情景。心裏頓時一凜,難道是我上次……

  他的手上忽然幻化出了一把寒氣凜人的匕首,刀刃貼著我的臉慢慢滑過,伴隨著他同刀鋒一樣森冷的聲音,

  “不知這麼美麗的容貌,如果被劃一刀會怎樣呢?”

  這句臺詞貌似有點耳熟,我瞥了他一眼,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沒你美。“

  他的眉毛微微抽動了一下,臉色驀的一沈,“向我求饒的話,我就放過你的臉。”

  我哼了一聲,“要動手就動手,我看你就算成了海皇,還是和以前沒什麼區別!”說完,我看著他的臉色漸漸一絲一毫地變成青色,他面無表情的臉上,帶著一種隱藏的叫做“憤怒”的東西。

  “我現在所擁有的力量,不是你所能想像的。”他的淺藍色眼眸透著詭異的光芒。

  要說變化不是沒有,以前那個泛著白銀一樣清冷光澤的美麗少年,現在全身上下卻散發著一種陰森的華麗。

  “真正的力量,是源於內心強悍的自信,雖然你的力量現在變得強大,但你的內心卻沒有變過,不是嗎?”我冷冷看著他。

  那叫作憤怒的東西終於從他的眼底湧了出來,他手中的刀子朝著我的臉劃了過來,我下意識的一側臉,只覺得下巴一痛,心裏暗叫了一聲糟糕,看來今天是非破相不可了!

  “還不求饒的話,下一刀就沒那麼好運氣了。”他用刀子蹭了蹭我的臉。

  我緊緊抿著唇,讓我向他求饒,絕對,絕對辦不到!

  我幹脆閉上眼睛,等著下一刀落下,沒想到過了半天,還沒見他動手,當我有些詫異的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看到了他憎惡的眼神。

  我知道——他很恨我。

  這一點,我在八歲的時候就知道了。當時在我硬是灌了他一通小鹿的洗澡水後,他就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

  “你好好在這裏享受吧!”他轉身就走,就在他踏出牢房的一瞬間,海水忽然又漲了起來,不多時,已經漸漸地淹及我的頸項。眼睛被海水浸得發澀,胸膛在抽搐膨脹。一個浪頭打過來,我嗆了一口水,喉嚨口的劇烈卡痛隨著脖子向下輻射到軀體和四肢的每一個部分……

  他是想把我活活淹死嗎?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