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正文

第五卷 海下的王國 阿希禮

  就在我以為自己要被活活淹死的時候,海水又漸漸的退了回去,一直退到了我的腳踝處。我的全身已經濕透,經風一吹,忍不住打了幾個噴嚏。在這種極度疲勞的狀態下,我的腦袋卻是格外的冷靜和清晰,現在的事情正朝著最糟的方向發展,馬蒂,不,羅蘭加洛一定不會輕易放過我,更不知道要被關到什麼時候……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我低頭望著水中自己的倒影,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我也只能……

  雖然不怕死,可是這樣窩囊的死,我實在不服氣。

  至少,再給我一次機會……

  “小孔,阿希禮,你們都在哪裏?”我喃喃自言自語了一句,現在也只能寄希望於他們了。

  “沒想到你這麼想我,”身後忽然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我的心忽然跳快了一拍,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脖子後面似乎又開始發燙了……

  “怎麼,不好意思了?”他不知何時又幽靈般的站在了我的面前,紫銀色的眼眸內流轉著促狹的神色。

  “拜托,誰不好意思了。”我瞪了他一眼,“我葉晚不知道這幾個字是怎麼寫的!”

  他輕輕笑了起來,“看來還是很有精神,我還……”他忽然沒有再說下去,目光落在了我的下巴上,微微蹙起了眉,“這裏怎麼回事?”

  我搖了搖頭,“別提了,原來這個海皇居然是我以前的對頭,我看再下去一定會被他折磨死。”

  他沒有再說什麼,從懷裏掏出了一根淺茶色的發絲,默默念了幾句咒文,將那根發絲輕輕一揚,讓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只聽卡答一聲,那根發絲就好像一把利刃一般,利索的切斷了我手上的鎖鏈。

  “那是什麼?”我驚訝的揉了揉自己紅腫的手腕。

  他的目光掠過我的手腕,“能解開這條鎖鏈的東西只有一樣,那就是海皇本人的頭發。”

  “啊!“我更是吃驚,”你怎麼得到他的頭發?你怎麼靠近他的?“

  “我自有辦法。”他很自然的拉起了我的手,“先出去再說。”

  在觸碰到他手的一瞬間,我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他的手冰冷的嚇人,和吸血鬼的冷不同,那是一種很奇怪的冷。

  “阿希禮,你沒事吧?”我的心裏湧起了一絲莫名的不安。

  他低頭看著我,露出了一個好笑的神色,”會有什麼事?我馬上帶你離開這裏。“說完,他念了兩句咒文,一轉眼間,我們已經身處一個黑漆漆的房間內。

  我一揚手,手中立刻出現了一支點燃的蠟燭,借著跳動的燭火,我看清了這竟然是個白色珊瑚砌成的房間,鑲嵌著貝殼的墻上掛著一副畫像。

  畫中的女子有著一頭紫色的長發,猶如月光一般清淡飄逸,仿佛清泉上的一株睡蓮,任憑塵世喧囂,也不曾沾染半點塵埃。

  “這裏是……”我盯著那個畫像中的美人,總覺得似曾相識。

  阿希禮沒有擡頭,“這個女人就是海皇的姐姐澤麗法,這個房間是一直屬於她的,自從她失蹤以來,漸漸就被大家遺忘了,所以這裏暫時是安全的。”

  “那麼她也是神了?奇怪,為什麼她會失蹤呢?”我望著那張畫像,“不過,她可真美。”

  “誰知道。”他的語氣出奇的冷漠。

  空氣一下子仿佛凝固了,我們誰也沒有說話。我想了想,還是先開了口。

  “你的這招瞬間轉移真厲害。”我由衷的贊了一句。不過,在贊嘆的同時,我也不免有些小小的疑惑,為什麼這次他的瞬間轉移的距離這麼近呢?

  他側過臉來,微微一笑,“想學嗎?我可以教你。”

  在我還來不及表態的時候,他又飛快加上一句,“不過,我要收取小小的報酬哦。”

  去死——心理活動BY剛脫離險境的某人。

  “你不回去嗎?”他忽然問道。

  我立刻搖了搖頭,“我還有重要的事情沒有完成,在這之前,我是絕對不會回去的。”

  我頓了頓,又說了一句,“謝謝你,阿希禮。”

  他無所謂的揚著眉,“沒關系,反正你付過報酬了,當然,如果你想付更多我也不介意。”

  我的嘴角抽動了一下,拜托,能不能不要提這件事了……

  他剛要說話,忽然輕輕蹙起了眉,似乎在強忍著什麼,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忙問道,“你倒底怎麼了?

  “沒什麼……”他的額上微微滲出了汗,我伸手一摸,竟然是滾燙的,和他手的冰冷完全是兩極分化。

  “阿希禮,你……”我猶豫著說出了自己的猜測,“你受傷了對不對?”

  他似乎微微楞了一下,正想否認,我已經抓住了他的手,“你看你,身體冰冷,汗水卻是滾燙的,你一定是受傷了,而且還是——不輕的傷。”

  怪不得,怪不得他的瞬間移動大失水準……

  他沒有說話,紫銀色的發絲被籠罩在霧靄似的光柱裏,就像幽雅輕舞的精靈。

  “阿希禮……”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覺得眼角有點濕潤,他受的傷一定和我有關,海皇的頭發,並不是那麼容易拿到的。

  “我只是不希望我的東西消失。”他微微一笑。

  “我不是你的。”雖然心神有些紊亂,我還是條件反射的反駁他。

  他漫不經心地望向我,笑的邪邪而輕快,還輕松的說道,“好吧!你不是我的,那我是你的好了。”

  “這個時候你還……”我剛想說話,忽然見他又蹙起了眉,心裏不由一緊,他看上去真的很辛苦。

  “如果我死了,你可要為我哭哦。”他笑著道。

  我瞥了他一眼,“我是不會為你哭的,”

  他垂了下眼簾,似是無奈,“真是個沒心沒肺的小姐啊。”

  “因為,你不會死。”我做了個手勢,念起了咒文,一團淺銀色的光芒從我的指尖湧出,我輕輕地將手指抵在了他胸口,只見銀色光芒瞬間籠罩在了那個地方,一絲一絲的滲入了他的身體內……

  他伸手握住了我的手指,聲音裏帶著一絲不確定,“這不是Tremere族的魔法嗎?”

  “嗯,識貨!希望能暫時壓制住你體內的熱氣,不然一直冷熱相交的話,對你的損傷會更大。”我看了看他,“還不如讓你一直處於寒冷狀態。”

  他緩緩放開了我的手指,“不過,這個魔法也會消耗施法者的元氣。”

  “你不用在意,就當是你救我的回報好了。”我頓了頓,“我不想欠你太多人情。”

  “可是,這點回報是不夠的,”他輕輕的笑,眼神充滿著曖昧,“我想要——更多。”

  “沒有更多了!”我瞪了他一眼,“別讓我分神了!閉嘴!”

  這個家夥,受了傷還這麼讓人郁悶……

  不再去理會他,我繼續施法,一直到他流出冰冷的汗水,我才收回了手指。

  “有沒有好些?”

  他點了點頭,“不過,全身被冰凍的感覺也不好受。”

  我差點忘了,他並不是純粹的吸血鬼,所以對於這樣的寒冷,他會有點不能承受,不過……

  “那你就忍耐一下吧,至少這樣會保護你的身體。”我瞥了他一眼,“放心,不會死的。”

  他側過頭,低低怨念著,“對你的救命恩人,你就這麼冷淡,真是沒心沒肺……”

  “我幫你拿條毯子……”我忽然覺得有些想笑,正好看到房間裏放著幾條毯子,於是準備起身去拿。

  “不用……”他伸手想要拉住我,我用力一掙,他反而被我拉倒了,而且這倒的方向……也太太不巧了吧!幾乎是在電光火石一瞬間,他已經倒在了我的身上,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冰冷的唇不偏不倚的壓在了我的唇上。

  嗡——我的腦袋瞬間空白了——突如其來的shock讓我完全說不出話來……我盯著他的眼睛,他也盯著我的,我們兩個人以一種極詭異的姿勢躺在地板上。

  “那是我的初吻,阿希禮。”我沒有想到還是自己先口。

  “我估計也是,看出來了。”

  “你”

  “想要我負責嗎?好,那麼,幹脆把初夜也給我吧。”

  “誒?”

  一陣風吹過,好冷。

  =======================================

  “你還沒有傷到起不來的地步吧。”我表現出了連自己也難以相信的冷靜。

  他微微一笑,“當然,不過在這之前……”話音未落,他的唇又再一次覆了下來,涼涼的舌尖順著嘴角微微開啟的空隙,快速的鉆進了我的唇……我的全身驀的僵住了,時空仿佛剎那間停止,一切都在懸浮狀態。這是一種怎樣的奇妙感覺,就仿佛——吸吮清晨葉尖的露滴,咀嚼初放的柔嫩花瓣,咬下一口新鮮水梨的清脆果肉……我茫然的睜開眼,毫厘之差的那對紫銀色眼眸,深邃的可以吸入魂魄。

  “這才是真正的接吻,明白嗎?”他漸漸離開了我的唇,眉梢間流動著笑意。

  “你要是再不起來,我一腳把你踹開。”我在反應過來之後怒瞪了他一眼,他若無其事的挑唇一笑,從容不迫的躺在了我的身邊,居然還很過分的將手伸過來攬住了我的腰。

  “餵……”我想甩開他的手,忽然聽到他哎喲叫了一聲,“啊,小晚,我還受著傷呢,這可是為了救你受的傷哦。”

  這個家夥,剛才占我便宜的時候怎麼沒想到自己受了傷!

  “好像越來越冷了,”他低低說了一句,收緊了自己的手,將我朝他的方向更拉近了一些。

  “你不要得寸進尺了……”我郁悶的動了一下身體,要不是看在他為我受了傷的份上……

  “這是最有效的取暖方式,不是嗎?”他的氣息在我耳邊吹拂,“我可是為了你受傷的哦,所以你回報我也是應該的吧。”

  “餵,那也要回報的心甘情願。”我沒好氣的應了一句,“以後你會不會一直把這件事當作我的把柄?啊啊,好可怕,那你可以用這件事要脅我幾千年,幾萬年……”

  他原本嘴角含著笑,聽到我的話時,好像是想到了什麼,眼神陡然凝聚,一絲陰霾浮現,然而只有一瞬,又恢復了平致而恬淡的氣息。

  “阿尼薩也很喜歡你。”他忽然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

  我楞了楞,還沒來得及跟上他跳躍的思維,“我也喜歡她。”

  他點了點頭,“那就好,以後幫我照顧她。”

  “你自己難道不能照顧嗎?”

  他沈默了一會,“就當我沒說。”

  之後,他沒有再說一句話。雖然他表現的有些反常,但是我也沒有多在意,也許是這幾天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一陣濃濃的乏意襲來,我打了一個哈欠,閉上眼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忽然發現自己好像進入了一個幽長的通道,四周是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我茫然的行走在通道裏,一直走,一直走,仿佛永遠也沒有盡頭……

  這個感覺,好像似曾相識……

  正在我困惑的時候,周圍的一切忽然全部消失了,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片如鮮血般火紅的曼珠莎華,在花叢中,站著一位大約十七八歲的少年,當我看清他那罕見的銀青色頭發時,不由大吃一驚,脫口道,“夢神安提?”

  他一臉凝重的看著我,“小晚,不要繼續在這裏待下去了,馬上回到陸地上去。”

  我對他的話有點摸不著頭腦,“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必須待在這裏救我的媽媽。”

  “殺死海皇,你根本不可能辦到,難道你要……那樣的話,即使得救,小隱會傷心,更何況……”

  “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我忍不住打斷了他的話。

  “總之,你聽我的話,”他微微皺了皺眉,似乎在忍耐著什麼難受的事情。

  “我不會聽你的話,如果能救出媽媽的話,就算是星星,我也要逆轉它的軌道。”我冷冷看著他。

  他的眼中浮起了一絲怒色,“你真以為你的媽媽——”

  他的話說到一半忽然嘎然而止,仿佛被什麼截斷了聲音,我眼前的一切也開始晃動模糊起來,一陣淡淡的花香撲鼻而來,我的眼皮變得異常沈重,很困,很困……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借著從海面折射下來的陽光,我猜測可能是天亮了。正想伸個懶腰,卻似乎驚動了身邊的人,他無意識的環緊了我的腰,動作是那麼的自然,象一個嬰兒深深的依戀著自己最親近的人。輕柔而有節奏的氣息,吹拂在我敏感的皮膚上,溫柔的像春日田野上的微風,那種酥癢的感覺不停的累積,讓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激靈。從我的這個角度望去,正好能看到他微微顫動的睫毛,幾縷長發垂了下來,搖曳出優美的陰影,唇角凝結著比任何時候都要安詳的表情。

  我不自覺的摸了摸自己的唇,總覺得,昨天之後,好象有些微妙的變化在自己和他之間產生了……看著他的睡顏,心底溢出的這種說不清的柔軟的感覺,又是什麼?

  “為什麼……”他的嘴角忽然微微動了動,似乎在囈語著什麼,我把耳朵湊過去,依稀聽到了模模糊糊的話。

  “為什麼……我,我是你的兒子……”他的睫毛急促的抖動著,“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母親……”

  我微微一驚,這還是第一次從他口中聽到關於他母親的事,如果沒有猜錯,他的母親似乎對他不怎麼樣……

  阿希禮到底有著怎樣悲哀的過去……

  我輕輕拍了拍他的背,仿佛是被驚醒了一般,他忽然睜開了眼睛,紫銀色的眼眸內還殘留著一抹茫然。

  我朝他露出了一個笑容,“早安,阿希禮。”

  他只是稍稍一楞,也揚了揚嘴角,“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和我說早上好。”

  “和你說早上好,也是想提醒你,你可以拿開你的爪子了。”我覺得自己的笑容有點虛偽。

  他輕輕一笑,緩緩擡起了手,”唉,一個晚上抱著你睡還真夠累的。“”餵……“我的額上飛快爬上了一個十字路口,”我都還沒說我的腰被你壓得酸痛,你居然還有臉說你的手累。”

  他坐起了身子,還很誇張的揉了揉自己的手。

  我忽然有種想揍人的衝動……”誒?這是什麼?”他驚訝的指著我的胸口,我低頭一看,不由大吃一驚,那裏竟然別著一支藍色的罌粟花!

  這到底是什麼回事?難道是因為那個夢的關系?我只記得那個夢神勸我回去,可是現在這個時候,我怎麼可能回去!

  想到這裏,我連忙站了起來,“看來你的精神好多了,我也該去做我要做的事了。”

  他沒有看我,“準備再被海皇捉住一次嗎?”

  我看了他一眼,“是有這個可能,但是,我沒有選擇,我還是要試一試。”

  他依舊垂著眼眸,“不過,下一次我不會再救你了。”

  我凝視著他的長發,低聲道,“阿希禮,自己小心,還有,千萬不能再和別人交手,不然你的傷會很快惡化。”

  說完,我頭也不回的往門外走去。

  讓我覺得有點不習慣的是,他什麼話也沒有說。就在我要推開門的時候,門砰的聲音被撞開了……

  我下意識的倒退了幾步,在我看清來者是何人的一瞬間,我的腦袋裏只有一個念頭:大事不妙也!

  帶著陰森的華麗感的少年緩緩走了進來,用那雙淺藍色的眼眸冷冷望著我,“原來躲在這裏,怪不得我找了一個晚上都沒有找到。”不等我說話,他又望向了阿希禮,惻惻道,“被我的冰火極光擊中,居然還能撐到現在,你也算命大,真沒想到,神級血族之王,會為了一個女人做這種傻事。”

  我靜靜的看著他,企圖用外表的冷靜掩飾我內心的波動,原來,阿希禮所受的傷,比我猜測的還要重的多。

  重到——差點死去。一想到這裏,我的心隱隱生疼,他居然為了我……

  “不過,阿希禮,你忘了一樣最重要的事情。”羅蘭加洛的唇邊勾勒一個華麗邪惡的弧度,“就算你再強大,你也不是——神的對手。值得嗎?為了一個女人?”

  阿希禮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微微一笑,“每個人的一生中總會遇到一些他認為值得守護的東西。也許在別人看來不值,但他已別無選擇。”

  我的心裏微微一動,湧上心頭的竟是一絲微甜。

  羅蘭加洛緊緊抿著嘴角,在他朝阿希禮走去的時候,我下意識的攔在了阿希禮的面前。

  “不要傷害他。”我聽到了自己略微變調的聲音,那是因為——我害怕。

  當自己開始變得會害怕,變得畏首畏尾,變得患得患失;當無意中多了許多額外的麻煩,額外的焦慮。

  這一切,都是因為,

  當我——開始心動。

  “小晚,你讓開。”阿希禮在我背後低低說道,“這是男人和男人之間的事。”

  “阿希禮,你閉嘴。”我扭頭低喝了一句,“你絕對不能再動手,不然會死的,知道嗎!”

  “我不會讓女人……”

  “不要死,阿希禮。”我打斷了他的話,“我不會讓你死。”

  身後是一陣讓人窒息的沈默。

  “他死不死,我說了算。”羅蘭加洛的眼神愈發陰冷,“包括你的生死,也掌握在我的手裏,不要忘了,我是——神。”

  “你要報復的不過是我,根本不關他的事。”我將心一橫,“放過他。”

  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報復性的笑容,“沒想到,你也有心軟的時候,要我放過他很簡單,只要答應我一件事就好。”

  “如果我可以辦到……”

  “你一定可以辦到,”他的眼眸中湧動著深不可測的波濤,“那就是——成為我的新娘。”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