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正文

第五卷 海下的王國 紅色珊瑚的傳說

  我的思想暫時停止了轉動,難以置信的又問了一遍,“你說什麼?”

  他冷冷看了我一眼,“我不想再重復一遍。”

  成為他的新娘……我的耳朵沒有出問題吧?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他是那麼的憎恨我,為什麼會提出那樣荒謬的條件?

  “也許那個水牢更適合用來報復我。”我擡起眼眸,直視著他的眼睛。

  他上前一步,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那你就錯了,我想來想去,只有這樣做,才是報復的好方法,我要把你放在我的身邊,日日夜夜的折磨,你……”

  “羅蘭加洛,你還算是個神嗎?”阿希禮不知何時已經站起了身,冷冷的笑,“真是孩子氣的手段。”

  羅蘭加洛眼中閃過一絲陰霾,手指輕輕一動,一道藍光迅速襲向阿希禮,我情急之下急忙伸手抵擋,那道藍光迅速穿透了我的防護,就在將要擊中我的一瞬間,我的身體忽然被人推開了,那道藍光不偏不倚的正好擊中了阿希禮……

  “阿希禮!”我大驚失色,連忙扶住了他,這個傻瓜難道不知道自己不能再承受更多的傷了,剛才居然還推開我……

  “阿希禮,你……”我的心裏一酸,再也說不下去。

  他蒼白的臉上扯起了一個調侃的笑容,“不用謝我,因為你是我最喜歡的——東西。”

  “怎麼樣,考慮好了嗎?”羅蘭加洛不耐煩的說道,“我不會給你更多的時間了。”

  我看了他一眼,腦海裏忽然浮現出一句話:關心則亂。因為過於擔心阿希禮,我沒有好好冷靜的思考。如果我堅持不同意的話,阿希禮說不定會因為我而送命,我也不是他的對手,最後還是死路一條,但是如果我現在答應的話,不但能救了阿希禮,而且還有更多機會找到那把三叉戟,完成我的任務。

  這也是——一個好機會。

  在腦中飛快分析完利益權衡後,我擡起頭來,盯住了他的眼眸,朗聲道,“好,我答應。”

  聽到我的回答,他的眼神帶了幾分復雜難辨,目光似乎先在阿希禮的身上停留了一下,才落到了我的臉上。

  “看來,你還真的很在乎他。”他的語氣裏夾雜著嘲諷,“不過,對自己的眼光,不要太自信了,這個世界是很復雜的,有時,親眼見到的也未必是事實……”

  “小晚,你真的要為了我和他……”阿希禮忽然出聲打斷了他的話,眉宇間籠上了一層陰影。

  “阿希禮,現在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了哦,”我朝他微微一笑,“所以,你要留著這條命將來好好回報我。”

  說完,我轉過身,並沒有看一眼身邊的羅蘭加洛,徑直朝著門外走去。

  “小晚……”阿希禮在我的身後低低叫了一聲我的名字。

  在走到門口的時候,我停下了腳步,沒有回頭,冷冷地甩下了一句話,“阿希禮,你死了我是絕對不會哭的,所以,不要死。”

  說完這句話,我立刻踏出了門外。

  一出房門,我無力的靠在了墻上,不知為什麼,從身體到內心,仿佛都要虛脫了……

  在羅蘭加洛的吩咐下,宮殿裏的侍女領我去了暫時居住的房間。

  這還是我第一次好好看清這座海底王宮,比我想像的更加奢華,宮殿外部除頂部由黃金打造外,其余部分均由白銀包裝。宮殿內部的屋頂則是由象牙、金、銀以及金銀混合物等修飾;而墻壁、立柱和地板則完全是由金銀混合物裱褙而成。

  走在宮殿的臺階上,仰頭向上看到的只有一片碧藍的海波,輕輕蕩漾著,比天空更美麗。從湛藍的海波中我可以若隱若現的看到自己身體的影子。

  在沐浴完之後,我換了一身幹凈的衣服,躺在了軟綿綿的大床上。這張用白色珊瑚制成的大床兩邊鑲嵌著大小不一的美麗珍珠,枕頭旁的一只大貝殼微微張開,深藏其中的夜明珠散發著明亮的光芒。這裏的環境和水牢比起來,的確是天壤之別。可是,頂著一個海皇的新娘的名號,就會讓人覺得不是滋味了。

  我啪的一聲將貝殼合上,房間裏一下子陷入了一片黑暗。原來這個貝殼還起著臺燈的作用呢。

  當我再次將貝殼打開的時候,忽然發現床頭前多了一個人。在迷茫的光線裏,羅蘭加洛的側顏仿佛精美的雕塑。多一分嫌冗贅,少一分則顯單薄。華麗中透著婀娜,陰森裏附著憂傷。

  “就算你是神,也應該懂得進房之前先敲門吧。”我沒好氣的說道。

  他輕哼了一聲,“這是我的宮殿,我願意去哪裏就去哪裏。”他冷冷看了我一眼,“我來告訴你,我們的婚禮,就在半個月後舉行。”

  “什麼?”我脫口道,半個月,也太快了吧。

  “怎麼?嫌太慢嗎?那麼,就再快一些……”

  “不用!那就半個月後好了……”我郁悶的看了看他,這麼說來,我要盡量在半個月內找到三叉戟的所在,然後……我的目光落在他的胸前……如果我能做到的話,那時,一切都會結束了。

  “那麼,就乖乖等著成為我的新娘吧。”他的唇邊露出一抹沒有溫度的笑容,“要是你想玩什麼花樣,不要怪我不客氣。”

  “其實折磨我的方法有很多,為什麼非要用這種……”我用手撥弄了一下那顆夜明珠,“每天都要看到自己憎恨的人,你這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嗎?”

  他上前了兩步,一手拿起了那顆夜明珠,瞬間將它捏得粉碎,下一秒,我的下巴一陣劇痛襲來,在無邊的黑暗中,我聽到他幽暗的聲音低低傳來,“你放心,我會用最好的珍珠為你串成項鏈,用最美的貝殼裝扮你的頭髮,用最貴重的綢緞為你縫制衣裳。我一定會好好——疼愛你。”

  說疼愛這幾個字的時候,他明顯是咬牙切齒的。

  迎面撲來的灼熱氣息,讓我覺得倍受煎熬,無奈下巴被他制住,我轉不過頭去。

  “還有,不要在我眼皮底下用什麼魔法,你那些魔法,並不是神的對手。”他狠狠警告著,似乎感覺到了我的不自然,他又哼了一聲,“這就是折磨你的樂趣,你不喜歡什麼,我就偏偏要做什麼。比如說現在,你一定非常不喜歡——讓我碰你。”

  我很快感覺到他的氣息逐漸逼近,情急之下念了句咒文,就在他快碰到我的臉的時候,他忽然像是被什麼戳了一下,驀的挪開了臉。

  當他隨手變出一顆夜明珠,借著淡淡的光芒看清我在臉上變出來的一把大胡子時,不由嘴角抽搐了一下。

  “這是什麼魔法?”他臉上的血色迅速消失。

  我輕哼了一聲,沒有說話,揉了揉被他捏腫的下巴。

  “你也只會這種毫無意義的魔法……”他的眼中寫著毫不掩飾的鄙夷,但眼底深處卻又隱隱有種讓人看不清的神色。

  “是嗎?之前你可是每次都輸在這種毫無意義的魔法下。”我不客氣的反駁道。

  他憎惡的望了我一眼,丟下一句,“看看你這個樣子,真讓人倒胃口!”

  看著他惱怒地甩門而出,我這才松了一口氣,摸了摸臉上的大胡子,唇邊不由勾起了一個得逞的笑容,很好很好,就讓他多多倒胃口吧……

  這個魔法的有效時間應該是到明天早上吧,我將手枕在腦袋下,睜大眼睛望著天花板,阿希禮他不知怎麼樣了?還有小孔,奇怪了,怎麼自從上次分開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它的蹤影。

  這個沒良心的家夥,難道就這麼閃了?

  胡思亂想了一陣子,我翻身從床上起來,既然有這樣的好機會,我又怎麼能不好好利用一下?就算是神也要睡覺的吧,我正好趁這個機會查探一下三叉戟的下落。

  不同於愛琴海的溫柔多情,大西洋的海水清藍而冰冷,透著一股深深的寒意。

  走在華麗的宮殿裏,我很快感受到了這股寒意,空蕩蕩的大理石殿堂裏飄浮著不知名的微粒,安靜地幾乎透明。

  話說三叉戟這麼大件東西,應該不會很難找吧?

  海皇的宮殿的確很大,我小心翼翼的轉了半天,才差不多只看了十分之一,不過令我感到驚訝的是,若大的宮殿裏竟然連巡邏的蝦兵蟹將都沒有,這未免有點太奇怪了吧?

  我覺得有些反常,為了安全起見,還是決定先回房間,等明晚再說。

  ============================

  第二天,我還沒從睡夢中睜開眼睛,就有幾位美麗的人魚姑娘飄進了我的房間,將我從床上拉了起來,七手八腳的替我梳洗穿戴。

  我第一個反應就是摸了摸下巴,果然,大胡子已經消失了……

  “我自己來好了……”我的抗議毫不意外的被她們無視了。為首一位年紀略長的金發女子對我微微一笑,“您是未來的海後,怎麼能讓您親自動手?”

  海後?我的眉毛抽動了一下。聽起來真變扭……

  “咦?海後,這是什麼?”另一個年紀較輕的綠頭發女孩指著我的身後問道。

  我承認,我對這個稱呼真的很不爽,很不爽。

  順著她指的方向望去,我略帶驚訝的看到地上居然有一朵藍色的罌粟花,哦,昨天一直就忘記拿下來,肯定是換衣服的時候掉下來了。

  “這是罌粟花。”我隨口答了一句,接著就看到美人魚們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花——是什麼?“綠頭發姑娘好奇的脫口問道,我先是一楞,隨即立刻反應過來,她們一直生活在深海中,對花沒有一個具體的概念也是很正常的。

  “花啊,是很美好的東西。”我撿起了那朵罌粟,遞到了那個女孩的手裏,“你自己感覺一下就知道了。”

  她低頭聞了聞,又輕輕摸了摸,擡起頭笑道,”又香又柔軟的感覺,而且很美麗。”

  “這還只是其中一種,要知道,在陸地上,花的種類可是不計其數,”我轉了轉眼珠,念了幾句咒語,將手一揚,只見清新嬌艷的薔薇,高貴雍榮的牡丹,淡雅動人的蓮花……猶如下雨一般從天花板上飄落下來……

  人魚姑娘們呆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切,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這就是花?好漂亮……”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美的花……”

  看著大家的註意力已經完全被那些鮮花吸引,我慢條斯理的自己穿完了衣服,走到了門邊,笑瞇瞇道,“所以,大家有機會也要去陸地上看看哦,這海底實在是太無聊了……”

  那個綠頭發姑娘興奮的拿著一枝睡蓮正要問我什麼,忽然目光定在了我的身後,臉色大變,顫聲道,“海,海皇陛下……”

  她的話音剛落,大家都嚇了一跳,我的身子立刻條件反射的彈開了半丈遠。他緩緩走進了房間,目光極快的掃過了我的臉,又落在了那堆鮮花上。

  “看來你們倒是閑的很。”他的聲音不高,氣勢卻很足。

  “海皇陛下……請,請饒恕我們一次……”幾位美人魚顯然嚇得不輕,連忙開口求饒。

  我瞥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行了,一人做事一人當,是我變出這些花讓她們看的。”

  “你說海底很無聊?”他冷冷地看著我。

  “難道不是嗎?連一朵花都沒有的地方,何止是很無聊,簡直就是無聊透頂。”我擡頭迎向他,可能因為之前他總是我的手下敗將的緣故,所以雖然他現在是海皇,我也絲毫不覺得有多害怕。

  “跟我來。”他的眼中閃過一片幽暗,撂下了一句話,立刻轉身朝外走去。

  來就來,沒什麼可怕的。我也立刻擡腳跟了上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我只知道我們是在往淺海處走,因為前方由於陽光的折射,似乎越來越明亮了。

  他一言不發走的飛快,忽然拐了一個彎,不見了。

  我連忙追了上去,拐過了那個彎,當見到眼前的一幕時,頓時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眼前的開闊地是一片鮮紅色的珊瑚的海洋,連綿如織,綻放出瑰麗的嫣紅,紅似血,艷如火,幾乎映紅了上方流動不止的海水,匯成了一片血一般的海洋。更有數不清的海洋生物在珊瑚間穿行,身披紅綠彩帶的鸚鵡魚在親吻珊瑚;水晶般透明的喇叭魚在水面忽東忽西;輕盈細小的雀鰓魚悠閑的擺著尾巴;神色傲慢的大海龜慢吞吞的吐出一個水泡;透明的水母笨拙的挪動著自己的身子……

  “好美……”我由衷的贊嘆著。

  他望著那一大片紅色珊瑚,“這是海王國的紅色珊瑚海,比起人類的花朵,這個珊瑚花園也絲毫不遜色。”

  “沒想到海底還有這麼美的地方,”我不自禁的伸手觸摸了一下那紅色的珊瑚,一條正在棲息的雀鰓魚毫不客氣的咬了我的手指一口。

  “哇,你好囂張……”我伸出手指彈了它的腦袋一下。

  “怎麼了?”他忽然彎下腰,在看到我手指上的傷口時,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奇怪的神色。

  “沒關系。”我隨口答道。

  他哼了一聲,“你有沒有關系,關我什麼事,就算你死在這裏,也和我無關,我是怕你傷了我的臣民。”

  “你的臣民?”我在心裏腹誹了一句,是它咬我,不是我咬它哦。

  不過,反正對他的惡言相向,我也習慣了。

  “在這海底中,只要有生命的東西,都是我的臣民。葉晚,”他的眼中恍若冰雪封天,“也包括你。你之前所給我的羞辱,我一定會加倍奉還。”

  我哈哈一笑,“這麼說來,陛下您就是個不合格的海皇了,你看,這些珊瑚是由珊瑚蟲在海洋中吸收氧化鐵而形成的。珊瑚的生長就代表著珊瑚蟲的死亡,可以說,珊瑚蟲是付出生命的代價才換取珊瑚枝不斷長高,無數珊瑚蟲的死亡,才能形成美麗無比的珊瑚礁。嘖嘖,你看看,在你的統治下,每天要死多少個臣民啊……”我不懷好意的加重了臣民這個詞。

  果然,當他轉過頭看著我的時候,臉上那抹明顯的慍色毫不掩飾地傳達出了他此時此刻的心情。就在我等待他發飆的時候,他似乎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冷冷開了口,

  “這裏的珊瑚不是由珊瑚蟲形成的,它們已經存在了很久,”他又轉過頭去,繼續說道,“很久很久以前,海皇,也就是我的前身,愛上了一條小美人魚,這條美人魚生下來的時候就有一頭紅色的頭發,和紅色的尾巴,是海的王國最美麗的姑娘。海皇一直等著她長大,等著她嫁給他,但是小人魚卻愛上了人類的王子,可是註定要受那踩在刀尖上的痛苦,她不忍心殺死王子得到解脫,寧願選擇化成泡沫,海皇不能破解巫婆的詛咒,但是他竭盡了自己的全力不讓小人魚的靈魂也化成烏有,小人魚的靈魂在他的保護下化成了海底的紅珊瑚。”

  我瞪大了眼睛,“海的女兒?這不是安徒生的童話嗎?”

  他似乎並不驚訝我的反應,“不錯,之前在我還是吸血鬼獵人的時候,我也曾經看過這個故事,卻沒有想到原來是真的。或者說,竟然有這樣的巧合。”

  “可是現在你不是海皇的轉世嗎?你該很懷念那個小人魚吧?”我倒覺得這個結果好像比化成泡沫更好一些,至少,還有愛她的人每天守護著她。

  原來之前的海皇也是個那麼癡情的人,那麼他到底犯下什麼不可饒恕的罪孽?難道說,會和那條小人魚有關?

  “他是他,我是我,所以對我來說,這些珊瑚,只是——珊瑚。沒有更多的意義。”他一臉冷漠的轉過身去,忽然,又想起了什麼,側過臉,露出了一個沒有溫度的笑容,“三天後,舉行婚禮,好好準備一下吧。”

  “餵,不是說半個月後嗎?”

  他輕輕拋下了一句話,“我,好像等不及了。”

  我的頭皮一陣發麻,是等不及——折磨我了吧?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流年轉2》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