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旅前傳》->正文

拉美西斯外傳 第一章 初到孟斐斯

  當太陽在地平線上升起來時,沈睡中的孟斐斯城又迎來了全新的一天。大地在晨霧中遼遠而又空闊。帶給埃及永恒生命的尼羅河在金色朝陽下閃耀著熠熠的光芒,暗綠色的河水微波蕩漾,河岸兩邊長滿了三棱形蔥綠色紙莎草。

  孟斐斯,是埃及第一大城也是行政首都,由統一埃及的美尼斯王一手創建。南方的底比斯遵循著祭拜阿蒙神的傳統,而位於北方上下埃及交界處的孟斐斯,卻接受了亞洲與地中海文明的洗禮。

  吉薩高原硬朗的風吹過守護著這裏的金字塔,吹過那無盡的沙漠,吹過了正漸漸變得熱鬧起來的孟斐斯。都城的沿街兩邊種滿了高高的椰棗樹和棕櫚樹,不同膚色、不同服裝的人行走在街道上,利比亞人、努比亞人、迦南人、阿穆魯人、克裏特人、塞浦路斯人……不同的聲音,不同的話語,帶著不同的異樣的風情。商人們笑容可掬地兜售著他們的商品,東方的布料、赫梯的蜂蜜、克裏特的陶器、黎巴嫩的玻璃瓶,應有盡有。

  就在這些形形色色的異鄉人中,有一位風塵仆仆的少女正向當地居民詢問著神廟的方向。少女看上去不過十六七歲,體態嬌小,興許是趕路的緣故,她原本幹凈的臉上蒙了一層黃褐色的沙塵,令人看不清她真正的容貌,只有一對琥珀色的大眼睛看起來很是靈動有神。

  在從居民口中得到了確切的答案後,少女立刻興衝衝地朝著他們所指的方向走去。

  在孟斐斯城,貧富住家是不分區的,高高的樓房底下就是一間間幹磚搭砌的小屋,而寬闊漂亮的花園別墅旁的小巷裏,也能見到人畜來來往往的喧鬧景象,背負著重物的駱駝和毛驢是這裏最常見的牲畜,城內到處充斥著怒罵聲、討價還價聲與笑聲。

  就在少女路過一家住戶的時候,忽然有一個年輕男子從家裏衝了出來,痛苦萬分地捂住了自己的臉,不偏不倚地正好摔倒在她的面前。緊接著,又有一個女人衝了出來,匆忙扶起了那個男人,連聲對著少女道歉。

  少女望了一眼那個面色青黑的男人,臉色微微一變,伸手按住了那個男人的臉,朝著那個女人低聲問道:“他的臉,是不是每天都像火燒一樣疼痛?”

  女人大吃一驚,脫口道:“你怎麼知道?”

  “果然是這樣……看起來是被沙漠暗影蜇到了。”少女皺了皺眉。

  女人拉住了她的衣袖,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樣急切地央求道:“你既然知道我丈夫的癥狀,那你一定有辦法救他對不對?求求你救救他!求求你了!”

  少女想了想,開口吩咐道:“你去端一盆冷水來,對了,還要幹凈的布和瓦罐。”

  那女人跌跌撞撞地衝進了房裏,急忙按照少女的吩咐準備好了所需要的東西。只見少女從自己隨身的小盒子裏拿出了一些類似藥草之類的東西,放在瓦罐裏和著水攪動。直到原本清澈的水漸漸變成了綠色,少女端起了瓦罐,示意那個男人喝下去。

  男人將信將疑地接過了瓦罐,猶豫了一下還是一口喝了下去。

  沒過多久,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發生了……那男人擡起頭來,露出又驚又喜的表情,一遍又一遍地重復著道:“真是太神奇了,我的臉不疼了,我的臉不疼了……”

  女人也激動地抱住了他,連聲說著相同的話,兩人沈浸在巨大的喜悅中。少女不禁抿了抿嘴,趁著他們不註意悄悄離開了。

  就在她準備繼續往前走的時候,忽然聽到一個低沈的聲音在她的身後響起。

  “等一下,那邊的異族女孩。”

  她尋聲望去,只見不遠處的一棵高大的棕櫚樹下,不知何時停了一頂矩形的軟轎,兩位身體強壯的努比亞奴隸正站立兩旁,後面還站著一位貼身侍從打扮的人。軟轎中被卷起的白色布幔下,坐著一位埃及貴族打扮的男人,他穿著一身上了漿而直挺挺的白色亞麻官服,頸間則掛著瑪特的小神像。看他歲數大概也就二十七八左右,膚色卻是埃及人中少有的白皙,他有著一張清俊的臉龐,線條柔美而不失英氣,一雙茶色的眼眸正溫和地看著她。

  “你是叫我嗎?”少女點了點自己。

  他的唇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就是你。”

  “有什麼事?”少女停下了腳步。

  “你的醫術很特別,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他直截了當地開口道:“幫我去救一個人。”

  少女似乎有些驚訝,不置可否地微微揚起了下巴:“救一個人?什麼人?”

  “是誰你不需要知道,但是我覺得你的醫術也許能救他。”他臉上的笑容後似乎隱藏著什麼。

  少女不以為意地搖了搖頭:“我都不知道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答應你?”

  男子又是一笑:“那麼,我就來介紹一下我自己,我叫亞舍,是埃及的當朝宰相。”

  宰相?少女一臉震驚地瞪大了眼睛,不會吧,眼前這個年輕的男人居然是宰相!在她的印象中,宰相都應該是一頭花白頭發和滿下巴山羊胡的形象才對,就好像她們巴比倫的那位宰相大人一樣,怎麼可能有這麼年輕的宰相!

  “那麼你呢,來自巴比倫的姑娘,你叫什麼名字?”亞舍笑瞇瞇地將她死活不信的表情盡收眼底。

  她還是用充滿懷疑的目光打量著他:“你……真的是宰相?”

  這時亞舍身邊的侍從低聲道:“大人,這能行嗎?如果讓費克提大神官知道,一定會很生氣的,您這分明就是不相信他……而且這個少女還是巴比倫人……”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治好他的病。”亞舍打斷了他的話。

  “我不管你是誰,我還有很重要的事要辦。”少女反應過來後很快恢復了平靜,絲毫不給所謂的宰相半點面子。

  “等等!”亞舍的唇邊揚起了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我現在懷疑你是來自巴比倫的奸細,所以需要將你抓起來問個清楚。”

  “餵,你剛才也看到了,我是在救人,這樣也要被抓嗎?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奸細了?”少女不服氣地瞪了他一眼。

  “那我可不管,也許你故意想借此博取我埃及人的好感來探聽消息。來人……”

  “餵餵……你這是顛倒黑白!”少女焦急地打斷了他的話,一臉懊惱道,“好歹你也是宰相,居然用這麼惡劣的方法威脅我?”

  “那你到底答不答應?”他胸有成竹地微笑著。

  少女思索了一會兒,露出了一副敗給你了的表情,很無奈地嘆了口氣:“行了,你帶我去吧,不過,救不救得了人我可不能保證,到時你別怪我。”

  “當然。”亞舍笑得很像一只狐貍,“那麼現在能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吧。”

  “瑪格!”少女沒好氣地回了一句,自己也太倒黴了吧,好心救人居然還碰到這種事。要知道真該聽父親再三叮囑過的話——千萬千萬不要多管閑事。

  “好吧,瑪格。”亞舍露出了一抹釋然的笑容:“那麼,就先跟我回去吧。”

  宰相的住處真的不是一般的漂亮,白色的墻配上裝飾門楣的紅罌粟花環,以及窗邊的綠萼矢車菊和酪梨樹的黃花,布置得十分雅致。門邊的小徑上有兩棵棕櫚樹,樹蔭剛好披覆著小屋的陽臺。房子門口種滿了金盞花,金黃色的花瓣落在地上,仿佛鋪成了一張華麗的地毯。手持蓮花的侍女們款款而來,埃及傳統的束胸長裙卡拉西斯把她們曲線玲瓏的身材襯得更加曼妙。

  亞舍指著身邊一個侍女說道:“瑪格,這是奈莉,她會帶你去你的房間,你先休息一下吧。”

  瑪格看了一眼那個叫做奈莉的侍女,她有著棕色的皮膚,烏黑的眼睛,青春健美,很招人喜愛。奈莉羞澀地笑了起來,朝著前方指了指,“瑪格姑娘,請先讓我帶你去沐浴吧。”

  瑪格看了看渾身沙塵的自己,立刻毫不猶豫地跟了上去。

  晚風徐徐的庭院裏,亞舍正享用著豐盛的食物,等待著瑪格的到來,身邊那些美麗的侍女一邊含情脈脈地註視著自己英俊的主人,一邊殷勤地為他斟上新釀的葡萄酒。

  “宰相大人,瑪格姑娘來了。”奈莉的聲音在不遠處輕輕響起。

  亞舍擡起頭來,朝著那個方向望去——在奈莉的身後,那個異族的女孩露出了半個身子。

  她臉上塗抹的沙塵已經洗凈,露出象牙瓷樣白皙細膩的膚色,隱隱透出紅潤的光澤。滿頭黑發淩亂地披著,濕濕地貼幾綹在額前,更顯得格外靈動。在孟斐斯夕陽的照耀下,柔和的線條勾畫著她那清純的臉龐,仿如透明琥珀的雙眼則透露著率真,纖細的脖子上戴了一條天青石項鏈,美得有如春天的晨曦、初綻的蓮花、尼羅河上的粼粼波光。

  他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淡淡的光澤,笑了笑道:“埃及的卡拉西斯很適合你。”

  瑪格早就對他的印象大打了折扣,所以只是徑直坐到了離他最遠的位置上。看到眼前的菜式,她不由又感慨了一下,各種各樣的面包和蔬菜,魚肉,牛肉,鵝肉,黃瓜,應有盡有,一股濃郁的香料味撲面而來,讓人垂涎欲滴。

  “對了,之前你給那個男人喝了什麼藥?被那種沙漠暗影螫到的人一般在十五天之內就會死亡,無藥可醫,沒想到你能救活他。”他看似隨意地問道。

  瑪格拿起一個面包咬了一口:“沙漠暗影很喜歡在鼠尾草和枯著附近出沒,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兩種草也正好是能解毒的,我身上正好帶著其中一種。”

  “那你的本事可不小。”他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

  她咽下了最後一口面包,迅速地反擊道:“要不然你怎麼會用那麼可惡的手段威脅我替你辦事。”

  他輕笑出聲,倒也不否認:“那看起來我還是挺有眼光的。”

  瑪格氣呼呼地又抓起了一個面包:“我只能盡力,能不能有效,我不能保證。”要不是自己有任務在身,要不是怕惹不必要的麻煩,她哪裏會乖乖地受他的威脅。

  他彎了彎唇:“你知道你要救的是誰嗎?”

  瑪格擡起眼盯著他,只見他茶色的眼眸深不見底,看不出一絲情緒,淡淡的笑容只是浮於表面上,剛才她是因為心裏憋氣才沒有多想,可現在想來,這個男人這麼年輕就坐上埃及宰相的位置,一定也不是簡單人物。他所想救的人,一定也不是普通人,就像她的國家一樣,黑巫術經常被用來詛咒對付王室成員,難道……她的心忽然一跳,難道是……

  “是宮裏的人?”她低聲道。

  他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又恢復了平靜道:“不錯,的確就是宮裏的人。”

  “既然是宮裏的人,神廟裏的神官們應該有這個本事能治好才對。”她不解地說道。

  “神官……”他眼神復雜起來,“就是因為神官醫治不了。”

  “怎麼會呢?埃及的神官和我們巴比倫的神官一樣,從被選為神官的那一刻起,他們也被賦予了神所給予的力量,不止這樣,他們還……”她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你對神官倒很熟悉。”他笑了笑,表情忽然變得有些奇怪,“不過,他的病比較特別,一直找不到醫治的方法。”

  瑪格楞了楞,雖然還是不太明白他的話,但她似乎隱隱感覺到了一種陰謀的味道。

  不過,既然等著她去救的人是王宮裏的人,那麼假如真的能救了那個人,說不定也能幫助自己早點完成父親交代的任務呢。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旅前傳》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