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旅前傳》->正文

陰陽師物語 第二章 陰陽師的新弟子

  陰陽寮的長官賀茂忠行的府邸就位於平安京的春日小路上,府邸清幽雅致,庭院裏的櫻樹和楓樹上纏繞著綠色的藤蔓,樹下擠著一叢叢銀錢花,蝴蝶花,百代草,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花草。

  粉色的櫻花花瓣隨風飄落在回廊上,讓人都不忍心踩上去。

  庭院的八重櫻已經開到了第三日,那繁美復雜的花瓣,微風一拂,瞬間抖落出一片花吹雪,空氣裏寫滿了艷麗的故事,婉魅而決絕。一位頭戴立烏帽,身穿冷藍色狩衣的貴公子正坐下樹下,執扇賞花。看他不過是剛過了元服的年紀,烏帽下是一張溫雅俊美的臉,他那狹長的黑眸朝落櫻瞥了一眼,竟透出幾分說不出的妖魅。

  “世上無櫻花,春心常皎皎。自從有此花,常覺春心擾。”貴公子凝望著櫻花,輕聲吟道。

  “撲哧!”只聽一聲清脆的笑聲從他頭頂上方傳來。

  他一點也沒有表示出驚訝,倒是無奈的說了一句:“沙羅,你又躲在那裏了,前世你究竟是不是猴子,怎麼總是喜歡待在樹上,快點下來。”

  樹上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他心疼的看著櫻花如雨般落下,道:“沙羅,你就不能輕點。”

  “保憲哥哥,你的春心被誰擾了?”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孩從樹上熟練的爬了下來,笑嘻嘻的坐在了他的身邊。

  十六歲的賀茂保憲,賀茂家的長子,天資聰穎的他從一出生就註定了成為賀茂家接班人,從小到大,可謂是一帆風順,不過,唯一讓他頭疼的,恐怕就是這個妹妹了。

  他擡眼看著妹妹,她和早逝的母親簡直長的一模一樣,櫻花般柔嫩的臉蛋,清澈透明如水晶的幽黑雙眸,淡粉如薔薇的嘴唇,這滿院春色裏,她恐怕就是最嬌艷的那一朵櫻花。再過兩年,妹妹也該要行成人禮了,那時,應該出落的更加動人了吧。

  “沙羅,等行了成人禮,你可不能再這麼胡鬧了。”他收起扇子抵住額角。

  “哥哥,我哪有胡鬧,對了,看這個。”沙羅忽然在他面前攤開了手掌,一只色彩斑斕的天牛赫然出現在她的掌心。

  “啊!”保憲臉色大變,立刻跳了起來,往後連退幾步,“快拿開!”

  “呵呵,哥哥你的膽子好小,以後怎麼能保護你心愛的女人呢?”沙羅的眼睛笑得彎成了一輪月亮。

  “這不是膽不膽小的問題,我只是不喜歡那種東西,明白嗎?不喜歡——而已。”保憲的嘴角開始抽搐,這是記憶裏第幾百次被她這樣驚嚇了……

  “哦,哥哥,那我就把這個你不喜歡的東西扔了吧。”她格格一笑,用手一甩,朝保憲的方向扔了過來,”沙羅,再這樣我對你不客氣了!”保憲一邊狼狽的閃開,就快要惱羞成怒。

  “保憲大人,您在這裏,賀茂大人請您過去呢。”一位身穿櫻色袿衣的侍女不知何時來到了庭院裏,輕聲說道。的b3e

  “現在過去?父親大人有什麼事嗎?”保憲挑了挑眉。

  “聽說是來了新的弟子。”

  “新的弟子?”沙羅立刻來了興趣,“是什麼人呢?”

  “你不許去!”保憲終於找到了一個報復的機會,“乖乖待在這裏。”

  “我要去!”的07

  “你去得了嗎?”保憲輕輕一指,嘴角揚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啊,哥哥,你居然對我用定身術!我要告訴父親大人!快給我解開!”看著保憲揚長而去的背影,沙羅憤怒的喊了一陣,毫無效果。

  “哼哼,保憲哥哥,等著瞧。”她咬牙切齒道。

  等她能動彈的時候,這位大小姐早已經忘了新弟子的事情,很快被別的事情吸引去了。

  過了幾天,她才忽然想起了這件事,正打算偷偷溜到父親他們練習陰陽術的地方去瞧瞧,走到半路上,就見到父親的幾個弟子從回廊上走了過來。

  “師父怎麼會收了那樣的孩子作徒弟?”

  “你們知道嗎,聽說他的母親是白狐呢。”

  “什麼?這麼說他的體內流著妖孽的血液呢。”

  “我看,還是少和他來往吧。”

  “是啊,他那副冷冰冰的樣子也讓人很不喜歡呢。”

  弟子們匆匆而去,沙羅更覺得好奇,父親收了一個白狐的孩子做弟子?這實在是——太有趣了。

  她繼續往庭院深處走去,陽光猶如碎金一般點點灑落在庭院裏的蓮花池邊,一位身穿白色狩衣的少年正半蹲在池邊,用池水擦拭著手背。

  少年聽到她的腳步聲,慢慢轉過頭來。

  在他轉頭的那一′瞬間,沙羅呆在了那裏,楞楞的看著他,世上竟然還有如此清雅脫俗,靈動秀逸的少年,猶如藍天上隨心飄動的雲絮,又好似挾帶著淡淡葉香的一縷清風,纖塵不染,雲淡風清。

  他只看了沙羅一眼,又轉過頭去,繼續自己的事情。

  沙羅這才發現他的手背上有些傷痕,

  “你怎麼了?”她脫口道。

  他沒有說話。的28

  “你的手怎麼受傷了?要不要擦點藥?”她走近了兩步問道。

  “不用。”他的聲音,就好像露珠滑落到竹葉上那般清透。

  沙羅想了想,在他身邊坐了下來,他似乎有些詫異。

  “我說,你是新來的弟子嗎?”她側過頭問道。

  “嗯。”

  “你也很喜歡陰陽術嗎?”

  “嗯。”

  “我叫沙羅,你呢?叫什麼名字?”

  “……”

  這個少年還真是惜字如金,沙羅不由郁悶起來。

  “餵,你怎麼這麼沒禮貌。”她拾起一顆石子扔到了池塘裏。

  “什麼?”他總算有了點反應。

  “我說你沒禮貌,我不停的和你說話,你都愛理不理的。”她又扔了一顆石子,那石子在水面上打了三個漂才沈下去。

  “哇,你看,有三個漂哦!”沙羅指著池面笑道。

  少年望著池面,冷冷說了一句:“我是白狐的兒子,最好不要接近我。”

  沙羅一楞,原來他就是那些人口中的白狐的兒子,

  他看上去也就十三四歲,和自己差不多大,仔細看,他那雙眼眸是至純至純的黑色,在陽光下折射出淡淡光華,清澈通透,絲毫沒有沾染到一絲塵世濁氣。

  “白狐的兒子又怎麼樣?我看你和我們也沒什麼不同啊。”沙羅一邊說著,一邊不避嫌的拍了拍他的肩。

  他擡頭看著她,眼中飛快的閃過一絲驚訝,又迅速的轉過了頭。

  “餵,沒禮貌的小孩,你到底叫什麼名字?”沙羅不屈不撓的打探著。

  “我說,”少年的唇邊忽然勾起了一絲狐貍般的淺笑:“沒禮貌的好像是你吧,餵餵餵是禮貌的稱呼嗎?”

  “你,管不著。”沙羅被他的話噎了一下。

  “那麼,我叫什麼,你也管不著。”

  沙羅的臉抽動了一下,這個怪小孩,嘴巴還挺厲害。她好像根本沒想過自己根本也是個小孩。

  “沙羅,你怎麼在這裏?”一個沈穩的男聲從她的身後傳了過來,沙羅擡眼一看,原來是父親賀茂忠行。

  “師父。”那少年行了個禮。

  “父親大人,他是誰?”沙羅一臉得意的望著那少年,這下還怕不知道你的名字。少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略帶好笑的神色。

  “沙羅,這是父親新收的弟子,他叫安倍晴明,是個聰明的孩子呢。”賀茂忠行含笑看著那個被叫做安倍晴明的少年。

  安倍晴明,原來他叫這個名字。沙羅在心裏默念了一遍,唇邊露出一抹壞壞的笑容,怪小孩,這下可有的玩了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旅前傳》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