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旅前傳》->正文

陰陽師物語 第三章 白狐之子

  在沙羅的眼裏,安倍晴明還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怪小孩呢,性格冷清的他很少和師兄們一起出現,似乎永遠都是獨來獨往,閑暇時他寧可在庭院裏靜靜的看螞蟻,也不願意和別人多說一句話。

  “安倍晴明,你又在看螞蟻了,知不知道你很無聊哦。”在樹上待了半天的沙羅一邊吃著牡丹糕,一邊朝著樹下的少年說道。

  晴明也沒去看她,只是淡淡道:“我看無聊的人是你吧。”

  “你說什麼?”沙羅吞下了最最後一口牡丹糕,心裏不禁有些惱怒,這個怪小孩,嘴上總是不肯吃虧。

  他繼續看著螞蟻,沒有再去理她。

  “餵,你倒是說話啊。”沙羅搖了搖樹枝,櫻花花瓣如飛雪般簌簌落下,灑了晴明一身。

  晴明站起身來,擡頭瞥了她一眼,目光掠過了樹枝,嘴角輕輕一揚,道:“你最好現在就下來吧。”

  “我偏不下來!”沙羅撅起嘴,還故意用了用力。

  只聽“喀察”一聲,樹枝崩斷的聲音清晰的傳到了她的耳中,“啊啊!!”還沒等她喊出第二聲,已經隨著折斷的樹枝一起掉落到了地面上。

  “好痛。”她支起身子,揉了揉自己被摔痛的部位,瞪了一眼晴明,道:“安倍晴明,你見死不救!”

  晴明黑如子夜的眸子閃爍著,帶著揶揄。不知為什麼,這個女孩令他的心情有些輕松起來。

  “我不是已經提醒你了嗎?”

  “那你也該說得清楚一點呀!”

  “你理解不了嗎?”

  “是你說得不清楚好不好!”

  “是嗎?”

  “安倍晴明……”

  正在沙羅想著找什麼話反擊的時候,不遠處出現了一個冰藍色的身影。“唉呀,怎麼了?”保憲急急走了過來。的c9f

  “哥哥,我……”她剛說了一半,就見保憲已經從她身邊走過,彎腰撿起了那枝折斷的櫻花,一臉心痛的道:“可惜,可惜……”

  “哥哥,我可是你妹妹哦……你都不關心我一下。”沙羅咬牙切齒的說道,這是什麼哥哥嘛……

  “沙羅你怎麼了?”保憲這才留意到妹妹很不雅觀的坐在地上。

  “我從樹上掉下來了。”沙羅委屈的看著他。

  看著灰頭灰臉的沙羅,保憲忽然很想笑,當然,他知道如果現在笑出聲,以後就沒什麼好日子過了。他趕緊伸手拉了沙羅起來。

  “沒事吧?”的82

  “沒事,都怪安……”她擡眼望去,安倍晴明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

  “哥哥,安倍晴明真是白狐之子嗎?”她好奇的問道。

  保憲瞇了瞇眼,唇邊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道:“你說他像嗎?”

  沙羅盯著保憲,眼睛又彎成了一輪明月,“我覺得——哥哥比較像!”

  “笨蛋!“保憲笑著用檜扇敲了一下她的腦袋。

  ========================================

  春日的平安京,處處彌漫著優雅,平和的氣息。

  剛從大內裏陰陽寮出來的賀茂忠行和保憲,正坐在回府的牛車上。

  “對了,保憲,你覺得晴明這孩子怎麼樣?”忠行大人忽然低聲問道。

  “父親大人,晴明的確十分聰明,學陰陽術也比別人快,就是性格似乎過於清冷了。”保憲心裏有些疑惑,父親似乎對晴明很特別。

  “他的父親安倍大人是我的好友,你身為他的師兄,要多照顧他一點。”忠行頓了頓,又道:“這個孩子,將來必成大器。”

  “讓我頭疼的孩子又多了一個呢。”保憲持扇淺笑,“光是沙羅,就已經讓我吃不消了。”

  忠行微微一笑,道:“沙羅再過兩年也要行成人禮了吧。”

  “是啊,再過兩年這個妹妹就會讓別人感到頭疼了,呵呵。”保憲笑道,心裏開始同情起未來的妹夫。

  “不過,沙羅的性子,保憲,你說我是不是太縱容她了。”忠行大人的臉上閃過一絲擔憂之色。

  保憲望向了窗外,深邃的目光穿透了紛落的櫻花,低聲道:“這樣自由自在的沙羅不正是最可愛的嗎?那些禮儀,等成人禮過了之後再說吧。”

  忠行大人看著保憲,笑著點了點頭。

  “保憲,聽說你最近和平中納言的女公子走得很近?”

  “哦呵呵呵,父親大人,您從哪裏聽來的。”

  “另外好像你和宮中的女房琉璃……”

  “哦呵呵呵,今天的天氣還真不錯呢。”

  “保憲,不要每次都用這一招。”

  “哦……呵……呵……呵……”

  安倍晴明在庭院裏最後一朵櫻花雕零的時候,初夏的輕風悄然而至,賀茂家小姐沙羅和怪小孩安倍晴明之間的關系絲毫沒有改善,令沙羅郁悶的是,她從來不曾在晴明這裏處過上風,真看不出平時沈默寡言的他還有那麼尖刻的一面。

  不過,一天不和他鬥鬥嘴,還會覺得蠻無聊的呢。

  這天晚上,天氣悶熱,沙羅披了一件單衣偷偷出了房間,想去庭院裏透透氣,剛來到了庭院,在荷花池邊就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

  清朗的月光下,身穿白衣的的安倍晴明正凝視著手中所拿的一張微微泛黃的紙張,臉色沈靜,仿佛陷入了什麼回憶之中。

  沙羅輕手輕腳的走了過去,剛到他背後,他就立刻警覺的收起了紙,但她還是隱約看見了一行字,童子丸吾兒,母有一事,不得不言……

  童子丸?是誰?

  “晴明,在看情信嗎?”沙羅在他身邊坐下,不放過任何一個調侃他的機會。

  “才不是。”他低低道。

  “不過我看那紙張好像蠻舊了。”她繼續道。

  晴明凝望著湖面,忽然緩緩道:“那是自然,因為那是我五歲時,母親離家時留給我的信。”

  “你母親留給你的信?可是你母親不是白狐嗎……”沙羅驚訝的問道。

  晴明轉過頭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我只是好奇晴明的母親究竟是怎樣的女子,又怎麼會喜歡上你的父親。”沙羅自己也不知怎麼回事,忽然沒了捉弄他的興致,反倒解釋起來。

  晴明又側過頭去,低聲道:“妾即離君若逝露,縈思會逢和泉處,景風蕭然人孑立,信太淚痕凝悲樹。這是母親離開時留給父親的絕別之詞,我記得父親當時看了之後泣不成聲。”

  晴明說這番話的時候眼神一片清明,並無悲戚之意,只是眼底深處湧動著一絲淡淡的失落。

  “如果不是我因為看到了母親的原形而被嚇得大哭,母親也不會走。”他低低道,擡頭望向了很遠的地方。

  沙羅凝視著他的眼睛,心裏忽然湧起了一絲奇異的感覺。

  “晴明那時只有五歲而已,怎麼能怪你呢。我想你父親和母親是真心喜歡對方的吧,不然怎麼會有晴明呢?而晴明,就是他們愛情的見證呢,光是想想這個,就會覺得自己很幸福呢,對不對?”沙羅不知不覺的說出了安慰的話。

  晴明慢慢轉過頭來,眼眸裏竟是難得的溫和,“沙羅,你真是這麼想嗎?即使我身為白狐的兒子,你也覺得我是幸福的嗎?”

  “嗯,我想是的。”沙羅低低道:“我的母親在我出生不久就去世了,我從來也沒見過母親的樣子,可是每次看到父親懷念母親的時候,我都會覺得自己很幸福,因為我知道他們是因為彼此喜歡,才會有我的。只要這樣想,我就會高興起來。”

  晴明的眼中飄過了一絲驚訝,這個小女孩似乎比他想象中更堅強呢。

  “反正你懂我的意思,對不對?”沙羅笑道。

  “明白了。”他的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了一個淡淡的笑容。

  沙羅頓時楞在了那裏,這還是她第一次看見晴明笑呢,他的笑容恍如夏日黃昏時分的晚霞,純真與妖艷並存,宛轉與冷冽相映,在還來不及品味的時候,笑容就隨著短暫的雲霞一起消逝,好似指間流沙,始終捕捉不到,霞光撲面而來,笑容緩緩沈澱。

  “怎麼了?”他似乎有點驚訝。”第一次看見晴明笑,有點反應不過來呢。”沙羅訕訕一笑。

  他又輕輕一笑。

  “晴明笑起來很好看呢,以後也要多微笑哦。”沙羅忽然脫口道。

  “天色很晚了,我也該回房了。”還沒等她說完,晴明已經斂起了笑容,站起了身,準備往外走去。

  “晴明,那個名字很可愛呢。”沙羅睨了他一眼笑道。

  “什麼?”

  “童子丸……好可愛哦。”她忽然想起了剛才看到的晴明的乳名,賊賊一笑,怎麼能放過這麼好的取笑他的機會呢。

  “……”的10

  “晚安,童子丸。”

  “沙羅,不許這麼叫……”

  “好吧,童子丸。”

  “沙羅……你到底聽沒聽到……”晴明冷靜的臉開始輕微抽搐。

  “那……”咦,她怎麼發不出聲音了,沙羅摸著自己的喉嚨,瞪著晴明,一定是他用了什麼陰陽術。果然,晴明那水晶般通透的眼眸中忽然閃過了一絲狐貍般的笑意。

  “沙羅,等你回了房,自然就可以開口說話了,記住,以後不可以再叫那個名字。”他說完就轉身而去。

  沙羅憤怒的望著他的背影,安倍晴明這個怪小孩!竟然也會用這一招,好狡猾啊,果然是白狐的兒子,體內流淌著一半狐貍的血液呢。等著瞧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旅前傳》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