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旅前傳》->正文

陰陽師物語 第四章 溫暖

  時光就猶如櫻花綻放般匆匆,春去秋來,轉眼間已經到了寒風凜冽的冬季。

  短短的半年多時間,晴明以超出常人的資質學會了許多基礎的陰陽術,只是他那特異的秉賦也引來了不少同門師兄的妒忌。更別說有什麼人願意接近他了,除了賀茂保憲和師父,也許只有沙羅,是這裏唯一願意和他多說話的人。

  晴明靜靜的望著池面,碧色的池面已經結起了一層薄冰。他的心裏,又何嘗不是早結了冰,不想對任何人敞開,無論是誰。

  “安倍晴明,你怎麼會在這裏?”一個低沈的聲音從他的背後傳來,晴明沒有回頭,也沒有說話。他聽得出是平時一直關系很不好的師兄佐助。

  “安倍晴明,你這個樣子還真是讓人不愉快呢。”佐助走近了兩步,臉色陰郁。

  天空,忽然飄起了雪花,紛紛洋洋的飛舞在半空中。

  “看,阿如,下雪了!”待在房裏的沙羅早就坐不住了,披上了一件單衣匆匆出了房門,深深呼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氣。

  “沙羅小姐,外面太冷了,您還是回屋吧?”侍女阿如在一邊勸道。

  “等一會兒,阿如,這可是今年第一場雪呢,”沙羅淺淺笑著,伸手去接那晶瑩剔透的雪花。

  “嗯,可是好冷啊,小姐。”阿如裹緊了衣服,顫聲道。

  “冷?”沙羅笑意更濃,“那我教你一個方法,只要你從這邊跑到哥哥那邊,再從哥哥那邊跑回來,來回幾次,保證不會冷了。”

  “小姐,您是開玩笑吧?”阿如覺得好像更冷了。

  “呵呵,當然是開玩笑。”沙羅格格的笑了起來。

  不遠處的院子忽然傳來一陣嘈雜紛亂的聲音,忽然有人匆匆往這邊走了過來。

  “怎麼了?”沙羅拉住他就問。

  “沙羅小姐,聽說有人落水了。”

  “落水?是誰?”

  “好像是安倍晴明。”

  安倍晴明?沙羅一楞。那個怪小孩,怎麼會這麼不小心?

  “真是可憐,這麼冷的天落水一定會生病的。”阿如搖了搖頭,同情的說道。

  聽到生病這兩個字,沙羅的心裏忽然微微一顫,她二話不說,立刻往那個方向跑去。

  後院的湖邊,已經站了幾個弟子,沙羅急忙撥開人群,只見晴明已經上了岸,渾身濕透,身子輕微的顫抖著,而他的臉上,卻依然是一成不變的清冷。

  沙羅心裏一窒,彎下腰連聲問道:“晴明,晴明,你怎麼樣?”

  “我沒事。”晴明的聲音比湖面的薄冰還冷。

  “怎麼會落水了?”沙羅望向了旁邊,一眼看見佐助驚慌的臉,她心裏一個激靈,莫非是佐助他?”佐助,是你推晴明落水的對不對?“她不客氣的怒道。

  佐助臉色更加蒼白,顫聲道:”不是,不是我,我……”

  沙羅瞪了他一眼,拉住了晴明的手,道:”快點回房把衣服換了,不然會得病的。“”說了——我沒事。“晴明冷聲重復了一遍。”你,你這個怪小孩,我是為了你好!”沙羅也不由有些氣惱。

  “我要是得病,也許大家只會感到高興吧。”他清冷的聲音不帶任何感情的傳來,沙羅心頭一震,她看向安倍晴明,他一臉冷漠的回望著她,同時慢慢的撤回自己快要凍僵的手。

  冰冷的觸感讓沙羅感覺更加寒冷。

  這樣的晴明令她的心微微疼痛起來,她不由分說的抓起了他冰冷的雙手,用自己的手溫暖著他的手。

  “不是的,晴明,不是你所想的,這個世界上,還有關心你的人和你在一起啊。”

  晴明的身子微微一震,難以置信的盯著沙羅,她小小的手,也不比他的手熱了多少,所以他的手,他的身體,依舊冰冷。只是,在他內心深處的一個地方,似乎感到了一絲久違的暖意——

  落水事件過後,賀茂忠行重重斥責了佐助,落水的安倍晴明一切無恙,倒是沙羅反而染上了風寒。

  “阿,阿嚏!”沙羅連打了幾個噴嚏。”沙羅小姐,您覺得怎麼樣?“阿如又在她身上蓋了一層單衣。”還能怎麼樣,我頭又痛,全身沒力氣,難受的要命。”沙羅低聲道。

  “沙羅,你也有這樣的時候啊。”保憲笑著走了進來,挾帶著一陣淡淡的殘梅熏香。

  “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哥哥啊,我都這樣了,你都沒有同情心。”沙羅哀怨的看了他一眼。

  保憲在她身邊坐下,伸手探了探她的額頭,“還真有點燙呢。”

  “嗯,好難過,我什麼都吃不下了。”

  “什麼都吃不下?”保憲嘴角一揚,朝門外示意了一下,立刻有侍女端來了沙羅最愛吃的甜點唐提子。果然沙羅立刻一骨碌坐了起來,拿起唐提子就往嘴裏放。

  “哥哥,你真是我的好哥哥。”她嘴裏塞滿食物,含糊不清的說道。

  “呵呵,剛才不知是誰還懷疑我不是她的哥哥呢。”保憲習慣的拿扇子敲了敲她的頭,唇邊漾開一絲寵溺的笑容。的3

  “有嗎?剛才有人說話嗎?”沙羅調皮的笑了笑,又連打了幾個噴嚏。

  “早些休息吧。”保憲替她拉了拉蓋著的單衣,站起身來,轉頭對阿如道:“好好照顧小姐。”

  “阿如明白。”

  沙羅動了動身子,翻了個身,忽然聽見保憲的聲音從門外響起,“晴明,你怎麼在這裏?”

  晴明?那個怪小孩也來了嗎?沙羅的心裏莫名一動,

  “我只是剛好經過。”他的聲音依然不帶任何感情。“沙羅她?”他遲疑了一下,還是問了出來。

  “沙羅她沒什麼事,要進去看看她嗎?”

  “不了師兄,我還有事。”

  門口簡短的對話很快就結束了,四周又恢復了一片寂靜。沙羅望著天花板,伸出了自己的手,此刻,即使身處溫暖如春的房間裏,她似乎還能感覺到晴明手上的冰冷。那一絲涼意,好像還殘留在她的手上。

  有生以來第一次,她很想,很想溫暖一個人。

  這件事過後,兩人的關系似乎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雖然每次鬥嘴沙羅依然占不了什麼上風,但對這個清冷的少年,她的心裏卻多了一份異樣的情緒,是怎樣的情緒,她也不清楚。

  “晴明,保憲哥哥呢?”沙羅走進保憲的房間,只見晴明靠在墻邊看著書卷,自從上次的落水事件以後,保憲就讓晴明和他同睡一屋了。

  “不知道。”晴明連眼皮也沒擡一下。

  “不會又是去會情人了吧。”沙羅抿嘴一笑。

  “既然師兄不在,那麼請回吧。”晴明淡淡道。

  “餵,安倍晴明,這裏是我家好不好,我想待多久就待多久。”沙羅被他這麼一說,反倒想和他唱起對臺戲。

  晴明擡眸瞥了她一眼,又繼續看起手上的書卷。

  他看什麼看得這麼仔細?沙羅不禁有些困惑,她走了過去,湊過頭去一看,全是密密麻麻的漢字,她的頭開始泛暈了,晴明身上隱隱散發著一陣湖面結冰的清香,她的頭,好像更暈了……

  “再看你也看不懂。”晴明的嘴角微微揚起。

  “誰說我看不懂。”沙羅瞪了他一眼。不就是漢字嗎,雖然不是全懂,可也懂一些呀。

  她翻過那本書卷,只見封面上寫著兩個大字:周易。”我知道,這是從大唐過來的書,以前我也見過父親大人和哥哥讀過,聽說對占蔔很有用呢。”她不以為然的說道。

  “對了,也能用來算命呢,對不對?”她又加了一句。

  “嗯。”

  她的興致忽然來了,伸出了手,道:“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幫我看看手相,看看你算得準不準?”

  “大材小用。”晴明低低道。

  “因小見大,你聽沒聽過,”沙羅睨了他一眼,幹笑了一聲:“哼哼,安倍晴明,難道你連這個也不會?”

  “不要以為激將法有用。”

  “安倍晴明,你好笨哦。”

  “說了這招不管用。”

  “啊,我看以後你該改名叫安倍笨蛋。”

  “……””或者改成安倍笨……“

  “沙羅……把手拿過來。”

  沙羅得意的一笑,攤開了手心。

  晴明眼波一動,瞥向了她的手。白皙嬌小的手心上有幾條淡淡的紋路,這只手,曾經很努力的想要溫暖他,想到這裏,晴明心裏的一個地方忽然柔軟起來。

  “沙羅的命相很好,事事順利,前有貴人,更添喜氣,財祿豐盈,萬事大吉,不過可惜……”

  沙羅正陶醉在一大堆順耳好聽的話中,對方忽然一個直轉而下,讓她有些摸不著頭腦。

  “可惜什麼?”

  “天機不可泄露。”晴明的眼中閃過一絲狐貍般的笑容。

  “餵,你很過分好不好,可惜什麼呀,告訴我。”沙羅郁悶的催道,他越是賣關子,她就越是想知道。

  “我該休息了。”晴明啪的一聲合上書,不再理會她,自顧自的躺了下來,轉身背對著她。

  “別以為你用這招就可以,你快點告訴我!“沙羅提高了音量。

  晴明心裏暗暗好笑,索性閉上眼睛裝睡。

  “你不告訴我,我就一直待在這裏哦。”

  “說嘛,晴明,人家好想知道。”

  “告訴我了,好不好?”

  “安倍晴明,你這個怪小孩!”

  “說不說!再不說我對你不客氣!”

  沙羅折騰了一會,卻見晴明毫無反應,只聽見他平穩的呼吸聲有節奏的響著,她楞了楞,這個怪小孩,不會在她這樣的噪音騷擾下也能睡著吧。

  “晴明?安倍晴明?”她低低喊了一聲。“真是奇怪的小孩,這樣也能睡著。”

  她忽然起了好奇之心,慢慢的移動到他身邊,探頭望過去。

  雖然他背對著她躺著,但在半明半暗的燭光下,她依然能看見晴明那對長長的睫毛輕輕的忽閃著,十分的可愛。

  “笨蛋,這樣會凍出病的。”沙羅低低咕噥了一句,順手拉過旁邊的單衣替他蓋上。

  靜靜的看了一會,沙羅突然笑了出來,不知道為了什麼,只是,覺的很開心很開心。”晚安,怪小孩。”沙羅一邊說著,一邊輕輕站了起來,躡手躡腳的出了房間。

  聽見她出門,晴明緩緩睜開了眼睛,他的身子微微一動,拉緊了蓋在身上的單衣。

  真的……很暖和……

  ===============================

  不知不覺中,冰雪開始消融,初春的櫻花在春風的吹拂下又再次綻放,繁華盛世中的平安京,又迎來了一個櫻花似雪的季節。

  初春時,安倍晴明第一次回了趟家,在這之前,他從沒有回過家,連家裏的事都沒有提過。

  沙羅私下問哥哥究竟出什麼事了,哥哥告訴他,晴明的父親,時日無多了。

  晴明回來的那天早上,天上正下著蒙蒙細雨,一聽見他回來的消息,沙羅就去找他,出了房門,她就看見晴明正站在院子裏那棵八重櫻下,曉光晨風,吹卷的他衣袂飄飄。

  暮春時節的櫻花,紛紛揚揚,如雨紛飛,而那立與繽紛花雨中的人,似是被交織包裹與其中,任那花瓣紛落在自己的肩頭,衣袖,只是一臉平靜悵然。

  他那清澈的目光穿透了絢麗花幕,定定的望向遠方,不可知的未來。

  “晴明,你回來了。”沙羅想說些什麼,卻又什麼也說不出來。

  晴明看了她一眼,什麼也沒說,轉身往自己的房裏走去。

  沙羅看著他消瘦了許多的背影,心裏隱隱的疼了起來,為什麼,自己連一句安慰的話都說不出口了。

  雨,越下越大了。

  “哥哥,晴明他……”

  “他的父親剛剛過世,傷心也是難免,不過這孩子倔強,聽說他這次一滴眼淚都沒有掉過,我怕他憋著反而更難受。”保憲的臉上閃過一絲擔憂。

  “我去看看他。”沙羅還是走進了晴明所在的房間。

  晴明正面對著格子窗獨自坐在那裏,也不說話。

  “晴明,我知道你很傷心,不過,也許,哭出來會好一點呢。”她小聲的開口。

  “我沒事。”他淡淡回了一句。

  真的沒事嗎?為什麼她看見他的身子在微微發顫。

  “想哭就哭啊,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她忍不住說道。

  他終於轉過了頭,冷聲道:“你很煩。”

  她破天荒的沒有回嘴,沈默了一會,忽然拉起他的手,道:“跟我來!”晴明楞了一下,想要甩開她的手,卻沒想到這次她的力氣大的超乎他的想象。

  沙羅用盡力氣,一直把他拉到庭院裏,衝進了大雨之中。

  雨水,瞬間打濕了兩人的衣衫,順著他們的臉頰流了下來。

  “晴明,是雨水,只是雨水……”她抹著臉上的雨水,眼前一片水霧彌漫。透過薄薄的雨霧,她隱約見到晴明的臉頰上也不停的滑下雨水,不自覺的伸手去接,幾滴雨水順著他的下巴滑落在她的手心裏,好熱,是灼熱的液體……

  她忽然松了一口氣……

  那個傻瓜,倔強了那麼多天沒有流下的眼淚,終於在無聲中落了下來。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旅前傳》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