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旅前傳》->正文

陰陽師物語 第六章 進宮

  賀茂忠行本來就十分喜歡晴明,這次百鬼夜行的虛驚過後,他對晴明更是刮目相看,開始將陰陽之道毫無保留的傳授給晴明。當時在大家都沒有發現的情況下,如果不是晴明,後果真是不敢想象呢。

  這天,藤原左大臣特地來請了賀茂忠行過府,賀茂家和藤原家的關系一直來非常之好,左大臣和賀茂忠行是從小就認識的好朋友。

  賀茂忠行回府的時候臉色不是很好。

  “父親大人,您怎麼了?”沙羅也察覺到了這一點。

  賀茂忠行猶豫了一下,道:“左大臣的長女佑姬有了身孕。”

  佑姬,不就是當今天皇的中宮嗎?沙羅笑道:“那不是件喜事嗎?”

  “這是主上的第一個子嗣,也可能是未來的東宮,宮裏眼紅嫉妒的人怕是不少,所以左大臣希望佑姬身邊能有一個可靠的女房。”

  “這也很正常啊。”

  賀茂忠行頓了頓,道:“左大臣希望你入宮作佑姬的女房。”

  “我?”沙羅一楞,“為什麼是我?”

  “你是我的女兒,當然是最可靠的人選,不過如果沙羅不願意就不要勉強。”賀茂忠行又加了一句。

  皇宮,聽上去好像還蠻有趣的呢,沙羅的好奇心又被吊了起來,而且只是做女房,也算是個小小的女官,說不定會更自由呢。

  “那麼要待多久呢?”

  “到未來東宮出世即可。”

  沙羅在腦袋裏打起了小九九,到東宮出世,一年都不到,這段時間趁機在皇宮裏玩玩,好像真的不錯呢。而且,也不用在家裏每天學這些煩死人的禮儀,嗯,就這麼決定了!

  “我去,我去!”她連忙回答道。

  “沙羅,你真的想去嗎?”在一旁一直沒有作聲的保憲忽然說道。

  “嗯,嗯,既然是主上的臣民,在主上需要我們的時候當然要出力了。”她一臉的認真。

  “哦呵呵呵,這可不像沙羅說的話吧,我猜,”保憲輕搖檜扇,道:“沙羅一定是想皇宮一定很好玩,趁機可以玩玩,而且也不用在家裏每天學這些煩死人的禮儀,對不對?”

  沙羅眨巴了一下眼睛,這個可惡的哥哥,幹嗎非要揭穿她,少說一句又不會當他啞巴。

  “父親大人,既然她願意,就讓她去吧。”保憲微側了一下身子。

  “那就這樣決定了。”忠行點了點頭。

  “不過,”保憲的唇邊又閃過一抹邪魅的笑容,“父親大人,我看要請秋姬教習沙羅更多的宮廷禮儀了,不然萬一出了什麼錯,我們賀茂家會很沒面子的。“”啊,啊,什麼?”沙羅只覺得自己好像掉入了一個冰窖之中。

  “沙羅,要好好學哦。”保憲的笑意更濃。

  不會吧,她還想能脫離苦海了,誰知道結果更悲慘……

  =================================

  “沙羅小姐,請您照我說的再做一遍。”秋姬有如夢魘般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什,什麼?”沙羅剛才一直在神遊太虛,什麼也沒聽見。

  “沙羅小姐,請您仔細聽好了,走路時您的視線要保持在距身體二十尺的前方,即不要過分擡頭,亦不可低垂頸首,雙腳微微弓起,至於腳後跟,最好不要擡得很高。”

  不就是走路嗎,她胡亂往前走了幾步。

  “沙羅小姐,您走的是平步,急步,練步還是緩步?”她微微一笑。

  “啊?”沙羅張大了嘴。

  “請您記住了,步行的速度,一呼吸一步的叫做緩步、一呼吸兩步的叫做平步,一呼吸四步的叫做急步,女子通常使用平步。不過,小姐要去宮裏做女房,必須學會練步—,請您將雙肘張開,腳跟放鬆著地,慢慢前行,單腳邁出的間隔為三呼吸。”

  沙羅翻了個白眼,伸出一腳,呼吸了兩下,還沒等另一只腳出去,就因為失去平衡而摔了一跤。

  為什麼,連走個路都這麼麻煩!三呼吸的間隔,這麼長時間,簡直就是金雞單立!哪有人走得這麼慢!天哪,宮裏的人平衡一定都很好。

  “沙羅小姐,您的呼吸太刻意了,動作還欠缺優雅,請多練習幾次。”秋姬的笑容在她看來,猶如惡魔的微笑。的94f

  “秋姬,我好累,可不可以喝點水。”在練習了n次後,她終於很不雅觀的一屁股坐在了榻榻米上。

  侍女們端上了茶水,沙羅趕緊拿起來裝水的淺口碟,剛要喝,那個令她心驚的聲音又響起來了,“沙羅小姐,手持器皿或其他東西時時,不要五指皆用,而應留出一指作為裝飾。”她低頭一看,自己的五個手指正牢牢握著碟子,生怕被別人搶了似的。

  唉,好後悔啊,要知道她就不答應進宮了……

  右大臣

  在紫藤花掛滿庭院的時候,沙羅進宮的日子終於到了,賀茂忠行自然是對她叮囑了半天,頗不放心。

  臨上牛車前,保憲走到車旁低聲說道:“沙羅,宮裏不比自己家,可不能像在這裏一樣胡鬧了,知道嗎?”他頓了頓,又道:“如果宮裏有誰敢欺負你,要告訴哥哥哦。”

  沙羅心頭一熱,甜甜笑了笑道:“哥哥,你再這麼說,我就舍不得去宮裏了哦。不如我這就回去吧。”

  “啪”保憲的扇子已經輕輕扣在了她的頭上,“笨蛋,想去就去,想不去就不去,你以為那是什麼地方。”

  “哥哥,你老是敲我,我會被你敲笨的!”沙羅捂住了自己的腦袋。

  “哦呵呵呵,不用敲就已經夠笨了。”保憲持扇半掩著面一臉壞笑。

  “啊,對了,我也許會遇見宮裏的琉璃女房呢,不知道我該不該告訴她哥哥到底有多少紅顏知己呢。”沙羅也露出壞笑。

  “沙羅……”保憲的臉上閃過一絲無可奈何的神色。

  “哥哥,你的表情很古怪哦,呵呵。”

  “沙羅,你好像該出發了……”保憲搖了搖頭,扶著沙羅上了牛車。

  上了牛車,沙羅忽然想起了什麼,掀起簾子朝周圍望了一眼,卻沒有發現晴明的身影,不知為什麼,她的心裏湧起了一絲失落,今天她要進宮了,晴明都不來送她嗎?沙羅有些失望的放下了簾子,忽然聽見車外傳來的聲音:“晴明,你也來了?”她心裏一喜,擡頭望去,果然看見了站在不遠處的晴明,他似乎正註視著這個方向,只是隔著簾子,她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

  車子緩緩的動了,沙羅心裏忽然感到有些惆悵,長到這麼大,還從沒有離開過父親和哥哥,好像覺得有些依依不舍了,不過他們也會經常被主上召入宮來,還是會有機會相見的吧。

  在沙羅的暇想中,牛車已經過了建禮門,進入了平安宮內裏,天皇的後宮。經過連日來的惡補,沙羅對這裏已經有了幾分了解。宮城內有“七殿五舍”,分別是承香殿、登華殿、貞觀殿、常寧殿、麗景殿、宣耀殿和位於其東西兩側的昭陽舍、淑景舍、飛香舍、凝華舍、襲芳舍,共十二殿舍。天皇的嬪妃,以及侍侯她們的女房便分住於這些宮室之中。

  因為弘徽殿和飛香舍(藤壺)離天皇居住的清涼殿較近,因此居於其中的分別就是村上天皇最為寵愛的佑姬和藤壺妃子。

  見到佑姬的那一剎那,沙羅也不由感嘆她的高雅氣質,只見她黑發如雲,膚色似雪,眉目秀美,薄萌蔥色的唐衣與水晶花的表著令她看起來清爽悅目。

  “你就是賀茂大人府裏的千金沙羅嗎?果然是位像春柳一樣清新可愛的女子呢。”佑姬微微一笑。

  沙羅趕緊照秋姬所教的朝她行了個禮道:“娘娘謬贊了。”

  “你不用擔心,就在我身邊待著吧,賀茂大人與我們藤原家一向親和,”她溫和的看著沙羅道。

  “多謝娘娘,”沙羅一臉誠懇的點了點頭。

  佑姬笑著點了點頭,道:“今天你初來乍到,就讓小宰相帶你先熟悉一下這裏吧。”

  沙羅應了一聲,心裏松了一口氣。看來這位佑姬娘娘還蠻好相處的呢。

  女房所住的地方清雅簡潔,而且還是一人一房,沙羅的隔壁就是小宰相,小宰相是橘中將的女兒,剛過了結裳的年紀,由於兩個女孩年紀相仿,她們很快就混熟了,在房內聊了起來。

  小宰相對她又交待了一些事情後,起身準備離開,沙羅送她出了房門,正打算進去,忽然只覺頭頂一熱,她伸手一摸,粘乎乎一團的不知是什麼東西,拿下來一看,黃黃的,還帶著臭味,仔細一看,她差點沒氣暈,竟然是一團剛出爐的鳥糞,緊接著,一只麻雀穩穩當當的停在了她的肩上。

  好啊,八成就是這個肇事者,沙羅正打算教訓它一下,忽然發現它的爪子處系著一張小小的紙條,忙抽了下來,攤開一看,上面寫著一行清秀的字跡:一切可安好?晴明。

  不會吧,沙羅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居然是晴明的信,那麼這只麻雀一定是晴明的式神了,還是不能相信晴明居然會有那麼一點擔心她,雖然只是短短一句話,卻讓她心裏柔軟起來,那種熟悉的暖暖的感覺又湧上心頭,就像百鬼夜行的那一夜,當他保護她的時候……一樣溫暖的感覺……

  其實,那個倔強清冷的少年,也是個很溫柔的孩子啊。

  沙羅樂滋滋的趕緊帶著麻雀回房,研了墨,準備在紙條的背後寫個回執,剛要落筆,忽然想起這該死的麻雀拉了便便在她頭上,不由心中又有些憤憤然,想了想,提筆唰唰寫道:”童子丸,我好得很。沙羅。”

  一想到晴明收到這回執時的表情,她就忍不住想笑。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旅前傳》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