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旅前傳》->正文

陰陽師物語 第七章 情信

  幾天下來,沙羅也慢慢熟悉了這裏的一切。

  這天晌午,天氣特別悶熱,沙羅剛從佑姬那裏回房,就趕緊脫了外面的唐衣,用那把小破扇子很沒淑女風度的搖著,熏香就是這點好,就算再熱,還是一點汗味都聞不到。

  正在她慢慢覺得愜意起來時,忽然聽到小宰相有些慌亂的聲音在她的房門口響起:“沙羅,快準備一下,右大臣大人正往這邊過來了。”

  “什麼!”沙羅猛的從榻榻米上跳了起來,腦中立刻浮現出那個紫色的身影,“怎麼會?這裏是女房的住所呀。”雖然她知道女房和貴族男子在宮裏私會並不被禁止,反而還被認為是件風雅的事,可是現在畢竟是大白天啊,而且右大臣為什麼要過來?

  “聽說右大臣因為方角不利需要往這裏暫避。”她答道。

  沙羅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什麼嘛,哪有避方位避到女官房來的道理?而且怎麼這麼好彩,偏要在她這間房裏避,難道那個男人知道她的身份?不可能,右大臣又怎麼會知道一個小小的女房進宮,無奈,她只好起身趕緊穿衣服,拉下垂簾和幾帳,剛等她胡亂穿好,就聽見小宰相的聲音:“右大臣大人,請往這邊請。”

  隨著移門被拉開,一股輕風略涼的澀香頓時鉆進了屋子,果然是那天那個人。隔著垂簾,沙羅隱約看見他姿態優雅的在她對面坐了下來。

  “實在是抱歉,今日打擾了。”他的聲音還是一樣華麗性感,說實話,沙羅還真有點好奇他的廬山真面目。

  “嗯,,不……”怕他認出她的聲音,沙羅支吾著答了一句。

  他頓了頓,忽然開口道:“這個香味……”

  沙羅一楞,糟了,她一直都在用賀茂保憲的那款特制梅香,這個人的鼻子那麼靈,一定聞出什麼來了。

  “如果我沒猜錯,這個香味是保憲大人的熏香,莫非……”他的聲音似乎帶了一絲興奮。

  沙羅也不得不佩服他,這麼靈的嗅覺,這個右大臣前世一定是只狗狗。

  他忽然起身,伸手拉住垂簾,低低說了一聲:“冒犯了。”話音剛落,垂簾已經被他掀了起來。

  沙羅一擡頭,正好對上他的視線。

  如果說晴明是清雅的白蓮,那麼眼前的這個男人,就像是那優雅華麗的八重櫻,姿態風流,氣質高貴,風姿絕倫,只見他薄薄的唇邊浮起了一個淺淺的笑容,就好像微風拂過櫻花綻放的枝條,瞬間抖落出一片令人目眩的櫻吹雪。

  “你很無禮哦。”沙羅不客氣的開口道,

  “果然是你。”他笑意更濃,盯著沙羅,忽然緩緩吟道:“誰家女兒如新綠,使我春心亂如麻。先前的相遇,我一直對你念念不忘,四下打聽,卻一直沒有你的消息,想不到,今日居然在這裏讓我遇到你,這也是上天註定的緣分吧。”

  “我看只不過是個巧合而已,並不是什麼上天註定的緣分,右大臣大人好像想太多了。”沙羅笑了笑道。不是吧,上次只是隔著簾子見了一回,他就春心亂如麻了,這男人也太多情了吧。

  右大臣不以為然的笑了笑,道:“那麼今天,你該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吧?”

  “沙羅。”沙羅回得倒也幹脆,就算她不告訴他,他也會打聽到。

  “沙羅?沙羅雙樹的沙羅?很美的名字呢。”他笑道。

  “不,是餓沙羅鬼的沙羅。”沙羅飛快答道,眼中飄過一絲惡作劇的笑意。

  他的臉色微微一變,眼神更加深邃,唇邊的笑容卻更加濃艷。”既然大人要在這裏避方位,那麼沙羅就不奉陪了。“沙羅一邊說著,一邊幹脆起了身,往門外走去,右大臣只是坐在那裏,沒有再說話。

  她心裏暗暗一喜,看來這位右大臣似乎不喜歡她這個毫不優雅的解釋。

  ================

  一夜好眠,當沙羅從紫陽花的沁人花香中醒來的時候,望著從格子窗裏漏進來的陽光,心情大好。起身,她披上衣服,剛拉開移門,就有一個穿著蘇芳色單衣的女童呈上了一樣東西。

  萌黃色的高麗紙被優雅的系在一支淺綠的柳枝上,她楞了楞,剛想問幾句,那女童已經離開。

  沙羅打開信紙,只見上面寫了一首和歌,字跡韶秀,墨色濃淡相宜,暗香浮動。

  春日野間雪,消時寸草生。

  君如春草綠,一見便鐘情。

  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貴族之間風雅傳情的情信?是誰寫給她的?沙羅呆了一會兒,目光下移到落款,只見到一個簡單的名字:源高明。

  源高明?是誰?她盯著那張紙,忽然想起了保憲說過的話,源高明,不就是右大臣嗎?

  這封信的意思是——他對她有興趣嗎?

  沙羅自然是沒有去回那封情信,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她對自己的和歌水平很有自知之明,不過這位源高明大人似乎頗有耐心,天天一封信,無不是風花雪月。很快,這件事就在女房們所住的廣緣廊傳開了,一個女房,被身份如此高貴的右大臣所追求,在大家看來是修來的福氣,更何況,這位右大臣還如此年輕風雅。

  在陪佑姬去庭院裏觀賞初開的荷花時,連佑姬也忍不住問起了這件事。

  “娘娘,您不要取笑我了,沙羅可不敢高攀右大臣大人。”沙羅立刻解釋道,她才不想和那個什麼右大臣扯上什麼關系。雖然他帥的沒邊,可是完全不是她喜歡的那一類。

  佑姬笑了笑道:“其實右大臣大人他……”她的話說到一半忽然停住了,只是望著前方。

  順著她的目光望去,沙羅廊下正迎面款款而七八個身穿十二單衣的女子。其中一位女子風姿絕艷,在人群中格外顯眼,那人穿著濃淡相宜的萌黃色唐衣,襯著紫苑丸萩的五衣,系著唐草立湧的裳,頭發如同夏月裏茂盛的垂柳那樣長長地披下來,柔美動人。

  “是藤壺妃子。”小宰相在沙羅的耳邊輕聲說道。

  看見佑姬,她行了禮後,淡淡笑道:“您也來賞花嗎?”

  佑姬微笑著點了點頭。

  “您現在有了身孕,可要千萬保重了。”藤壺妃子淺淺一笑。

  “多謝關心。”佑姬繼續說著客套話。

  “那麼,告辭了。”藤壺妃子飛快的掃了一眼佑姬的腹部,行禮後轉身和侍女們緩緩離去。

  “娘娘,聽說最近主上經常在飛香舍過夜呢,藤壺妃子趁著娘娘你有身孕,就……”

  “小宰相,”佑姬適時的制止了她,淡淡道:“世上人心事,猶如各色花。

  色花容易變,心變多如麻。記住,這個世上,最善變的就是人心。”她輕輕摸了摸自己的腹部,道:“現在我只想這個孩子平平安安的出生。”

  沙羅聽著她們的話,無端端的也生了一絲惆悵,這個世上,最善變的就是人心嗎?

  又過了兩日,這天清晨沙羅剛起來,就看見小宰相一臉驚慌的跑進了她的房裏。

  “沙,沙羅,你知不知道,宮裏鬧鬼了。”她神色慌張,顯然嚇得不輕。

  “鬧鬼?”

  “是啊,宣耀殿的女房昨天晚上死了,而且,”小宰相湊了過來,低聲道:“聽說她死的時候沒有臉。”

  一股寒氣從沙羅的頭頂升起,“沒有臉?你是聽說的吧?”

  “我聽那些發現屍體的女房們說的,聽說死者的臉皮好像是脫落那樣可怖呢,真是嚇人。”她不敢再說下去。

  “也許只是傳聞吧。”沙羅想了想道。

  “不管是不是傳聞,今晚剛好輪到我輪值呢,怎麼辦,我好怕啊,沙羅,該怎麼辦?”小宰相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

  “別哭了,今晚我代你輪值吧。”沙羅安慰道,雖然的心裏也是七上八下,卻也有些好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了開來,大家頓時人心惶惶,天色一暗,眾人就躲進了房裏。

  夜幕很快降臨,沙羅披上了單衣,提了一盞牡丹燈籠,往庭院裏走去,沒走了幾步,忽然看見一團白色影子朝南邊飛去,她一驚,那個方向不就是昨天出事的宣耀殿嗎,宣耀殿比較偏僻,一般住的都是些不受寵的妃子們。

  沙羅也沒多想,立刻提著燈籠朝那個方向走去,剛走到宣耀殿的渡廊處,只聽旁邊房裏傳來一聲女子的悶哼,接著就看見一個白色的人影飄了出去,消失在了她的眼前,她也顧不得追,忙闖進了屋裏,提起燈籠一看,一個年輕女子側倒在榻榻米上。

  沙羅平穩了一下自己的心跳,伸出微微顫抖的手,轉過那女子的臉,一看之下,大驚失色,手裏的燈籠差點摔在了地上,果然,果然那是一張沒有面皮的臉!血肉模糊的臉上只能隱隱看見還在輕顫的眼珠和牙齒,她立刻轉過臉去,忍不住幹嘔起來。

  正嘔了兩下,忽然一只涼涼的手不知何時搭在了她的肩上。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旅前傳》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