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旅前傳》->正文

陰陽師物語 第九章 青海波舞

  皇上自然是龍心大悅,重重褒獎了晴明,當然,連帶著,也有沙羅的份。晴明一下子成為了皇上身前的紅人,再加上他本來就風姿清雅,氣韻無雙,一時之間,也有不少女房給他寫去了許多愛慕的情信。

  在弘徽殿,佑姬也對沙羅的膽色大大稱贊了一番,這件事很快傳了開來,沙羅好像也借了晴明的光,知名度大大提高,不過人紅了也有煩惱呢,除了源高明的信,她也收到了一些其他公卿的情信。

  “看,看,那位就是安倍晴明大人呢。”一群女房遙遙望著正進宮來的安倍晴明細聲交談。

  “晴明大人真是年少有為,姿容風流,我看和右大臣大人都不相上下呢。”

  “是啊,看晴明大人的風姿就像秋菊一樣美好呢。”

  “我說晴明大人更像是冬日梅花上的薄雪呢。”

  沙羅順著她們的目光望去,一襲白色狩衣的晴明正一臉淡然的走過回廊,根本沒有往這個方向看一眼,迅速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這樣的晴明,還真像和梅花上的薄雪一樣清冷,她輕輕一笑,忽然想起了那天溫柔笑著的他,就好像夢幻一般。

  不過也許只有她知道,晴明他,其實也有溫柔狡猾的一面呢。這是晴明和她之間的秘密。想到這裏,她的心裏湧起了一絲小小的竊喜。

  幾度春風,幾番春雨過後,繁茂的紅椿叢泛起了細浪,一簇簇火焰般的燃燒著,一串一串濃紫色的紫藤花掛滿了院落,隨風搖曳,舞落花瓣片片。”沙羅,你還沒準備好嗎?今日的宴會上據說右大臣大人會表演青海波舞哦。“小宰相一臉神往的邊說邊走了進來。”右大臣?“沙羅楞了一下,青海波是宮廷中最為華麗優雅的舞蹈,舞姿模仿海潮,舞者一般都是當時第一的貴公子。

  “快一點,不要讓娘娘等了。還有,今天要穿上正裝,”她的這句話更打擊沙羅,平時已經覺得行走不方便了,現在還要穿上繁瑣的正裝,簡直就是個被縛住的棕子。

  等她們到了清涼殿前,那裏已經坐了不少公卿和貴族。禦帳臺的的垂簾後端坐的是村上天皇,沙羅跟著佑姬到了女眷所在的回廊上。

  說實話,來了這麼久,她還從沒看到過皇上的其他妃子呢。不過雖然沒有設置垂簾,女眷們依然用手中的蝙蝠扇半擋著自己的臉,遮遮掩掩,她也看不清楚。

  正疑惑著,忽聞一陣嘹亮的笛聲響徹雲霄,在青海波悠裊的旋律中,眾人翹首以待的右大臣源高明優雅的出場了,只見身邊的女子們一片艷羨之色,擡眼望去,今天的源高明的確讓人眼前一亮。他身穿覆蓋著鳥甲的華麗缺腋舞袍,萌黃的袍子上裝飾著青海波中的千鳥,下身著繪著波浪紋樣的下襲,配著螺鈿千鳥的太刀,手持同色的蝙蝠扇,頭戴卷纓冠,冠上簪著一枝嬌艷的紫藤花,遠遠看去,眉目如畫,姿態秀麗,舞姿翩躚,真是說不盡的風流。

  紫色藤花紛紛落下,隨風亂舞,他那朝花帶露般的風姿,隨風翻飛的舞袖,使得天地都增加了光輝,令眾人仿佛置身與夢境之中,忘卻一切塵世煩惱,眼中唯有貴公子的極魅之舞。

  在那一瞬間,沙羅也有些迷惑了……

  舞樂結束之時,大家過了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源高明的唇邊勾起了一絲優雅的笑容,令在座眾人更是驚艷絕倫。的e5

  他忽然擡眼朝沙羅所在的方向望來,接觸到他熱情的目光,沙羅趕緊低下頭去,心裏怎麼都不明白,這樣的翩翩貴公子怎麼就莫名其妙的看上她了?難道越是得不到他越有興趣?

  不過,看完這麼精彩的舞蹈,沙羅倒的確對他改觀了一點。

  沒坐了一會,沙羅忽然感到下腹很漲,糟了,一定是剛才出來前喝了太多水,無奈之下,她側頭在佑姬耳邊說了幾句,佑姬微微一笑,道:“快去快回。”

  這句話簡直是天籟之音,沙羅剛想匆匆起身,忽然想到周圍還有這麼多雙眼睛,趕緊很慢很慢用她認為最優雅的姿勢起了身,緩緩行出回廊。

  一離開眾人的視線,她也不管什麼淑女風度,急忙提起衣服就走,這可是正裝啊,方便一次是多麼的不容易。

  剛快步走到渡廊上,她忽然就撞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裏,一陣輕風略涼的澀香撲鼻而來。這個香味,她揉著鼻子擡起頭來,果然,是源高明。

  “你怎麼在這裏,剛剛不是還在清涼殿嗎?”沙羅詫異的倒退了一步。

  “喜歡我的青海波舞嗎?”他微笑著取下帽上的藤花。

  “你跳得很好。”她說的是真心話。

  “那麼,為什麼不回我的信?”源高明靠近她,將藤花輕輕放在她的扇面上,柔聲吟道:“我亦惜花者,何曾手觸枝。我可是一直都很有耐心哦。“”我……“她現在只想要快點去解決人生一大急,實在沒有這份閑情和他如此風雅。

  “我已經說過,平凡如我,實在不值得右大臣大人如此費心,告辭了。”她剛走了一步,就被他拉住了衣袖,

  “我實在是不明白,比我美麗的女子多的是,為什麼右大臣偏偏對我有興趣。”沙羅一急,幹脆折過身,盯著他問道。

  他先是一楞,又笑了起來,道:“沙羅,這就是緣分啊。”

  “我看是孽緣。”她低低嘟囔了一句。

  源高明聽見了她的低語,不由笑出聲來,“欲折櫻花去,惜花怕折枝。沙羅,你也要明白我這份惜花之心哦。”他的語氣溫柔,眼眸中卻沒了笑意。”嗯嗯,我明白,我明白。“她急於脫身,隨口應了幾句。

  他這才放了手,沙羅急忙很沒有風度的快步離開了那裏,直奔她現在最想去的地方。

  ==============================

  宴會散了之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等沙羅從佑姬處回來,天已經暗透了。她進了房,累的倒在了榻榻米上,維持端莊的坐姿實在,實在是件很累得事情,她的腰好酸。

  她躺了一會兒,坐起了身,揉起發麻的膝蓋。揉了一會兒,門外忽然傳來輕微的扣門聲,

  “誰?”我問道。

  “沙羅,是我,小宰相。”

  “嗯,等等。”沙羅撐著地面站起身來,她還沒脫去正裝,這厚重的衣服令她行動不便。剛移開門,忽然聞到一股熟悉的輕風略涼的澀香,她心裏暗叫糟糕,剛要關門,一個高挑的身影已經闖了進來。

  憑著這香味,不用看她也知道來者是何人。

  “小宰相!”沙羅心裏一陣發緊,朝門外怒喊了一聲,這該死的小宰相,竟然出賣她。門外早沒了聲音。她一定還覺得是件很風雅的事情吧。

  沙羅定了定神,道:“天色已經這麼晚,右大臣大人怕是走錯了地方吧。”

  源高明已經換了一身藤紫色的直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道:“沙羅,既然你說了明白我的心意,那麼今晚就一解我相思之苦吧。”話音剛落,他就輕輕捉住了她的手。沙羅手上的扇子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

  沙羅腦中一陣暈旋,立即反應過來,伸手把他推開,朝門口跑去。可是——她忘了自己身上沈重的累贅。剛跑了一步,就被他拉住衣袖拽了回來。輕輕一帶,就被他推倒在了榻榻米上,本來這麼沈重的衣服沙羅已經很難站起身,就更別說被他按住了。

  “源高明,你不是自己還說欲折櫻花去,惜花怕折枝。現在怎麼變卦了。”沙羅定了定心神,低聲道。

  “沙羅,唐土不是也有一句漢詩,花堪折時直須折,莫待花落空折枝。”他優雅的笑著,牢牢握著她的手。

  這個男人,還蠻會找借口。沙羅盡量保持著冷靜,今天能不能保住自己的清白,只能靠自己了,所以,千萬不能驚慌,一定要冷靜,一定會有辦法的。

  想到這裏,她幹笑了幾下道:“既然這樣,沙羅也沒什麼可說,請讓沙羅為大人更衣。”

  他似乎微微一詫,隨即又愉快的笑了起來,道:“好。”

  沙羅繼續幹笑著,伸手去替他解直衣,剛碰到他的直衣,她就楞住了,不知該怎麼解這麼復雜的男裝,源高明看出她的窘態,不由一笑,牽起她的手輕輕一吻,道:“纖纖素玉手,不知何解衣。沙羅,你還真是可愛呢。“說著,他自己動手熟練的脫下了直衣,直到剩下內裏的單衣,沙羅楞了一下,他的動作還真熟練呢,一定經常偷香竊玉。”沙羅……“他低喚一聲,伸手想來解她的衣裳,”阿,阿嚏。“她忽然打了個噴嚏,

  “怎麼了,冷嗎?”他停了手。

  “嗯,好像有風吹進來呢,不知道右大臣大人可不可以去看看門有沒有關嚴。”沙羅被自己發嗲的聲音寒了一下。的6

  “我去看看。”他笑了笑,立刻起身,走到門邊,靠在門側,低頭一看道:“沙羅,門好好的。”

  “可是,我好像聽見外面有奇怪的聲音呢。”沙羅也慢慢靠了過去,故意裝出了一副害怕的表情。

  源高明遲疑了一下,移開了門,探頭看了一眼,道:“沒有……”還沒等他說完,沙羅用勁氣力,對著他的背後重重一腳踹去,他猝不及防,直接跌出了門外,沙羅立刻移上門,並用木棒牢牢的卡住了門的內側。的62

  “沙羅!”他顯然是大吃一驚,“快開門,這是怎麼回事?”

  “右大臣大人,您還是早些回去吧。”沙羅靠在門邊,忍著笑道。

  “可是,沙羅,我的衣服……”他的聲音裏帶著一絲尷尬。

  她忍不住要笑出聲來,第一貴公子只穿著內衣回家,若是被人撞見,可就太沒面子了。

  “大人,沙羅實在打不開門……”她裝腔作勢的說了兩句。

  “沙羅,你好大的膽子!快開門。”他的聲音裏夾雜了一絲淡淡的怒意。

  沙羅心裏樂極,口中仍然道:“大人還是趕緊回去吧,不然被人撞見您這個樣子的話……恐怕……”

  “沙羅你,你……”他好像很郁悶的樣子,過了一會,門外已經沒了聲音。

  沙羅終於格格笑出聲來,光是想想源高明那狼狽的樣子,她就樂不可支。

  右大臣大人在溜出皇宮的時候很不巧的遇上了在宮中巡邏的藤原中將,而這位藤原中將偏偏一直都看不慣右大臣大人,於是,第二天,右大臣偷香不成,僅僅穿著內衣狼狽的出宮的消息傳遍了整個皇宮,可憐堂堂第一貴公子居然成了眾人茶余飯後的談資。右大臣也因為此事,以避物忌為由,好幾日沒有來上殿。

  至於小宰相,在答應了這整整一個月幫沙羅做所有的事情後,沙羅也不再追究她了,宮裏的這種風氣沙羅也清楚,所以也就沒再怪她。

  不過這件事過後,沙羅收到的情信一下子銳減,從別人看她的怪異目光中,她清楚的感覺到很多人都很十分同情右大臣,明顯把她歸入那不知好歹的一類中了。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旅前傳》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