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旅前傳》->正文

陰陽師物語 第十章 乞巧節

  這天,沙羅走到庭院,望著庭院裏的花草開始發呆,宮裏,似乎沒有她想象的好玩,她好像有點想家了……

  “沙羅!”一聲帶著喜悅的聲音把她從暇思中拉了回來。沙羅擡頭望去,一位身穿二藍色直衣的年輕男子正對著她笑,是賀茂保憲!他的身邊還站著一個人,純白的狩衣,雲淡風清的淺笑,清雅無比的風姿立刻搶去了保憲的風頭。

  “晴明!”沙羅心裏一喜,忙站起身向他們打招呼。

  “哦呀,沙羅,你還真是讓哥哥傷心,竟然先和晴明打招呼。”保憲走了過來,極其熟練的用檜扇敲了一下她的腦袋。

  “我早就在心裏喊了無數遍哥哥了,是你沒有聽見。”她揉著腦袋道。

  “還敢頂嘴。”保憲想裝出兇惡的表情,最後還是嘴角一松,又笑了起來。

  “對了,今天怎麼會來內裏?”她興高采烈的問道。

  “剛才給將要出生的東宮占蔔。”晴明在旁邊接了一句。

  “哦,是這樣啊,父親大人好嗎?”

  “父親大人很好,”保憲斂起了笑容,“對了,我聽說了右大臣的事呢。”

  “啊……”她尷尬的笑了笑。

  “居然敢打我寶貝妹妹的主意,你放心,我一定召喚幾個落水鬼,吊死鬼,餓死鬼去嚇嚇他。”保憲的嘴角勾起了一絲邪邪的笑容。

  “啊,不用了,哥哥,反正他這次是偷雞不著蝕把米。”她連忙擺手,哥哥的這招還真不是一般的變態。

  晴明在一旁淡淡一笑。

  “笑什麼?”沙羅瞪了晴明一眼,忽然發現自己剛才的那一句話很不對勁,偷雞不成,那不是把自己比成雞了。的3c7

  “不過……”保憲壓低了聲音道:“那個你把右大臣踢出門外的傳聞到底是不是真的?”

  “呵,呵,是真的。”她幹笑了兩聲。

  “敢拒絕右大臣的女子也只有我們沙羅了吧,呵呵,是不是,晴明?”他忽然側頭問晴明。

  晴明顯然沒料到保憲的忽然發問,楞了一下,淺淺一笑,道:“沙羅一向膽大,不同於一般女子。”

  保憲含笑看著他們,又開口道:“我還有些事先走一步了,晴明,今晚要替我留門。”

  “哥哥,”沙羅壞壞一笑,“我看哥哥又是去約會相好的小姐了吧。”

  “哦呵呵呵,幸好我所認識的小姐裏沒人敢把我踢出門外哦。”他邪魅一笑,轉身離去。

  “什麼嘛,”沙羅望著他的背影碎碎念道,哥哥又趁機嘲笑她了。“改天最好哥哥也碰上一個敢一腳踢飛他的大美人,哼!”她忽然回頭看見晴明還在這裏,又要被他笑話了……

  晴明的唇邊噙著一絲笑意,卻什麼也沒說。

  “你怎麼還沒走?”她訕訕道。

  晴明繼續淡淡笑著,他忽然低下頭,一陣湖面結冰的清香撲面而來,沙羅的腦中有些暈旋,只見他靠的越來越近,朝她慢慢伸出了手,沙羅感到有些緊張,心跳加速,晴明他,他要做什麼?就在她緊張的快要流下汗時,忽然聽見他清透的聲音響起,

  “沙羅,不要動,有可怕的蟲子在你頭頂哦。”她身子一僵,趕緊乖乖一動不動,就見他已經縮回了手,攤開手心,卻是一片樹葉,

  “哦,看錯了。”他輕輕一笑,眼中又閃過那絲狐貍般的笑意。

  “你耍我,安倍晴明!”沙羅怒道,安倍晴明這個小子,她現在完全相信他的體內一定有狐貍的基因了。

  “只是看錯而已。”晴明還很無辜的看著她。

  “啊,娘娘!”沙羅忽然朝著他身後趕緊行了個禮,他一楞,也趕緊回過頭去行禮,擡起頭來,卻是空空如也。的eaa

  “哦,看錯了,我也眼花了。”沙羅照搬他那一套,心裏暗笑不止。原來晴明也蠻容易上當的呢。

  “沙羅,你還真是……”他欲言又止。

  “沙羅,沙羅!”不遠處傳來了小宰相喊她的聲音,

  “我要過去了,晴明。下次再聊哦。”她笑了笑道。

  晴明點了點頭,轉身離開,走了幾步,他忽然又停了下來,低聲道:“把右大臣踢出門外的沙羅,”他頓了頓,用更輕的聲音道:“——很可愛。”

  看著他的背影,沙羅楞在了那裏,她有沒有聽錯,他剛才說什麼?可愛?晴明竟然會說那個詞,她是在發夢吧?那樣的詞怎麼可能從他嘴裏說出來呢?

  不知為什麼,她覺得很開心,很開心。

  流螢之夜

  很快,不知不覺就過了一個多月。

  “不知何日起,七月已來臨。杜宇啼山上,方知歲月侵。過幾日就是乞巧節了呢。”身邊的麗景殿的女房青柳輕輕說道。

  “是啊,今年的慶典一定又會十分熱鬧,不知是誰來表演這次的迦陵頻舞呢?”小宰相在一邊說道。

  沙羅的神思早就飛到了格子窗外,這樣的女房們的聚會真的蠻無聊的,特別是說話時還經常要帶著幾句和歌,對她來說又是要動腦筋的事,要不是小宰相非拉著她來,她也不會來。

  乞巧節也就是七夕節,牛郎織女相會的日子,在平安時代以前這個節日就從中國傳到了日本,每年的乞巧節晚,皇上都會邀請群臣入宮,一起調香吟詩,宴會會持續整個晚上。

  “唉,任誰來演,都敵不過右大臣大人的風姿,你說是不是,沙羅?”沙羅猛的被青柳喚到名字,忙擡頭看她,她半遮著臉,似乎帶著一絲調笑。

  “啊,是啊,”沙羅心不在焉的應了兩聲——

  乞巧節的當夜,天氣出乎意外的涼爽,滿天繁星閃耀,時而涼風習習,皇上的興致似乎也十分好,沙羅在蝙蝠扇的掩護下遠目望去,在公卿貴族那邊發現了賀茂忠行的身影,他的身邊就是保憲和晴明。

  晴明似乎感覺到了沙羅的註視,也擡頭望了她一眼,她趕緊揮動扇子和他打招呼,晴明嘴角輕輕一揚,對她點了點頭。

  在沙羅對著晴明打招呼的時候,忽然感到有人在註視她,側頭一看,卻是源高明,他的眼神有些復雜,沙羅忽然想到那天他的窘相,不由又覺得好笑,趕緊把目光收了回來。

  酒過三旬,貴族們紛紛吟起了應景的和歌和漢詩。

  皇上也興致勃勃的作了一首,“今朝離別後,轉瞬渡銀河。未渡銀河水,濕痕袖已多。”,眾人立刻用盡贊美之詞。

  幾位公卿們也作了幾首後,這邊的娘娘們也不甘示弱,尤其在這個特殊的場合,大家都希望能在皇上面前展現自己的才識,以博君王青睞。

  “有約心同急,雙星愛意濃。一年一度會,豈可不相逢。”

  佑姬的這首立刻得到了皇上的稱贊,

  “愛妃果然是才藝過人啊。”皇上的聲音中帶了一絲溫柔。

  “臣妾不敢當。”佑姬的唇邊漾起了一絲溫柔的笑容。

  “右大臣,今年你怎麼如此安靜?”一直含笑看著旁人作詩的源高明被皇上一說,也只得放下了酒盞,望了一眼天空的繁星,吟道:

  “思戀年來久,相逢此夜情。

  銀河河上霧,長罩莫天明。”

  “好,作的好。”皇上顯然十分喜歡這首,低低又吟誦了一遍,

  源高明還是有幾分才情的,他的和歌倒也有一些意境,沙羅不由擡頭望去,正對上他的眼神,他的眼中飄過了一絲奇怪的神色。沙羅避開了他的眼神,低頭飲了一口淺口碟中的酒。

  差不多到了半夜,眾人興致不減,也不知是不是剛才酒的後勁來了,沙羅已經瞌睡連連,佑姬見她睡意漸濃,就讓她先回去了。她感激的謝了佑姬,趕緊起身離開。

  經過回廊的時候,沙羅忽然見到一只亮晶晶的東西從她眼前飛過,原來是只螢火蟲,她的好奇心頓起,不知不覺跟它轉到了皇宮後面的湖邊。

  一到湖邊,她就被眼前的美景所迷惑了……

  波光粼粼的湖邊,長滿了茂盛的水草,無數發光的螢火蟲在空中飛舞,猶如無數顆墜落人間的星星,在暗沈的夜色中散發著驚心動魄的美麗。

  沙羅伸出手,一只小小的螢火蟲停在了她的手心,尾部閃耀著淡淡的光芒,好可愛。”沙羅……“她的身後忽然傳來了一個清透的聲音,挾帶著一股湖面結冰的清香。

  “晴明,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沙羅沒有回頭,因為她知道是誰。

  “我感覺的到。”晴明低低說了一聲,走了過來,也看著她手心裏的螢火蟲,淡淡一笑,道:“沙羅喜歡這個?”的3

  “嗯,好美,我可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這麼多的螢火蟲!”沙羅隨手放飛了那個螢火蟲。

  晴明靜靜的看著她,淺笑如風。

  “看,晴明,這裏有更多螢火蟲呢。”她上前了一步,卻因為殘余的酒勁,身子微微晃了晃。

  晴明眼明手快的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兩人肌膚相近的一瞬間,晴明卻又立刻松開了手,兩人對視一眼,忽然彼此都覺得有些異樣的感覺,“先坐下來吧。”晴明很快恢復了他一貫的冷靜,示意沙羅到湖邊的石頭邊坐下來。

  石頭又滑又涼,還很平坦,兩人並肩坐在石頭上,涼爽的風迎面而來,愜意的很。

  “啊,晴明,我給你猜一個漢字哦。”沙羅甜甜一笑道。

  也不等晴明回答,她就繼續說了起來,“一只老虎和晴明一起坐在一塊石頭上,猜一個字。”

  晴明微微一愕,思索了一會,淡淡一笑道:“沙羅還真把我難住了呢。”

  “哈,晴明也有不知道的時候,告訴你哦,是碧字!”

  “碧?”晴明越發困惑。

  “對了,晴明總是穿白衣,就是白字啦,老虎是百獸之王,就是王字呀,再加上一個石字,不就是個碧字嘛。”

  “厄——”晴明的額上開始流下冷汗,這樣也行?

  他隨即又是輕輕一笑,道:“那麼現在我們這樣坐著,是不是也是一個碧字呢。”

  沙羅一楞,立刻反應過來,“哼,我才不是老虎呢。”

  晴明忍不住笑出聲來。

  “對了,晴明,你說螢火蟲為什麼會發亮呢?好奇怪呢。”沙羅的思緒又被四處飛舞的流螢給吸引過去。

  “這可是個很長的故事。”晴明望著流螢低聲道。

  “我要聽嘛,告訴我。”沙羅拉了拉他的衣袖。

  晴明看了看她,又望向了湖面,緩緩開口道:“聽說在遠古時代,有一次發生了火災,把很多動物都燒死了,只存活了兩個動物,一個是老虎,再一個就是螢火蟲。老虎以前吃的肉都是生的,那麼這一次,吃的燒熟的肉,非常香。它說如果是我們每天每頓,都能吃上熟肉的話那該多好啊,於是,老虎讓螢火蟲去天上去取火。那麼螢火蟲,就飛上了天,偷偷地把火取下來了,取下來之後,老虎說一看火取來了,它就想獨占火種,結果螢火蟲一看老虎就知道老虎的心思,所以,趕快把火吞進了肚裏。從此以後,螢火蟲就從此開始發光。”

  他頓了頓,道:“這下你知道了吧?”,半天卻沒有回音,他側頭一看,這才發現沙羅居然早就把腦袋靠在他的肩上睡著了。

  晴明無奈的笑了笑,靜靜凝視著沙羅歪著的小腦袋,黑色水晶般的眼眸中閃過了一抹少見的溫柔。

  “沙羅……”他低低喚了一聲,又像是自言自語說了一句:“居然這麼就睡著了。”

  他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裏,看流螢時不時的飛過他們的面前,不知怎麼,第一次,他也覺得平時常見的螢火蟲,今夜真的很美。

  也不知過了多久,沙羅突然驚醒,一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居然靠在晴明的肩膀上,頓時睡意去了大半,她猛的擡頭,卻見晴明淡淡一笑。

  “醒了?”的10a

  “嗯,我居然這麼睡著了,一定剛才的酒……“沙羅一想到剛才的舉動,不由臉上就熱了起來。

  “你說了很多夢話哦。”

  “啊,不會吧?”沙羅嚇了一跳。

  “唔……”的16

  “哼,安倍晴明,不要以為這樣就能騙到我哦。”她看見了他唇邊似有似無的笑意。“我要回房睡覺了,你也回去吧,宴會也該散了。”說完,她站起了身。

  “沙羅……”他忽然低聲道,語氣溫柔的讓她心裏一蕩。

  “什麼?”她覺得自己的心跳又開始加快。

  “沙羅你……”他的眼中又閃過那絲她所熟悉的狐貍笑容,“睡覺的時候夢到什麼好吃的東西了?”

  “什麼?”沙羅不解的看著他,目光忽然掠過他的肩膀,一片暗色的痕跡赫然映入她的眼簾,

  沙羅的腦中空白一片,那個,那個,不會是——她的口水吧……

  “啊啊!”她臉上一陣發燙,趕緊轉身就走。身後清晰的傳來了晴明的輕笑聲。

  完了,完了,這下她糗大了!

  回到女房所在的廣緣閣時,沙羅的心還在跳個不停。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每次看見晴明總是會心跳加快,小時候明明都沒有這樣啊,可是,每次她也有些期待看見晴明,而且一見到他,心裏好像還有種甜絲絲的感覺……

  她穩了穩自己的心神,正打算進屋,一陣輕風略涼的澀香隨風飄到了她的鼻端,她猛的轉身,赫然卻見到一身紫衣的源高明正扶樹而立,月光下,他的雙眸格外明亮,華美的月色氤氳在他俊美的臉頰上,更是姿容無雙。

  她心裏驟然一緊,他該不是為了上次的事來報復吧。

  “沙羅,別怕,我不會對你無禮,只是有幾句話想說。”他上前了兩步,低聲說道。

  “你想說什麼?”沙羅還是沒有放松警惕。

  “秋來遲暮夕,何以最相思。沙羅,上次的事情你雖然很過分,可是,我卻還是舍不得生你的氣。”

  “什麼?上次明明是你過分好不好。”沙羅瞪了他一眼。

  “沙羅,你可是第一個拒絕我的女子。可是,”他的唇邊揚起一絲優雅的笑容,“你知不知道越是這樣,越是引起我的興趣。”

  沙羅一楞,一時也不知該怎麼回答。

  “你到底想怎樣!”她的語氣開始不善。

  “到底怎樣?”源高明揮動了一下手中的檜扇,輕輕接住了一片飄落的楓葉,“賀茂沙羅,總有一天,你會乖乖成為我的人。”

  沙羅立時氣結,這個男人也未免太自信了吧。

  “源高明,你就別作夢了。”她沒好氣的回了一句。

  “是嗎?那麼,”源高明一抖扇子,那片楓葉慢慢飄落。“我們等著看吧。”說完,他一個曼妙的轉身,挾帶著一陣澀香緩緩離去。

  沙羅看著他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己到底是怎麼招惹上這個右大臣大人了。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旅前傳》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