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Vivibear->《尋找前世之旅前傳》->正文

陰陽師物語 第十一章 彩蝶飛

  隨著京城的紅葉漸漸濃艷起來,離佑姬臨產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按照習俗,因為迷信女子生產是一種汙穢,所以宮中女子一旦有孕,是必須出宮回娘家生產的,等產下孩子以後再入宮。所以佑姬回到了自己的娘家左大臣家待產。

  佑姬的貼身侍女小宰相和沙羅自然也跟著她回到了左大臣的府邸,左大臣和賀茂忠行大人也都松了一口氣,在宮裏的這些日子總算是平平安安,接下來就安心等待東宮的出生了。

  為了佑姬順利待產,皇上也特地讓晴明他們來了左大臣府舉行了一個驅邪儀式。

  再一次見到晴明,沙羅不由瞄了一眼他的肩膀,又想起上次的糗事,忽然覺得有點尷尬。

  晴明依舊淡淡笑著,仿佛知道她在想什麼。

  “我已經洗幹凈了。”他偏偏還來上那麼一句。

  “嗯,嗯,父親大人他還好嗎?”沙羅趕緊轉移了話題。這次的儀式忠行大人全都委托給了晴明。

  他笑了起來,道:“師父他很好。”

  “那麼保憲哥哥呢?是不是又在忙著約會新的情人了?”沙羅調皮的眨了眨眼。

  “保憲師兄他最近晚上一直都待在府裏,”晴明的語氣中也帶著一絲困惑。

  沙羅難以置信的搖了搖頭,道:“難道哥哥轉了性?”

  晴明看著她,頓了頓,又道:“沙羅,你……打算何時出宮?”

  “出宮?”她楞了一下,“我現在不是出來了嗎?”

  “我是說,你何時辭去女房一職?”

  “哦……等東宮出生之後吧。我也覺得做女房沒什麼好玩,想快點回家了。”沙羅低著頭道。

  晴明的臉上閃過一絲笑意。

  庭院裏的紅葉不停亂舞,猶如彩蝶紛飛,不時的落在院裏的青石板地上,偶而有幾片調皮的落在了晴明純白的狩衣上,輕輕的滑落,他靜靜的望著沙羅,不發一言。

  “要是真有那麼多蝴蝶飛舞,一定美極了。”沙羅微側過頭,望著紅葉說道。

  晴明輕輕一笑,忽然走到她身後,伸出雙手捂住了她的雙眼。”餵,晴明,你幹什麼!”沙羅被嚇了一跳,想去掰他的手,

  “沙羅,閉上眼睛,只要一會。”他低低道,她隱隱聽見他似乎念了什麼咒文。她不禁有些困惑,晴明他在搞什麼鬼?

  不一會兒,他慢慢移開了手。

  “可以睜眼了,沙羅。”他清透的聲音溫和的在她耳邊響起。”啊!”沙羅一睜開眼,不由驚呼出聲。眼前是怎樣一片情景,無數的紅葉已經幻化成了色彩斑斕的蝴蝶,在風中翩翩起舞,一時之間,滿院都是蝶舞飛揚,在這一瞬間,沙羅只覺自己置身於夢幻之中,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可是,一切又是那麼的美輪美奐。

  “好漂亮啊,。”沙羅喃喃道,剛要回頭去看晴明,發現他已經站在了她的身邊,接著只覺她自己的手被一團溫暖所包圍,低頭一看,晴明已經輕輕拉住了她的手。

  她的心,又猛的跳了起來……過度的緊張令她快透不過氣來……

  晴明,晴明拉住了她的手,怎麼辦,她該怎麼辦,她覺得自己的臉好像火燒一般,呼吸越來越困難了。

  好不容易她才穩住了心神,望向晴明,晴明的臉上竟也微微泛紅,她感覺到他的手心發燙,密密的沁出細汗來,難道晴明他,也會緊張嗎?沙羅的心裏也不由有些驚訝,原來雲淡風清的少年,也會有緊張的時候?原來,不止是她才會緊張……晴明,也一樣呢。

  想到這裏,她的呼吸慢慢通順起來,緊張的感覺也一點一點減少,更多的湧到心裏的,是溫柔的快要溶化的感覺,這樣拉著手的感覺好舒服,她的心裏像是灌滿了蜜糖一般,全是甜甜的味道。

  不知不覺中,她也拉緊了晴明的手,晴明感到了她的回應,手,收得更緊了。

  兩人攜手靜靜看著漫天彩蝶飛舞,沈浸於這溫柔的一刻,誰也不願意先放開手。

  “沙羅,右大臣大人又派人送信來了。”小宰相的聲音十分不合時宜的打破了這和諧的氣氛。

  晴明輕輕一揮右手,蝴蝶在瞬間又恢復成了紅葉,揚揚灑灑的落了下來。

  沙羅皺了皺眉,自從那天開始,源高明的情書又接二連三的出現,有時她還真滿佩服他的耐心,一直從宮裏送到左大臣府。

  “右大臣還真是對沙羅你上心呢,到了這裏,還每天情書不斷,真是讓人羨慕,沙羅,你就這麼狠心嗎?”小宰相一邊說著,一邊把信放到了沙羅的手裏,又衝她擠擠眼睛。

  沙羅感到這封信還真像個燙手的山芋,尤其是在晴明面前收到信,她覺得心裏有些不安。

  “好了,我也該去主持驅邪儀式了。”晴明的臉上又恢復了一貫的清冷,轉身離開了。

  沙羅呆呆的站在原地,望著晴明的背影,心中有些發悶。晴明,他是在生氣嗎?可惡的右大臣,為什麼偏偏這個時候送信來——

  這件事過後,沙羅幹脆拜托小宰相以後凡是右大臣的信都直接退回去,省得她見到心煩。

  滿庭紅葉在枝頭盡情的燃燒著,肆意張揚,如同積蓄了多年的力量一次的綻放出來,激烈而縱情。看著如此美好的紅葉,沙羅又不禁想起那一次,她和晴明,手拉手看著蝴蝶的情景,唇邊浮起了一個小小的笑容。

  如果能這樣,一直拉著手的話……

  她一邊想著,一邊無意中往旁邊看了一眼,正好看見小宰相鬼鬼祟祟的往門口走去,沙羅不由有些疑惑,最近的一段時間,小宰相的行蹤似乎有些飄忽,她也旁敲側擊問了幾次,但小宰相卻始終不肯回答。

  沙羅擡頭看了看天,天色已經很晚了,她這麼晚,想到哪裏去?想到這裏,沙羅猶豫了一下,也終於跟著她出了左大臣府,在街上東拐西拐後,尾隨她進了一間廢棄的府邸。

  這是一座荒涼,根本沒有人居住的府邸,小宰相怎麼會這麼晚來這裏?沙羅帶著不解,看到小宰相迅速的閃進了一個房間,她也跟了過去。只聽裏面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沈沈響起,“來了?”

  “嗯,大人,我真的很想您呢。”小宰相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嬌媚。

  沙羅楞了楞,難道小宰相只是來私會情郎?只是選在這種地方約會,這個情郎恐怕有古怪吧?

  她從格子窗邊向裏望去,只隱隱看見小宰相正親昵的和一個身穿濃緋色狩衣的男子相擁,那男子並未帶烏帽,只見一頭長發傾瀉如瀑布,他低垂著頭,輕吻小宰相的發絲,雖然看不清他的容貌,但沙羅已經感到了一股冰冷徹骨的涼意,這個男人,似乎不像是人類……

  “你說過,願意為我付出一切,哪怕是死,對不對?”他的聲音仿佛來自很遙遠的地方。

  “那是當然,大人,我願意為您而死。”小宰相柔聲道,她一邊說著,一邊替那男人寬衣解帶。

  啊咧咧,他們不會是要在這裏……沙羅臉上一紅,猶豫了一下,正在考慮要不要離開的時候,忽然聽見那男人的聲音又響起,“那麼,是時候為我死了。”

  沙羅心裏一驚,忍不住又朝裏面望了一眼,小宰相正把頭埋在那男人的懷裏,那男人忽然擡起頭來,在看清了他的臉時,沙羅不由大吃一驚,這男人的容貌風姿,居然和源高明有幾分相似,只是少了源高明的明艷,多了幾分鬼魅之氣,更像是一株在暗夜中幽幽綻放的血色櫻花。

  就在她打算先離開的時候,令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那男人的頭發忽然之間全都變成了火紅色,額上迅速的張出了兩個尖角,面目猙獰的露出尖牙,眼看就要往小宰相的脖子上咬去。

  沙羅大驚失色,原來這男人真是鬼怪!她吃驚之余輕呼了一聲,剛發出一點聲音,那男人立刻就發覺了,他微微一笑,道:“原來還有別的客人。”話音剛落,他的滿頭紅發就如野草一般瘋長,穿過移門,一下子卷住正想拔腿逃跑的沙羅,把她拖到了房間裏。

  饒是沙羅見過不少鬼怪,現在也嚇得不輕,只能怪自己好奇心太盛。

  那男人已經恢復了原來的容貌,站起身來,小宰相看到沙羅,只是驚叫了一聲,就軟軟的倒了下去。

  “你殺了她?”沙羅又驚又怒。

  “本來是這麼打算,”那男人緩緩的走了過來,彎下身子,擡起了她的下巴,“不過,我現在改變主意了。”

  “改變什麼主意?”聽他的話,小宰相好像沒事,她心裏松了一口氣,可是巨大的不安立刻又襲來。

  “你看起來似乎更好吃。”他笑得猶如風中搖曳的紫陽花。

  沙羅的嘴角開始抽搐,什,什麼,她更好吃?

  “你最好別吃我哦,吃,吃……我不好吃。皮粗肉厚,你一定咬不動。”她語無倫次的說著,使勁搖著頭。

  他哈哈大笑起來,道:“看來你不僅好吃,還很有趣,聽到我說要吃她還能說這麼多的女人,你是第一個。”他頓了頓,“既然這樣,不如我把你帶回去慢慢想想該怎麼吃你。“

  他伸出手,牢牢的捉住了沙羅的手腕。

  沙羅只覺眼前一片黑暗,意識開始喪失,在暈過去之前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晴明,救命!

  一陣紅色的煙霧過後,破落的房間只剩下了還處於昏迷中的小宰相。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旅前傳》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