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匪我思存->《東宮》->正文

第三十章

  我帶著阿渡匆忙走到了王帳外,大單於的大帳被稱為王帳,用了無數牛皮蒙制而成,上面還繪滿了艷麗的花飾,雪白的帳額上寫著祈福的吉祥句子,勾填的金粉被秋後的太陽光一照,筆劃明燦得教人幾乎不敢看。那些金晃晃的影子倒映在地上,一句半句,都是祈天的神佑。在那一片燦然的金光裏,我瞇起眼睛看著帳前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雖然他穿了一款西涼人常見的袍子,可是這個人一點兒也不像我們西涼人。他轉過頭來對我笑了笑,果然這個人不是西涼人,而是中原人。

  顧小五,那個販茶葉的商人。

  我不由得問他:”你來做什麼?“”娶你。“我目瞪口呆地看著他,過了好半晌才笑著問他:”餵,你又到這裏來販茶葉?“顧小五不再答話,而是慢吞吞用腳尖撥弄了一下地上的東西。

  我看到那樣事物,驚得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

  是一頭全身毛色黧黑的巨狼,比尋常野狼幾乎要大上一倍,簡直像一頭小馬駒,即使已經死得僵硬,卻依舊瞪著眼珠,仿佛準備隨時撲噬吞人。它唯有左眼上有一圈白毛,就像是蘸了馬奶畫上去的,雪白雪白。我揉了揉眼睛,楞了好一會兒,然後又蹲下來,拔掉它左眼上一根毛,那根毛從頭到梢都是白的,不是畫上去的,是真的白毛。

  這時王帳前已經聚滿了突厥的貴族,他們沈默地看著這離奇巨大的狼屍,有大膽的小孩衝上來,學著我的樣子拔掉它眼上的毛,對著太陽光看,然後嚷:”是白的!是白的!“小孩子們嘈雜的聲音令我心神不寧,阿翁的聲音卻透過人群直傳過來:”不論是不是我們突厥的人,都是勇士。“眾人們紛紛為大單於讓出一條路,阿翁慢慢地走出來,他看了地上的狼屍一眼,點了點頭,然後又對顧小五點了點頭,說道:”好!“要想大單於誇獎一句,那可比讓天亙山頭的雪化盡了還要難。可是顧小五殺掉了白眼狼王,大單於親口允諾過,誰能殺掉白眼狼王,就要把握嫁給誰。

  我可沒想到這個人會是顧小五。我跟在他後頭,不停地問他,到底是怎麼樣殺死白眼狼王的。

  他輕描淡寫地說:”我帶人販著茶葉路過,正好遇上狼群,就把這匹狼給打死了。“我微張著嘴,怎麼也不相信。據說月氏王帶了三萬人馬進了天亙山,也沒找見白眼狼王的一根毫毛,而顧小五販茶葉路過,就能打死白眼狼王?

  打死我也不信啊!

  可是大單於說過的話是一定要算數的,當下突厥的好些人都開始議論紛紛,眼見這個中原的茶販,真的就要迎娶西涼的公主了。顧小五被視作英雄,我還是覺得他是唬人的,可是那天赫失喝醉了酒,跟他吵嚷起來,兩個人比試了一場。

  他們的比試甚是無聊,竟然比在黑夜時分,到草原上去射蝙蝠,誰射的多,誰就贏了。

  只有射過蝙蝠的人,才知道那東西到底有多難射。

  突厥人雖然都覺得赫失贏定了,但還是打了賭。我也覺得赫失贏定了,雖然他右手的骨頭沒好,但即使赫失是用左手,整個突厥也沒有人能比得上他的神箭。

  這場比試不過短短半日工夫,就轟傳得人盡皆知。旁人都道赫失是想娶我,畢竟他是大單於帳下最厲害的武士,將來說不定還是大單於帳下最厲害的將軍。而我,雖然是西涼的公主,可是誰都知道大單於最喜歡我,如果娶了我,大單於也一定會更信任他。

  我卻覺得赫失不會有這許多奇怪的想法,我覺得也許是阿渡告訴他,我並不願意嫁給顧小五。

  雖然我隱隱綽綽覺得,顧小五不是尋常的茶葉販子。但我還是希望,自己不要這麼早就嫁人。

  突厥的祭司唱著贊歌,將羊血瀝到酒碗中,然後將酒碗遞給兩位即將比試的英雄,他們兩人都是一氣飲盡。今天晚上他們兩個就要一決高下。赫失乃是突厥族中赫赫有名的英雄,而顧小五,也因為白眼狼王的緣故,被很多突厥人視作了英雄,這兩個人的比試令所有人都蠢蠢欲動。而我心裏十分為難,不知道希望結果是怎麼樣的才好。

  如果顧小五贏了,我是不是真的得嫁給他了?

  如果赫失贏了呢?難道我要嫁給赫失嗎?

  我被這想法嚇了一跳,赫失只是代我教訓教訓顧小五,讓我不那麼狂妄,就像赫失平日教訓那些在阿渡帳篷外頭唱歌的小子們,如果他們鬧騰得太厲害,赫失就會想法子讓他們安靜下來。我想這是一樣的,顧小五殺了白眼狼王,任憑誰都是不服氣的。他還渾不在乎,公然就對阿翁說,他要娶我。

  所以赫失才會想要出手教訓教訓他。

  這次的比試,連大單於都聽說了,他興致勃勃,要親自去看一看。我忐忑不安,跟在阿翁身後,隨著瞧熱鬧的人一起,一湧而出,一直走到了河邊。大單於帳前的武士抱來了箭,將那些箭分別堆在兩人的足邊。赫失拿著他自己的弓,他見顧小五兩手空空,便對顧小五說道:”把我的弓借給你。“顧小五點點頭,大單於卻笑道:”在我們突厥人的營地裏,難道還找不到一張弓嗎?“大單於將一張鐵弓賜給顧小五,我可替顧小五犯起難來,這張鐵弓比尋常的弓都要重,以他那副文弱模樣,只怕要拉開弓都難。赫失只怕也想到這點,他不願占顧小五的便宜,對大單於說:”還是讓他用我的弓,大單於就將這張弓賜給我用吧。“大單於搖了搖頭,說道:”連一張弓都挽不開,難道還想娶我的外孫女嗎?“圍觀的人都笑起來,好多突厥人都不相信白眼狼王真的是顧小五殺的,所以他們仍舊存著一絲輕蔑之意。顧小五捧著那張弓,似乎彈琴一般,用手指撥了撥弓弦。弓弦錚錚作響,圍觀的人笑聲更大了,他本來就生得白凈斯文,像是突厥貴族帳中那些買來的中原樂師,現在又這樣彈著弓弦,更加令突厥人瞧不起。

  天色漸漸暗下來,河邊的天空中飛滿了蝙蝠。大單於點了點頭,說道:”開始吧。“赫失和顧小五身邊都堆著一百支箭,誰先射到一百只蝙蝠,誰就贏了。赫失首先張開了弓,他雖然用左手,可是箭無虛發,看得人眼花繚亂,只不過一眨眼的工夫,只見蝙蝠紛紛從天上跌下來。而這邊的顧小五,卻慢條斯理,抽了五支箭,慢慢搭上弓弦。

  我叫了聲”顧小五“,雖然我不知道他會不會射箭,可是他也應該知道箭是一支一支射的啊。顧小五回過頭,對我笑了笑,然後挽開了弓。

  老實說,我壓根兒就沒有想到,他輕輕松松就拉開了那張弓。不僅拉開了弓,而且五箭連發,快如流星一般,幾乎是首尾相聯,旁邊的人都不由得驚呼。”連珠箭!連珠箭!“好幾個突厥貴族都在震驚地叫喊,連大單於也情不自禁地點了點頭。中原有位大將善使連珠箭,曾經與突厥對陣,便是用這連珠箭法,射殺了突厥的左屠耆王。可那畢竟是傳說,數十年過去了,突厥的貴族們再也沒有見過連珠箭。而顧小五更是一氣呵成,次次五箭連發,那些蝙蝠雖然亂飛,但禁不住他箭箭連發,一只只黑色的蝙蝠墜在他足邊,就像一場零亂的急雨。赫失雖然射得快,可是卻沒有他這般快,不一會兒顧小五就射完了那一百支箭。奴隸們拾起蝙蝠,在河岸邊累成黑壓壓的一團,一百只蝙蝠就像是一百朵詭異的黑色花朵,疊在一起變成碩大的黑色小丘。

  赫失雖然也射下了一百只蝙蝠,可是他比顧小五要射的慢。赫失臉色平靜,說道:”我輸了。“顧小五說道:”我用強弓,方才能發連珠箭,如果換了你的弓,我一定比你慢。而且你右手不便,全憑左手用力,如果要說我贏了你,那是我勝之不武。

  咱們倆誰也沒有輸,你是真正的勇士,如果你的手沒有受傷,我一定比不過你。“顧小五的箭技已經震住了所有人,見他這樣坦然相陳,人群不由得轟然叫了一聲好。突厥人性情疏朗,最喜行事痛快,顧小五這樣的人,可大大地對了突厥人的脾氣。大單於爽快地笑了:”不錯,咱們突厥的勇士,也沒有輸。“他註視著顧小五,道,”中原人,說吧,你想要什麼樣的賞賜?“”大單於,您已經將最寶貴的東西賜予了我。“顧小五似乎是在微笑,”在這世上,有什麼比您的小公主更寶貴的呢?“大單於哈哈大笑,其他的突厥貴族也興高采烈,這樁婚事,竟然就真的這樣定下來了。

  祭司選了吉期,趁著秋高氣爽的好天氣,就要為我們舉辦婚禮。我心裏猶豫得很,悄悄問阿渡:”你覺得,我是嫁給這個人好,還是不嫁給這個人好?“阿渡用她烏黑的眼睛看著我,她的眼睛裏永遠只是一片鎮定安詳。我自己也拿不定主意,最後我終於大著膽子,約顧小五在河邊見面。

  我也不知道要對他說什麼,可是如果真到這樣稀裏糊塗嫁了他,總覺得有點兒不安似的。

  秋天的晚上,夜風吹來已經頗有涼意,我裹緊了皮袍子,徘徊在河邊,聽著河水”嘩嘩“地響著,遠處傳來大雁的鳴叫聲,我擡起頭張望。西邊已經有一顆明亮的大星升起來,天空是深紫色的,就像是葡萄凍子一般。

  風吹得芨芨草”沙沙“作響,顧小五踏著芨芨草,朝著我走過來。

  我突然覺得心裏一陣發慌。他穿了突厥人的袍子,像所有突厥人一般,腰間還插著一柄彎刀。這些日子以來,顧小五甚得大單於的喜歡,他不僅箭法精獨,而且又會說突厥話,雖然他是個中原人,可是大單於越來越信任他,還將自己的鐵弓賜給了他。而赫失自從那晚比試之後,跟他幾乎成了兄弟一般。顧小五教赫失怎麼樣使連珠箭,赫失也將草原上的一些事教給他。大單於每次看到他們兩個,都會禁不住欣慰地點頭。赫失甚至同顧小五交換了腰刀——突厥人換刀,其實就是結義,上陣殺敵,結義兄弟比親兄弟還要親,都肯為對方而死。所以顧小五的腰帶上,其實插的是赫失的彎刀,我一看到那柄刀,就想起來,赫失曾經將它遞到我手裏,催促我先走。

  顧小五也瞧見了我,他遠遠就對我笑了笑,我也對他笑了笑。看到他的笑容,我忽然就鎮定下來,雖然我沒有說話,他也沒有說話,可是他一定懂得,我為什麼將他約到這裏來。果然的,他對我說道:”我帶了一樣事物給你。“我的心怦怦地跳起來,不會是腰帶吧?如果他要將自己的腰帶送給我,我該怎麼樣回答呢?按照突厥和西涼的風俗,男人要在唱歌之後才送出腰帶……他都沒有對我唱過歌。我心裏覺得怪難為情的,一顆心也跳得又急又快,耳中卻聽到他說:”你晚上沒吃飽吧?我帶了一大塊烤羊排給你!“我頓時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鼓著腮幫子,老半天才蹦出一句:”你才沒吃飽呢!“顧小五一臉的莫名其妙:”我當然吃飽了啊……我看你晚上都沒吃什麼,所以才帶了塊羊排給你。“我悶不做聲生著氣,聽著遠處不知名的鳥兒唱歌。河水”嘩嘩“地響著,水裏有條魚跳起來,濺起一片水花。顧小五將那一大塊噴香的羊排擱在我面前,我晚上確實也沒有吃什麼,因為我惦記著跟顧小五在河邊約會的事情,所以晚上的時候根本就是食不知味。現在看到這香噴噴的羊排,我肚子裏竟然咕嚕嚕響起來。他大笑著將刀子遞給我,說:”吃吧!“羊排真好吃啊!我吃得滿嘴流油,興高采烈地問他:”你怎麼知道我愛吃羊排?“顧小五說了句中原話,我沒聽懂,他又用突厥話對我說了一遍,原來是:”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一句話,不知為什麼心裏倒是一動。有心人,什麼樣的人才叫有心人呢?雖然我和顧小五認識並不久,可是我一直覺得,我已經同他認識很久了。也許是因為我們之間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每次都是他幫助我,保護我。雖然他每次說的話總惹我生氣,可是這句話,卻叫我生氣不起來。

  我們兩個沈默地坐在河邊,遠處飄來突厥人的歌聲,那是細微低婉的情歌,突厥的勇士總要在自己心愛的姑娘帳篷外唱歌,將自己的心裏話都唱給她聽。

  我從來沒有覺得歌聲這般動聽,飄渺得如同仙樂一般。河邊草叢裏飛起的螢火蟲,像是一顆顆飄渺的流星,又像是誰隨手撒下的一把金砂。我甚至覺得,那些熠熠發光的小蟲子,是天神的使者,它們提著精巧的燈籠,一點點閃爍在清涼的夜色裏。河那邊的營地裏也散落著星星點點的火光,歡聲笑語都像是隔了一重天。我忽然體會到,如果天神從九重天上的雲端俯瞰人間,會不會也是這樣的感受?這樣飄渺,這樣虛幻,這樣遙遠而模糊。

上一頁 《東宮》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