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文淵書閣->匪我思存->《東宮》->正文

第四十一章

  領隊的高麗人急了,比劃著和那人求情,說要走就一起走,我也幫著懇求,那人被我們怪腔怪調的中原官話吵得頭昏腦脹:“再不走就統統留下思密達!”

  我們猶是一副不死心的樣子,圍著那人七嘴八舌,這時後面等候的隊伍越來越長,更多人不耐煩了,紛紛鼓噪起來。本來天朝與高麗多年交戰,中原人對高麗人就頗有微辭,現在更是冷嘲熱諷,說高麗人最是喧嘩不守規矩。

  那些高麗商人氣得面紅耳赤,便欲揎拳打架。校尉看著這些人就要打起來,怕鬧出大事來,更怕這裏堵的人越來越多,連忙手一揮:“就剛才我指的那兩個高麗人不準出城,其他的轟出去!”

  我們一群人帶馬隊被轟出了城門,那兩名高麗商人無可奈何地被留在城內。我心中好生愧疚,領隊卻悄悄拉了拉我的衣袖,朝我伸了伸手。

  我沒弄懂他的意思,領隊便撚著胡子笑起來,用不甚熟稔的中原話說:“給錢!”

  我大是驚詫:“米羅不是給過你錢了嗎?”

  那領隊的高麗人狡猾地一笑:“兩個人,城裏,加錢。”

  我想到他們有兩個同伴被扣在了城裏,便命阿渡給了他一片金葉子。

  後來我深悔自己的大方。

  那高麗人看到金葉子,眼睛裏差點沒放出光來。後來一路上,那高麗人時時處處都找借口,吃飯的時候要我們給錢,住客棧的時候要我們給錢,總是漫天要價。我雖然不怎麼聰明,可是這三年來幾乎天天跟阿渡在上京街頭混,什麼東西要花多少錢買,我還是知道的。尋常兩片金葉子就可以買下一間宅子,那高麗人卻吃一頓飯也要我們一片金葉子,把我們當冤大頭來宰。我想反正這些錢全是李承鄞的,所以花起來一點兒也不心疼,再說他們確實有同伴被攔在城裏,讓那些高麗人占點便宜也不算什麼,於是只裝作不懂市價而已。那些高麗人雖然貪婪,不過極是吃苦,每日天不亮就起床,直到日落才歇腳。每日要行八九個時辰,我三年沒有這麼長時間地騎馬了,顛地我骨頭疼,每天晚上一到歇腳的客棧,我頭一挨枕頭就能睡著。

  這天夜裏我睡得正香,阿渡突然將我搖醒了。她單手持刀,黑暗中我看到她眼睛裏的亮光,我連忙爬起來,低聲問:“是李承鄞的人追上來了?”

  阿渡搖了搖頭,也不知道是她不知道,還是她沒猜出來。

  我們伏在夜色中靜靜等候,忽然聽到“嗤”的一聲輕響,若是不留意,根本聽不到。只見一根細竹管刺破了窗紙,伸了進來。阿渡與我面面相覷,那只細竹管裏突然冒出白煙來,我一聞到那味道,便覺得手足發軟,再也站不住,原來吹進來的這白煙竟然是迷香。阿渡搶上一步,用拇指堵住竹管,捏住那管子,突然往外用力一戳。

  只聽一聲低呼,外頭“咕咚”一聲,仿佛重物落地。我頭暈眼花,阿渡打開窗子,清新的風讓我清醒了些,她又餵給我一些水,我這才覺得迷香的藥力漸漸散去。阿渡打開房門,走廊上倒著一個人,竟然是領隊的那個高麗人,他被那迷香細管戳中了要穴,現在大張著嘴僵坐在那裏。阿渡拿出刀子擱在他頸上,然後看著我。

  我唯恐另有隱情,對阿渡說:“把他拖進來,我們先審審。”

  阿渡將他拖了進來,重新關好門。我踢了那人一腳,問:“你到底是什麼人?”

  那人甚是倔強:“要殺便殺,大丈夫行走江湖,既然失手,何必再問。”

  “哦,原來用迷香這種下三濫招數也算是大丈夫?”

  那人臉上卻毫無愧疚之意,大聲道:“為了贏,不擇手段!”

  我說:“現在你可是輸了!”

  那人還待要犟嘴,阿渡在他腿上輕輕割了一刀,頓時血流如註。他便殺豬似的叫起來,再問他什麼他都肯說。原來這個高麗人看我們出手大方,愈加眼紅,便起了殺人劫財之意,原是想用迷香將我和阿渡迷倒,沒想到剛剛吹進迷香,就被阿渡反戳中了穴道。

  “原來是個假裝成商人的強盜!”我又踢了他一腳,“快說!你們到底害過多少人?”

  那人涕淚交加,連連求饒,說他真的是正當商人,不過一時起了貪念,所以才會這樣糊塗。從前從來沒有害過人,家中還有七十歲的老母和三歲的幼子……是不是每個人都是這樣貪得無厭?這個高麗人想要更多的錢財,官員想要當更大的官,而皇帝永遠想著要更大的疆域。所以年年征戰,永無止息。

  從來沒有滿足的時候。

  我又想起了李承鄞,那個小王子,終究是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他的父皇用皇位誘惑著他,他便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

  而我,其實只不過想要一個人,陪我在西涼,放馬、牧羊。這樣簡簡單單的欲望,卻沒有辦法達成了。

  阿渡輕輕地用刀柄敲在高麗人的頭上,他頭一歪就昏過去了。我和阿渡將他綁在桌子底下,然後堵上他的嘴。阿渡比劃著問我要不要殺他,我搖頭:“這個人醒過來也不敢報官,畢竟是他先要謀財害命。就把他綁在這裏吧,我們不能再跟他們一路了,正好改向西行。”

  我們怕露了行跡,天沒亮就離了客棧。騎馬走了好一陣子,太陽才出來,到了下午,在一處集市上將馬賣了,又買了一架牛車,我和阿渡扮成是農人與農婦的樣子,慢慢往西行去。

  追兵自然還是有的,很多時候大隊人馬從後頭直追上來,我們這樣破舊的牛車,他們根本就不多看一眼,風馳電掣般過去了。每到一城就盤查得更嚴,可是我和阿渡有時候根本就不進城,繞著鄉間的小路而行。一路行來自然極是辛苦,也不知道走了有多久,終於走到了玉門關。

  看到兩山之間扼守的雄關,我終於振奮了起來。

  只要一出關,就是西域諸國的地界,李承鄞哪怕現在當了皇帝,如果硬要派追兵出關去,只怕也會讓西域諸國嘩然,以為他是要宣戰,到時候真打起仗來,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正因為如此,玉門關內亦張貼了緝拿欽犯的海捕文告,我和阿渡扮成男人的樣子赫然被畫在上頭,不過名字可不是我們倆的。

  說實話,那畫畫得可真像,李承鄞只見過一次我穿男裝,難為他也能命人畫得出來。

  不過現在我和阿渡都是女裝,海捕文告上通緝的江洋大盜可是男人,所以我和阿渡就排在了過關的隊伍裏。只是我們沒有過關的文牒,怎麼樣混出關去,卻是一樁難事。

  我並不緊張,我包裏有不少金銀,阿渡武功過人,真遇上什麼事,先打上一架,打不贏我們再用錢收買好了。

  沒想到這次我們既打不贏,也沒法子收買。

  我瞧著關下的將軍。

  裴照。

  我覺得李承鄞真是狡猾,我便是繞著全天下跟他兜個圈子,仍舊得從玉門關出去,才能回去西涼。現在他派裴照來守住玉門關,挨個挨個盤查,就算是阿渡武功過人,試圖硬闖,這玉門關常年駐著數萬人的大軍,真要打起來驚動了大軍,我和阿渡只怕插著翅膀也飛不出去。

  我對裴照笑了笑,裴照也對我笑了笑。

  我說:“裴將軍,你怎麼會在這裏呢?”

  裴照道:“末將受殿下差遣,來這裏追捕逃犯。”

  我竟然還笑得出來:“裴將軍乃是金吾將軍,統領東宮三千羽林,不知是何等逃犯,竟然驚動了將軍,一直追到玉門關來。”

  裴照不動聲色,淡淡地道:“自然是欽命要犯。”

  我又笑了兩聲:“欽命要犯……”

  阿渡微微一動,關隘上頭的雉堞之後,便出現了無數兵甲,他們引著長弓,沈默地用羽箭指著我們。

  我嘆了口氣,對裴照說道:“反正我今日無論如何都要出關去,你若是想阻我,便將我亂箭射死在關門之下吧,反正這樣的事你也不止幹了一次了。”

  裴照卻道:“太子妃誤解殿下了,殿下待太子妃,實在是一片癡心。”

  我道:“什麼癡心不癡心,我和他恩斷義絕,你不用再在我面前提他。”

  裴照道:“承天門失火,並不是燈燭走水。”

  我微微一驚。

  “上元萬民同歡,實在沒有辦法關閉城門,殿下憂心如焚,唯恐刺客將太子妃挾制出城,再難追捕,所以狠心下令,命人暗中放火,燒了承天門。”裴照語氣仍舊是淡淡的,“殿下為了太子妃,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為何太子妃,卻不能原宥殿下。”

  這消息太讓我震驚,我半天說不出話來。承天門乃是皇權的象征,自從承天門失火,朝中議論紛紛,皇帝為此還下了罪己詔,將失德的責任攬到自己身上。我做夢也沒有想過,那不是偶然的失火,竟然是李承鄞命人放的火。

  裴照道:“殿下身為儲君,有種種不得已之處。那日射殺刺客,誤傷阿渡姑娘,乃是末將一意孤行,太子妃若要見罪,末將自然領受,太子妃不要因此錯怪了殿下。”

  我雖然沒什麼心機,卻也不是傻子,我說道:“你休在這裏騙我了。”

  裴照道:“末將不敢。”

  我冷冷地道:“你有什麼不敢的,不是君命難違麼?沒有他下令,你敢調動羽林軍圍殲?沒有他下令,你敢叫人放箭?你將這些事全攬到自己身上,不過是想勸我回去,我再不會上你們的當。裴照,三年前我在忘川崖上縱身一跳,那時候我以為我再不會見到你們。這三年我忘了一切,可是你大約從來不曾想過,我竟然會重新想起來。李承鄞做的那些事情,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他,你今日不放我出關,我便會硬闖,要殺要剮隨你們便是了。”

  裴照神色震動地看著我,他大約做夢也沒有想到我會想起一切事來,他怔怔地看著我,就像是要用目光將我整個人都看穿似的。我突然覺得心虛起來,這個人對李承鄞可不是一般的忠心,他今天到底會怎麼做呢?

  裴照沈默了好久,忽然道:“不會。”

  我覺得莫名其妙:“什麼不會?”

  他擡起眼睛來看我:“那日太子妃問,若是刺客抓著您,末將會不會也命人放亂箭將您和刺客一起射死?末將現在答,不會。”

  我突然地明白過來,我朝阿渡打了個手勢,阿渡拔出刀來,便架在我脖子裏。

  我說:“開關!”

  裴照大聲道:“刺客挾制太子妃,不要誤傷了太子妃,快快開關。”

  關門被打開,沈重的門扇要得數十人才能一分一分地推動,外頭刺眼灼人的烈日直射進來,白晃晃的,曬在人身上竟微微發疼。

  玉門關外的太陽便是這般火辣,我按捺住狂喜,便要朝著玉門關外策馬奔去。

  突然聽到身後馬蹄聲大作,一隊騎兵正朝這邊奔馳過來。迎面旌旗招展,我看到旗幟上赫然繡著的龍紋,來不及多想,等再近些,那些馬蹄踏起的揚塵劈頭蓋臉而來,我瞇著眼睛看著這隊越馳越近的人馬,才發現為首的竟然是李承鄞。

上一頁 《東宮》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