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小說 | 韓流小說 | 影視小說 | 歷史軍事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小橋老樹->《官路風流(侯衛東官場筆記)》->正文

正文 第八百五十八~六十章 發展速度

  第八百五十八章發展速度(上)

  吳興彬是精工集團在嶺西總負責人,他直接參加了集團在茂雲的投資,對情況很了解,道:“精工集團在西路縣不少投資,劉剛這位國土局長還是挺配合。喬琳知道我們和祝書記關系不錯,似乎想通過我們找到祝書記。”

  李晶太了解嶺西人的心態,道:“喬琳頭腦不清醒啊,人走茶涼,這是古訓。就算劉剛當初照顧了精工集團,現在他出了事,大家避之不及,誰願意拖著新領導和老領導下水。”

  她頓了頓,道:“若是劉剛不死,只是被關了起來,說不定還有領導要伸出援助之手。現在人死燈滅,所有秘密帶到天國,他就失去了價值。”

  “這倒是,只是喬琳沒有想通這一點,況且,精工集團和劉剛確實沒有什麼隱密的交易。”吳興彬不停地點頭。

  李晶看人的本領比吳興彬高得太多,道:“她這樣病急亂投醫,恐怕手裏還真沒有什麼過得硬的把柄。”

  吳興彬原先在國有公司只是普通中幹,隨著精工集團的發展,他成了坐鎮一方的人物,經濟收入自然直線上升。聊了幾句劉剛的話題,他搓了搓手,臉上露出興奮之色,道:“侯市長來到茂雲,對我們精工集團是天大的好事,我已經準備了下一步的投資計劃。”

  李晶擺了擺手,道:“你先別興奮,侯衛東這人是鐵腕,很有性格,沒有摸清楚他的想法,下一步投資計劃就是空了吹。”出於對侯衛東的了解,她並沒有同吳興彬一樣樂觀。

  “侯市長要提拔,總得要政績吧,我們如今已經是規模企業,放在哪裏都受歡迎。”吳興彬是李晶身邊的人,這些年,他通過暗自觀察,得出李晶絕對和侯衛東百分之百有染的推斷,因此,對在茂雲的投資很有信心。

  李晶的心情要復雜得多,道:“我看了投資計劃再說。”

  精工集團目前已經是大企業了,手下養了一大幫人,必須得有事情做,才能維持正常運轉,才能保持人員隊伍的穩定。當三口之家的家長和當三十口之家的家長,運轉思路是絕然不同的。

  夜晚,李晶睡在床上輾轉反側,“侯衛東”三個字如一個又一個的妖精,不顧死活地往著腦子裏迸,以前遠在香港或是美國,她的感覺還稍好一些,此時回到國內,睡在床上能看到嶺西的燈光,她仿佛能聞到侯衛東身上散發出來的汗臭味。

  她知道,自己的身體渴望了。

  在創業階段的不堪回首的經歷,讓她對除了侯衛東以外男人的親近產生了強烈排斥,這不僅是心理上的排斥,同時也是身體上的本能反應。

  “人生是不會完美的,有得就有失,能擁有精工集團,能有小醜醜兩兄弟,也應該知足了。”在夜晚輾轉之時,李晶總是會用類似的思維來安慰自己。

  第二天早上,侯衛東給廳裏打了電話,安排了幾件小事,便直接去醫院。

  醫院裏,大周和小周都到了,圍坐在屋裏。周昌全並沒有穿帶著醫院標誌的病服,而是穿著寬松的家居服。寬寬的衣服裹在身上,讓侯衛東覺得周昌全比以前更瘦。

  在以前,周昌全的臉削瘦得有力量,現在,臉上幾乎沒有肉,皮膚之下就是頭骨,看著讓人心緊。

  侯衛東暗自嘆息一聲,臉上表情無異,與大周、小周打過招呼,也扯了一張板凳,坐在病床前。

  周昌全精神狀態挺不錯,見侯衛東來了,挺高興,嘴裏還開著玩笑,道:“衛東,你這位四百萬人口的市長,不去坐鎮茂雲,跑到我這裏做什麼。”

  “現在還沒有到茂雲去報到,輕閑得很。”侯衛東要為周昌全的病情保密,他就選擇了說實話。此時他掛著副秘書長的官職,幾乎沒有在省政府辦公廳做什麼事,只是等著去報到。

  周昌全笑了笑,道:“茂雲那邊一大攤子事情,你也逍遙不了幾天,很快就要去報到。”

  到茂雲上任也就是這一段時間的事情,對此,侯衛東心知肚明,他道:“即將到茂雲上任,心裏總有些忐忑,老領導,您得傳點真經。”

  在侯衛東沒有來之前,一家人都圍繞在病床前,噓寒問暖,搞得周昌全在感受家人的溫暖同時,也覺得自已似乎成了沒有什麼用的老者。當侯衛東問起了工作上的事情,頓時來了精神。

  他坐直了身體,道:“衛東主政過成津縣,幹得很不錯嘛,特別是整治礦業秩序,得到了省裏的認可。我才讓你到茂雲去的時候,個別同誌還有看法,覺得你年輕了,沒有經驗,實踐證明,我的眼光不錯。茂雲的情況和成津就很相似,都是以礦山經濟為主,出現的問題也差不多。省裏讓你去茂雲,是經過精心考慮的。”

  說到這裏,他想起祝焱已經成為了省委常委、組織部長,把話繞了繞,道:“這幾年,祝部長將茂雲的基礎奠定得很紮實,經濟增長率長期在省裏排名前列,如今茂雲財政也有錢了,你這個市長當起來就不怕手長衣袖短。”

  周昌全所說,恰好侯衛東感到壓力最大的地方,茂雲這幾年發展極為快速,經濟增長率數年排名在全省靠前。而茂雲得到如此快速的發展與礦山經濟有著直接的關系,這種經濟能否可持續地始終快速發展,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而且,四處開化的礦山經濟已經給茂雲帶來了環境問題和安全問題,侯衛東在省政府工作期間,已經接觸到了此類問題。

  侯衛東在周昌全面前也就沒有隱瞞,道:“前幾年,茂雲發展得太快,總量上去了,財政收入增加了,這是好事。可是茂雲這種比較單一的發展模式不能持久,如今老百姓的公民意識在不斷覺醒,遲早會對生態環境提出更高的要求。我現在還有放緩經濟發展的想法,當然,這不太現實。”

  周昌全聞言坐直了身體,侯衛東的想法與他的想法是不謀而合,他對坐在一旁走神的小周道:“你在國外學了幾年,把傳統禮節忘記了,衛東雖然不算是客人,你也得把茶水泡上,不要用醫院的杯子,就用休宏帶來的那一套茶具。”

  侯衛東連忙道:“小周哥,你別客氣,我自己動手。”

  小周道:“衛東市長還是坐著陪我爸聊天,你沒有來的時候,他沒精打采,鬧著要出院,你一來,他立馬精神抖摟。”

  楚休宏提著幾本書,走到門口,剛剛聽到裏面的對話,他飛快地進屋,將書放在周昌全的桌旁,接過小周的杯子,道:“小周哥,還是我來。”

  小周順勢就將杯子遞給了楚休宏。

  周昌全從床上下來,坐在了侯衛東身旁,道:“你能有如此想法,說明是真的成熟了。茂雲除了礦山產業,其他產業都很薄弱,我最擔心的是茂雲增長速度過快,會對茂雲的礦產進行掠奪性開采,會對環境造成大的破壞,甚至還要引起地質災害。”

  他感慨了一句:“我們總得為子孫後代留些什麼。若是照現在這樣的做法,留給子孫的空山黑河。”

  侯衛東道:“老領導,我的想法是盡量維持合適的發展速度,同時加強茂雲的綜合發展。以現在的考核機制,發展速度慢了,省委省政府會對茂雲的意見,對茂雲的整體排名也有影響。所以總的方針是依托礦山經濟,尋找新的支柱產業。比如茂雲是大山連綿,大山深處景色優美,可是開發旅遊。”

  小周在一旁插話道:“衛東市長,以茂雲的條件,旅遊是很難成為支撐的,不過,搞好的旅遊業對房地產很有好處。茂雲要想保持現有的增長速度,在礦山投入降低以後,還得靠房地產。”

  侯衛東聞言一動,暗道:“如今大周和小周都從國外回來,音樂網站似乎也沒有什麼效益,莫非,小周是想做房地產。”

  在嶺西有一種說法,大領導的兒子做房地產,親戚就進政府機關。在以前的沙州,最成功的房地產商是政協主席步海雲的兒子步高。因此,侯衛東聽到小周的說法,馬上就朝這方面考慮。

  侯衛東原本是想在病房裏聊一個小時左右,豈知周昌全談興甚高,不知不覺,時間就到了十一點。

  周昌全在衣櫃裏拿了外套,道:“你別走了,中午我們一起吃飯,你到沙州印象訂點沙州本地菜,醫院的清湯寡水,按梁山好漢的話來說,淡出個鳥。”

  得了胰腺癌,加上轉移,基本上等於判死刑,家裏人並不反對周昌全出去吃飯。

  正準備吃飯之時,原沙州市長劉兵也過來看望周昌全。

  劉兵和周昌全也搭過班子,兩人配合工作時,也有不少疙瘩,此時,原先的疙瘩似乎也消散了大半。

  吃完午飯,周昌全的精神稍有些委頓,侯衛東趕緊將其送回醫院。

  從醫院出來,已經是下午兩點。

  侯衛東想起與李晶的約定,心裏有了一絲猶豫,如果到家裏去見面,其結果肯定可想而知。約在辦公室見面,等於將李晶拒之千裏。可是想著遠在大洋彼岸的小醜醜兄弟倆,他的心軟了。

  在從前,與李晶在一起並沒有什麼障礙,可是與郭蘭在一起以後,他從心裏覺得再與李晶保持著曖昧則是褻瀆郭蘭。

  思來想後,侯衛東還是給李晶打去電話。

  李晶接到電話,挺高興,道:“晚上有空嗎,我到超市去買點菜,我做飯給你吃。”

  下定決心要與李晶見面,侯衛東也就不再推三阻四,道:“下班以後,我就過來。”

  李晶得到了肯定的答復以後,將手裏的精工集團在茂雲的投資計劃書拋在了一邊,換上比較樸素的運動服,到小區外不遠處的一家大型超市去買菜。

  在香港這幾年,她習慣了海鮮的味道,這一家超市的海鮮還算新鮮,只是價錢比在香港還要貴一些。對於精工集團董事長來說,價錢不在其考慮範圍之內,她只在意海鮮的質量。

  精挑細選以後,李晶樂滋滋地回到了屋裏,她不時看著表,算著侯衛東到來的時間。

  (第八百五十八章完)

  第八百五十九章發展速度(中)

  聽到門鈴聲響,李晶如小貓一樣跳了起來,來到門邊,吸了一口氣,手放在門把上,慢慢地壓下去。

  打開門,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出現在眼前。

  “猴子,我好想你啊。”等到關上門,李晶猛地跳在了侯衛東身上,雙腿環繞在他的腰間,比十七八歲的年輕女孩子還要敏捷。

  侯衛東沒有提防會受到如此猛烈的歡迎,當李晶的嘴唇迎上來之時,他下意識稍稍往後縮了縮,然後這才迎接了溫潤嘲濕的嘴唇。

  “你一個人?”

  “當然。”

  李晶就如抓住了俘虜的蜘蛛精,緊緊纏繞著心愛的男人,這個男人經常是遠在天邊,如今近在眼前,她舍不得離開。菏爾蒙在身體裏飛蕩,也到了要爆發的臨界點。

  侯衛東心裏原先還有些疙瘩,此時被如火一般的熱情的李晶所燃燒掉,他轉了轉身,將李晶抵在墻上,猛力地吻著。

  十來分鐘以後,李晶緩過氣來,笑道:“放我下來,你的體力還是那麼好,要是換成個胖子,早就累得喘不過氣來。”

  侯衛東腰腿也開始發酸了,將李晶放下來,道:“我的習慣還好,天天都堅持鍛煉,更主要的是你的身材保持得好,如果你長成大胖子,我多半早就抱不動了。”

  李晶生了小小醜醜以後,與少女時代相比,身材還是有些走樣,最近,她請了專業教練,天天練習以恢復身材。砸出去一疊疊的錢,總算讓身材保持得還行,不過,隨著年齡增長,皮下脂肪還是不可避免多了,皮膚彈性也稍遜少女時代。

  兩人從纏繞狀態分開以後,互相看了看,漸漸又找回了多年前的感覺。

  “我這裏建了個按摩池,試一試。”李晶說了這句話,臉上還帶著些紅暈。

  “走吧。”

  侯衛東來到了按摩池子旁邊,李晶打開了旁邊的衣櫃,取出一套衣服,道:“這是給你準備的衣服,純棉的,穿著舒服。”她將衣服放在一邊,走過來,從後面用雙臂環繞著心愛的男人,道:“猴子,你的味道真好聞。”

  此時的李晶沒有了精工集團董事長的殺伐果斷,更多是小女人的柔情蜜意,她細心地為她的“猴子”脫下衣服,當豐腴的身體貼在依然健壯的肌膚上,她感到深深迷醉,既滿足了身體的渴望,又同時滿足了心理的需要。

  在水池裏滾動一次,兩人回到床上。侯衛東枕著頭睡著以後,又被一陣溫潤弄醒。

  當兩人穿上衣服以後,街道已亮,遠處一幢建築上射出兩股燈光,一會交錯,一會分開,照亮了夜空。

  “餓了吧。”

  “沒有。秀色可餐,怎麼會餓。”

  “你這是哄我高興,我都是兩個孩子的媽了,一大把年齡。”李晶一邊自嘲,一邊卻在鏡前照來照去,從鏡子反饋的情況來看,她依然保持著苗條且不失豐滿的身材。

  這一段時間,吳興彬總是雄心勃勃地要在茂雲攻城掠地,不停在李晶耳朵裏灌輸著這些話題,還送了一份投資計劃書。李晶在等待侯衛東時,也將這份投資計劃書認真研究一番,客觀來說,這份投資計劃書還是不錯的。如今見了侯衛東,李晶卻沒有提起這份計劃書,在風化雪月之夜,談起這些事,難免太煞風景。

  精工集團在茂雲有著大量投資,且多是礦產,還涉及到房地產開發項目,都是最賺錢的項目。想到這一點,侯衛東心裏隱隱感到有些壓力。他原本想在今天給李晶談一談工作上的事,可是見到李晶情緒很好,也就將壓在手裏的話收了回去。

  到了十一點,侯衛東還是硬著心腸說了告別。

  在離開時,李晶站在門口,道:“我就不送你了。”

  “不用送。”

  “那再抱一抱我。”

  侯衛東張開懷抱,李晶緊緊用雙手抱住了他的寬闊胸膛。等到侯衛東離開,她站在窗邊,不停地張望著。

  開著奧迪車出了小區,侯衛東心裏反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情緒,他與李晶交往的時間很早,可以前追到九十年代中期,當初正是在青林鎮開石場。那時青春熱血或是青春飛揚,李晶的事業也剛剛起步,兩人可以算是共同成長。

  如今,他成為四百萬人口的市長,李晶成為了精工集團的董事長,兩人都是屬於功成名就的成功一族。

  “如果是在現在遇到李晶,我還會和她發展成如此的親密關系嗎?”侯衛東開著車,給自己提了一個問題。提出問題,他想了想,給出了真實的答案:“在現在遇到李晶,肯定會下意識地躲避,絕對不會形成現在的局面。”

  “如果現在有更漂亮更多情的女子,你還會愛上她嗎?”侯衛東想起另一個倩影,暗道:“絕對不會了。”想到另一個倩影,他又覺得心情麻亂。

  “現在正事一籮筐,哪裏有如此閑情逸致。”想到這裏,侯衛東腦海中湧出了郭蘭的影子。想起了郭蘭,心中更加糾結,他猛地搖了搖頭,把思路轉到工作上來。

  精工集團的礦山和張木山的慶達集團還不同,慶達集團是真正的大礦,安全設施好,精工集團多數是小礦,安全上有問題,特別是尾礦,看著總是讓人發虛。

  侯衛東對精工集團的尾礦有著深刻的印象,暗道:“不管是精工集團還是其他的公司,安全必須要擺在第一位,否則到時會惹大事,這也是對李晶負責任的態度。”

  到了家裏,小佳還沒有回來。在下午,小佳就打電話請了假,晚上是蒙寧過生日,她們幾位女麻友約在一起娛樂。

  趁著小佳不在之機,侯衛東趕緊洗了澡,將衣服換掉。

  第二天,侯衛東直奔醫院,與周昌全見面以後,十點鐘才會辦公室。

  到了辦公室,晏春平接到了一個電話,然後報告道:“秘書長,精工集團的吳總想要向你匯報工作。”

  侯衛東略為遲疑,擡手看了看表,道:“讓他十一點到我辦公室。”

  在這一段時間,雖然他還沒有報到,但是與茂雲有關的人都通過各種關系找了過來,侯衛東一律用開放的心態來對待此事,凡是願意來的,稍有份量,都可以見面。

  到了辦公室,喝了幾口熱茶,接了杜兵的電話,原振天又來談事情,轉眼間就到了十一點。

  吳興彬坐在晏春平辦公室裏等候,提包裏放著精工集團將在茂雲收購鎢砂礦和金礦的請示,這是投資計劃中的一部分。

  晏春平註意觀察著侯衛東辦公室的情況,當看到原振天出來以後,他進了辦公室,匯報道:“精工集團吳總來了,現在有時間嗎?”

  侯衛東點了點頭,道:“請他過來。”昨天晚上才與李晶見了面,今天吳興彬就過來匯報工作,這讓他心裏有些小疙瘩。

  吳興彬與侯衛東也不是第一天相識了,在侯衛東還是益楊縣開發區主任之時,兩人便有接觸,在他的印象之中,侯衛東總是那麼意氣風發,總是那麼平易近人,一點沒有傳統意義的官架子,也沒有什麼官僚氣息。

  這一次,他走進了副秘書長的辦公室,感覺與以前不一樣。

  辦公室並不是豪華,裝修也顯老。可是裏面卻有一股氣場,一種省級機關特有的威嚴感壓迫著吳興彬。

  侯衛東的態度不冷不熱,等吳興彬在自己面前坐下以後,他並不說話,反而打了一個電話。

  這一招是領導們常用的招術,從青林鎮趙永勝到祝焱、周昌全都用過,他早就學會使用,今天有意給吳興彬一點提醒,就順手將這一招用完。

  打完電話,他低頭看了看桌上的文件,不一會,原振天親自送來一份文件。

  侯衛東把這份文件看完,簽上意見,讓原振天帶走,這才對吳興彬道:“精工集團在嶺西的發展很不錯,去年被評為十佳私營企業,吳總功不可沒。”

  吳興彬原本以為與侯衛東談話會很隨便,此時他略有些緊張了,道:“精工集團能走到這一步,要感謝侯市長的大力支持,沒有侯市長的關愛,精工集團不能取得今天的成績。”

  這句馬屁是馬屁套話,用在很多官員身上都適用,放在侯衛東身上則是百分之百的適用。

  侯衛東與李晶的關系特殊,卻聽不得如此說法,道:“吳總有什麼事。”

  吳興彬原本還想與侯衛東聊幾句,拉點近乎,聽到直截了當的問話,就不好聊天了,道:“我想向侯市長匯報精工集團在茂雲的投資情況,以及下一步打算。”

  侯衛東打斷道:“精工集團李董現在主要居住在香港吧,她現在很少回嶺西啊。”

  吳興彬道:“李董主要管大政方針,還有涉及到融資方面的事,嶺西的具體工作由我處理。”他將帶來的請示拿了出來,用雙手遞給了侯衛東。

  侯衛東接過請示,快速地看了一遍,未置可否,道:“等到李董回來,你與晏秘書聯系,一起吃頓飯。”又道:“這個請示我先收著,等到了茂雲上任以後,先去看一看精工集團現在的產業情況,再說下一步的情況。”

  吳興彬離開以後,感覺侯衛東態度很不明郎,給李晶打了電話。

  李晶沒有想到吳興彬會在今天去找侯衛東,她跺了跺腳,話說得很溫柔,道:“別急,等侯市長上任以後再說此事。”

  (第八百五十九章)

  第八百六十章發展速度(下)

  吳興彬道:“這一段時間慶達集團也有投資計劃,張木山與侯市長也是相當鐵,我怕下手慢了,好肉被張木山搶去了。”

  李晶回想著侯衛東在現實生活中的容貌以及在電話報紙上的鏡頭,閃電般地將兩者重合,她聽吳興彬說了一會,道:“你到我這裏來趟。”

  吳興彬道:“現在嗎?”

  李晶反問了一句:“你說呢?”

  吳興彬看了看手表,道:“我十五分鐘之內到達。”

  在精工集團,李晶具有絕對的權威,這個權威既有董事長的身份,也是創業者的光環。

  吳興彬與李晶最初在一個單位上班,他當中層幹部之時,李晶剛剛參加工作,還是梳著馬尾巴的小姑娘,笑容中帶著些許少女特有的憂郁,見人總是怯怯的稱呼“叔叔阿姨”,這裏面就有“吳叔叔”在內。

  他至今記得,李晶如此稱呼被人當作了善意的笑料。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李晶融入到了公司,不再是新來的小姑娘。這種轉變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吳興彬現在也想不出來。

  幾年過去,當年的青澀漂亮單純的小姑娘成了公司的副總經理,讓眾多年富力強、經驗豐富的公司中幹群牢騷滿腹。而牢騷總是暫時的,李晶比起幾位資深的副總絲毫不遜色,幾年時間,她也就得到大家認可,從形式還是心理上,都把她當成了領導。

  當然,喝酒以後,偶爾講一講花邊新聞還是免不了的。

  等到恒慶公司衰敗,精工集團崛起以後,特別是這幾年隨著精工集團南征北戰,在吳興彬心裏和眼裏,花邊新聞已經黯然失色,他心甘誠願成為了李晶的下屬。

  剛剛過了十五分鐘,吳興彬胖胖的身體就出現在李晶眼前,未停穩,道:“董事長,是不是找時間拜訪一下祝部長,向他匯報精工集團的事,只要祝部長發了話,在茂雲誰還會聽。”

  這一次與侯衛東見面,他感到了一絲冷冷的氣息,忍不住出主意想借祝焱的勢。祝梅在美國治眼睛之事,吳興彬是知道的,因此,他深信李晶在祝焱心目中的地位。

  李晶搖頭否定了吳興彬的提議,人情是銀行,用一次就少一次,祝焱這種王牌,還得用在關鍵的地方。

  “你認為,侯衛東是什麼人?”李晶沈吟良久,突然提出了一個問題。

  吳興彬被問得有些發懵,道:“侯衛東是當官的。”

  李晶道:“他是一個什麼樣的當官的?你估計一下,他到茂雲當市長,對我們是有利還是不利。”

  吳興彬是精工集團駐嶺西總經理,必須得跟官場中人打交道,對官場知之甚深,他想了一會,道:“侯衛東是最年輕的市長,年輕必然氣盛,前途一片明亮,我估計他還是想在茂雲大幹一場,幹好了,說不定就升上去了。”

  “你真的是這樣想的?”

  吳興彬不理解李晶的意思,想了想,道:“現在當官的誰不想要政績,我們增加投資,可以解決就業,增加稅收,GDP也就有了,他沒有反對的意見。”

  “不一定,侯衛東年紀輕輕爬到高位,腦袋不是一般的靈光,他的想法是什麼,還真是很難猜。”李晶眼光瞧著窗外,沈思著,又象是在走神。

  在窗外很遠的地方,侯衛東也站在窗邊,抽著煙,凝視著黑夜。

  朱小勇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手裏拿著一個鹵兔頭,津津有味地啃著。他是省委書記的女婿,曾經的大學教師,在嶺西算是上流社會的人,按照小資的理解,這種時候,應該喝一杯紅酒才算有品味,可是他不太理會這些虛文,要了一盤自己最喜歡的鹵兔頭,津津有味地啃著。

  “衛東,來一塊。”

  侯衛東回過頭來,道:“算了,要保持自己的饑餓感,少吃點。”

  “剛才打酒仗,酒喝了不少,再不吃點,會難受的。”在沒有外人的情況下,朱小勇將真性情流露出來。

  兩人此時位於金星大酒店的頂樓,這個頂樓是省委常委熊大偉的根據地,裝修雅致而不奢侈,幾個黑白相間的條幅增加了不少人文氣息。

  侯衛東看了看表,剛到八點半,心道:“也不知熊常委什麼時候回來。”

  今天晚上的宴會是熊大偉作東,客人是即將上任的侯衛東和已經上任的朱小勇。從級別和重要性來說,熊大偉的地位遠遠高於侯衛東,一般情況下,熊大偉不會主動放下姿勢去宴請下面地市的同誌。

  之所以要請這兩個人吃飯,一來是朱小勇以及蒙寧與他是老交情,朱小勇到茂雲上任以後,幾次都說要在一起吃頓飯,卻總是陰差陽錯地一直沒有吃上這頓飯。二來他比較欣賞侯衛東這個人,這種欣賞是比較純粹的男人間的欣賞,至少暫時沒有什麼功利的目的。至於以後,熊大偉是有大抱負的,自然也需要有支撐自己的實力人物,侯衛東恰好將會成為如此人物。

  朱小勇啃了幾口鹵兔頭,道:“我覺得熊書記所言極有道理,茂雲要發展,必定還得保持增長速度。增長速度是祝焱的致勝法定,也是全省叫得響的旗幟。”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以前看茂雲畢竟都是霧裏看花,只有遇到具體的事,才能真正了解茂雲。”侯衛東說了一句大實話。

  “我認為茂雲這邊發展,可以用兩架馬車走路,一是充分利用現有的礦山資源,擴大投資,提高產量的同時進行深度加工,這樣可以保持經濟增速。沒有投入,很難保持全省增速領先的地位。”

  侯衛東深入了解過慶達集團在茂雲的礦山,處理過尾礦險情,對於一味提高發展速度很有些警惕,但是他沒有馬上表態,抽了一口煙,問:“兩架馬車的另一架是什麼?”

  朱小勇將啃完的兔頭放在盤上,道:“茂雲是礦業立市,除了礦山,唯一可以拿到全省來看的就是旅遊。”

  在侯衛東心目中,從來沒有將旅遊業放在重要位置,他有些驚訝,道:“茂雲的旅遊能搞起來?有些難度吧。”

  “我是搞水利的,走了許多名江大川,與這些聞名全國的景區相比,茂雲總體上毫不遜色,只是藏在深閨人未識。旅遊搞起來以後,茂雲城市建設的問題自然而然就會提出來。”

  侯衛東聞言心中一動,道:“小勇的意思是以旅遊帶動城市建設。”

  “跟聰明人交流確實痛快,如今領導看一個地區的發展,一是看GDP,二是看城市建設,抓好礦山和城市建設,政績自然就出來了。以前祝書記只是抓了工業這一架馬車,城市建設有所滯後,這是顯政績又可為民服務的好陣地。”

  侯衛東點了點頭,道:“小勇所言,很有道理。”

  朱小勇說到這裏,道:“我在茂雲最大的感受就是幹部隊伍素質不高,可以用封閉、自私和無識六個詞來概括。如果不改變幹部隊伍現狀,茂雲發展難度很大。”

  此語就涉及到幹部隊伍問題,這是應該由市委書記來操心的事,侯衛東暫時不想參加,因此未理會最後的話,只是討論了幾句發展旅遊的具體事。

  兩人正聊著,熊大偉走了進來,後面是秘書長常青。

  “讓兩位老弟久等,剛才去見了幾位企業家,喝了好幾杯。”熊大偉一邊說,一邊坐了下來。

  常青稍慢一步,在他的後面,是一位相貌清秀的女服務員,她用盤子端了一杯茶水過來。

  熊大偉見到服務員未來得及收走的盤子,笑道:“小勇,你這人不長進,到我這裏來吃兔頭,從哪裏弄的。”

  朱小勇道:“金星大酒店總體不錯,唯一缺點就是少了兔頭,我是在外面的鹵肉攤子買的。”他又道:“熊書記,剛才我和衛東一直在討論茂雲的發展,您是老領導,點撥幾句,指點前進的方向。”

  熊大偉突然說了一句很通俗的話,道:“豬朝前面拱,雞朝後面刨,各有各的路數,一句話,能做實事,才算大善。”他隨即正色道:“不要一天到晚想著玩心眼,遲早會被玩死。我這句話可是當兄長的忠告。”

  侯衛東很認真地道:“感謝熊書記,我會認真領會您的忠告。”他對熊大偉的話有著自己的理解,熊大偉在省內縱橫馳騁,名氣大,作風硬,手段多,他此意並非不講手段,而是講的一種分寸與策略。

  與朱小勇相較,侯衛東在熊大偉面前很低調,基本沒有主動談及茂雲的發展思路,更多的是去聽朱小勇和熊大偉的交談,在朱小勇和熊大偉兩人的語言間,他明顯感到了境界的差距。

  熊大偉當了嶺西市多年的一把手,執政經驗極為豐富,視野既開闊,也有可操作性。而朱小勇本身是大學教師,知識水平是有的,也有做大工程的經驗,加上他是省委書記的女婿,見聞更是廣闊,因此能與熊大偉很順暢地交流。但是他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就是沒有在地方實際工作的經驗,思路雖然新,觀點也正,可是與基層的實際情況還是有些差異。

  在朱小勇和熊大偉聊天之時,侯衛東有些走神,心道:“祝焱在任期間創造了茂雲的發展速度,這事對於我來說倒真是負擔。達不到這個速度,省裏會有看法,而要保持持續的高速只有加大礦山投入一途,環境壓力和安全隱患都是巨大的。”

  “不知市委書記段宜勇對此是什麼態度?但願他理智一些,有穩健的思路,千萬別冒進。”

  (第八百六十章)

上一頁 《官路風流(侯衛東官場筆記)》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