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小說 | 韓流小說 | 影視小說 | 歷史軍事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文淵書閣->小橋老樹->《官路風流(侯衛東官場筆記)》->正文

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五十四章

  第八百四十九章麻煩事來了(上)

  在侯衛東與曾昭強在成津發生權力之爭時,祝焱正在茂雲任職,他到東湘縣視察之後,晚上閑聊,縣委書記老塗無意中談起成津之事,他才知道曾昭強和侯衛東有些不和。縣委書記和縣長不和,在嶺西省內倒是一件普通事,他並沒有太在意,也沒有多問此事,畢竟這是沙州的事。而他是茂雲的市委書記。

  此時情況又是不同,祝焱此時已是省委組織部長,侯衛東即將到茂雲赴任,曾昭強也是他準備提拔到副廳崗位的縣委書記,他就有必要在私下問一問此事。

  曾昭強背上有些冷汗,因為他不知道侯衛東向祝焱說了什麼,在成津之事上,他是耍了心眼玩了手段的,利用了勝寶集團的投資之事,借用了朱民生急於制造政績工程之心。最終借朱民生之手讓自己迅速登上了縣委書記的位置。只是,他忽略了侯衛東的能力,沒有想到侯衛東能這麼快就走出了朱民生的陰影,成為了沙州副市長。此事充分驗證聰明反被聰明誤是什麼意思。

  他盡量將事實還原,當然是按照自己的意圖進行還原,道:“在成津,我和衛東配合得一直比較好,在整治有色金屬礦上,還有成沙公路修建等問題上,我們都是一致的,成津工作得到沙州市委的好評,與我們的團結分不開。只是,後來我們在一件事情上發生了隔閡。”

  祝焱臉上沒有表情,靜靜地聽著曾昭強說話。

  “當時香港勝寶集團在成津投資建鉛鋅礦,這是符合產業政策之事。市委市政府都在大力促成此事。市委書記朱民生同誌很重視這個項目,多次要求縣裏面配合做好這項工作。那時衛東在外地學習,我作為縣長,只能執行市委書記的指示,與勝寶集團簽了意向性的協議。”

  祝焱打斷了曾昭強,道:“在簽意向性協議的時候,你與衛東溝通過沒有。”

  在當初簽定意向性協議之時。曾昭強與侯衛東打過電話,從電話中,他得知侯衛東反對這個項目。也正是由於這個電話,讓他產生了利用朱民生來上位的想法,因此,盡管侯衛東有反對意見,他還是將意向性協議簽了下來。

  曾昭強道:“我與衛東在電話裏進行了溝通,他是反對簽定協議的。可是朱民生書記發出了明確指示,要求縣政府必須想盡一切辦法將勝寶集團的投資料留下來,在這種壓力之下,盡管衛東反對,我還是代表縣政府與勝寶集團簽定意向性協議。”

  “只是意向性協議?”

  “我得尊重縣委書記,因此只是簽定了意向性協議,我的想法是等到衛東回來,將此事提到常委會上研究。”

  曾昭強所說,與祝焱掌握的情況基本相同,他道:“沙州這些年來與鐵州一直在競爭,朱民生的想法,我能理解。”

  “侯書記認為勝寶集團的條件太苛刻,出差回來以後,就否掉了這份意向性的協議。為了這份協議。他對我有了看法。

  祝焱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道:“衛東當時年輕,是未滿三十歲的縣委書記。鋒芒畢露也可以理解

  曾昭強態度誠懇地道:“我後來反思,勝寶集團的條件太苛亥,按照他們的條件,肉全部由勝寶集團吃了,骨頭和麻煩事留給了政府,衛東的看法是正確的。所以,侯書記調走了以後,我也堅持了衛東的看法。最終勝寶集團並未落戶成津縣

  勝寶集團沒有落戶沙州成津,轉身就以更加優惠的條件到茂雲建廠。這是茂雲市政府當初招商引資成功的一次範例。可是由於勝寶集團條件苛刻,政府提供了大量土地,又沒有實力妥善安置拆遷農民,因此惹來了很多麻煩,失地農民多次群體性鬧事,此事最後讓省委省政府都很被動。茂雲市委市政府的領導多年都沒有得到提拔,也是受了此事的影響。

  祝焱道:“衛東有眼光有魄力,這才敢於否掉這份意向性的協議。否則一大攤子麻煩事就要留給沙州,這些年,我們的招商做法也得發思了。但是你的做法也沒有錯。你是執行朱書記的指示,而且只是簽了意向性協議他強調道:“為了工作,有了隔閡也不用怕。關鍵是要堅持正確的意見,否則隨波逐流。這官也當得沒有味道。”

  其實,曾昭強與侯衛東的隔閡並不僅僅是剛剛所講,更真實的東西其實他並不能向祝焱道來,他在七分真話中隱藏了三分假話,而三分

  離開了嶺西,坐在小車上,曾昭強反復想著此事,他長愕牛高馬大。其實心思挺重,這次自己沒有能夠當上茂雲組織部長,他就懷疑是侯衛東在其中搗鬼,只是沒有任何根據。他只是純粹的推測。

  “侯衛東在成津工作之時與朱小勇來往密切,他能從農機水電機位置上當上沙州副甲長,就是走的朱小勇的路子。現在朱小勇到茂雲當組織部長,莫非與侯衛東有關系嗎?”

  想到這裏,曾昭強格外後悔,暗道:“早知如此,當時不該到醫院去拜訪侯衛東,說不定悄悄地就能把事情辦成了

  如今木已成舟,他只能吞下這枚苦果。

  吃過午飯,祝焱在辦公室休息了一會,到了上班時間,他給侯衛東打了電話,道:“衛東,有安排沒有。如果沒有安排,就到我這兒來一趟。如果有安排,就另外安排一個時間。”由於侯衛東早已是今非昔比。前一個身份是省政府副秘書長。現在的身份是茂雲市長,正廳級幹部。因此,祝焱打電話之時還是比較客氣。

  侯衛東正在辦公室看件,接到電話,便知祝焱肯定有事要談,他反應很是敏捷,道:“祝部長召喚,我手裏有什麼事都得放下。老領導別對我這麼客氣祝焱笑道:“你現在是正廳級幹部,不是以前的小侯了。”

  “有句俗話,豆芽長成天高。還是一盤小菜,在祝書記面前,我始終是小侯。”侯衛東又笑道:“我馬上過來。”

  侯衛東放下電話,馬上通知晏春平給司機小耿打電話,他來到負一樓的停車場時耿的車已經等在了電梯口。

  司機和秘書是領導身邊人,用的順手,能讓領導省心不少,在省政府工作期間,晏春平和小耿已經完全適應了侯衛東的工作節奏,因此。這一次到茂雲,他準備將晏春平和小耿都調到茂雲去。

  來到省委大樓,進了祝焱的辦公室。祝焱沒有想到侯衛東來得如此快,他略有些吃驚,擡手看了看表。道:“衛東速度好快,從我給你打電話到現在,只有了七分鐘時間。”

  侯衛東道:“我執行領導指示向來不打折扣

  “衛東的組織紀律性很強嘛。不錯祝焱說著這話,心裏卻道:“當年朱民生發指示成津要與勝寶集團簽協議,侯衛東就敢頂著不辦,他是根據自己的判斷來執行領導的指示,並非執行領導指示不打折扣。”

  侯衛東喝了口茶,馬上道:“祝書記喝的是益楊新茶?明年春天,我還是讓上青林的老鄉弄幾斤沒有打過農藥的明前手工茶。”

  “喝了十來年了,適應了益楊茶的口味,我覺愕比那些名茶還要好喝。喝名茶是喝名氣,喝益楊茶是實實在在的。”

  寒暄幾句,祝焱話鋒一轉,道:“衛東,根據省委的安排,近期你就要到茂雲上任,今天請你過來。我們也算上任前正式談話的私下交流。”

  侯衛東於是嚴肅以來,他知道省委組織部長祝炎把自己叫到辦公室絕不是隨便聊聊天,他沒有主動問話。而是取出隨身攜帶的筆記本,放在桌上準備記錄。

  祝焱見狀笑道“這次談話不是任前談話,輕松一些,別這麼嚴肅認真他又強調道:“今天算是正式代表組織談話前的一次談心,主要內容是談一談茂雲發展問題,這次談話也是前任市委書記與新任市長的交心談心

  此時,在茂雲市委,空氣凝重如山,市委書記段宜勇臉色鐵青地對政法委書記杜山東道:“劉網到底是怎麼死的,這是在檢察院,怎麼會出這種事情。”

  杜山東是長著一張胖臉,苦笑道:“我也是才接到報告,市檢察院接到舉報,說是劉網收受房地產老板賄略十萬元,因此將劉網帶到了檢察院進行調查,結果在晚上,劉網心臟病發作,死了。

  段宜勇臉色有些發青,他在屋子裏轉了幾圈,對杜山東道:“這事交給你,盡快給市委交一份調查報告。”

  杜山東道:“段書記,如今是劉家親屬聚集在市委,要討個說法,劉才老婆揚言要請新聞媒體來茂雲。”

  段宜勇道:“你是政法委書記。此事由你全權負責,給市委和劉家親屬一個,合理的解釋。”

  杜山東離開以後,段宜勇叫上小車,直奔嶺西,他要向祝焱報告此事。

  第八百五十章麻煩事來了(中)

  嶺西省委組織部,祝焱辦公室。祝焱和侯衛東的談話仍然在繼續。

  祝焱沒有談具體的人和事,主要是談他在茂雲的施政方略:“這幾年嶺西發展很快,經濟總量在全國穩步提高,政府經濟能力大大增強,但是,在發展中也存在著這樣那樣的問題,諸如礦區比較嚴重的汙染問題,社會治安問題,貧富不均問題,這些問題在以前也存在,卻都讓位於貧窮問題。如今茂雲進入了高速發展期,貧窮問題得到緩解,同時也進入了各種矛盾的凸顯期,具體來說。有兩個是典型問題,一個是發展與環保問題,另外一個發展與穩定問題,而環保問題與穩定問題又是密切聯系在一起的

  侯衛東附和著道:“這些問題都是發展中存在的問題,只有通過發展來解決。”深入交談了發展問題,祝焱突然話鋒一轉,突然道:“談到這裏。我想到了勝寶集團之事,當時勝寶集團有意落戶成津,作為山區縣的縣委書記,對資金都極度饑渴。當年面對幾十億的投資,為什麼不心動?你當時真實的想法到底是什麼?”

  對於侯衛東來說,勝寶集團是很遙遠的事情了,他沒有想到祝焱會突然問到這個問題。略一思忖,便老老實實地道:“祝書記,你說得很準確,幾十億投資對於成津這種小縣來說是個極大的誘惑,很難拒絕。我最終拒絕了勝寶集團,純粹是從現實角度在考慮。勝寶集團條件太苛刻,按照他的條件,幾年之內縣委縣政府沒有什麼收益,還要白白給他一大片土地,光是土地而引發的征地問題,都夠政府喝一壺了。權衡利弊,我提出了這些問題,要求進一步協商。而勝寶集團攜資自重。要價過高,堅決不讓步,因此只能忍痛割愛

  祝焱針對勝寶集團之事,有三個問題要詢問,聽了第一個回答,他道:“勝寶集團後來落戶茂東,確實帶來了系列問題,你當時的判斷還是準確的他緊接著又問了第二個問題:“當時沙州市委書記朱民生明確指示要盡一切可能促使此次投資落戶成津,市委書記已經有了明確指示,你還是堅持否定了意向性協議,沒有考慮到這樣做的後果嗎?”

  侯衛東道:“勝安集團進入茂東以後,由於條件仍然如此苛玄,茂東從經濟上並沒有受益,而且引發群體性矛盾格外尖銳,給茂雲帶來了極大的政治影響,所以說從這兩方的後果來看,我當時的判斷是正確的。我不願意因為市委書記的一次明顯誤判,而置整個成津縣的發展於不顧

  祝炭道:“我當過市委書記。捫心自問,若是手下采取這樣的做法。我會不高興的。你這樣做是冒著相當大的政治風險。”

  “勝寶集團移師茂東以後,市委書記朱民生發了火,所以,我也就主動離開了成津縣。我違背了市委書記的指示,是對沙州市委市政府負責的行為,也是對成津縣負責的行為。”

  祝炭緊接著又問了一個更加尖銳的問題,道:“衛東,其實這完全是你的個人判斷,但是如果你的判斷是錯誤的,因為個人誤判而拒絕了幾十億投資,這就將延誤成津的發展,如果,我說的是如果產生這種情況,你不覺得有壓力嗎?。

  侯衛東道:“組織既然將我放在了成津縣委書記的崗位上,我必須依據自己的判斷來作出決定,這是對組織負責,更要對人民負責。”

  祝焱追問道:“如果你真的是錯了,責任可就大了。”

  這個問題其實已經不單純是個例。而是一個帶有全局性的問題,侯衛東停頓了一下,道:“剛才表達也不完全準確,否定與勝寶集團的意向性協議,是經過縣委常委會的集體研究,最終形成了這個決定。而且,朱書記當時並沒有以市委書記的命令作指示,更沒有形成市委市政府的文件,他只是口頭集表達了不滿,因此,我也不算真正的違背的組織意圖,如果是正式的文件或者通知,我作為下級,還是只能選擇服從。”

  祝焱聽了後,半天不語,最後道了一句:“到底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你這樣做冒著很大的政治風險。幸好你是正確的,否則政治前途必然會因為此事受到影響。”

  他又問“你當了茂雲甫長,如果遇到類似的事,還會不會采耳一樣的做法

  侯衛東想了想,道“我想我會堅持,到了茂雲,我必須為四百萬人民負責,這是放在第一位的,其他的事情都要放在身後。在一以式蔔,我會向蔔級領導多做匯報,爭取他們的支持”賓聯女按照民主集中制的要求,經過充分的醞釀和討論,形成集體決定

  一天之內,祝焱與侯衛東和曾昭強都進行談話,他得出了個結論:“侯衛東和曾昭強兩人都判斷出以勝寶集團的條件不利於成津縣的發展,可是兩人的處事的方法卻完全不同,侯衛東鋒芒畢露,曾昭強則要圓滑得多。”他心道“若真要論行事的方法,曾昭強和我的思路更接近,而侯衛東的手法倒與周昌全更像。都屬於作風比較霸道的那一類。”

  往事如浮雲,侯衛東此時根本不願意提當年曾昭強的小手段,而曾昭強自然會隱瞞當年自己的小算盤。因此,祝焱到目前為止,仍然認為侯、曾兩人是一山不容二虎的隔閡。

  祝焱正在和侯衛東進行深入交談。放在桌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振動聲讓桌面也跟著有輕微的抖動。他看了一眼這個電話,把電話放在耳邊,聽著電話,他的眉頭便皺了起來,道:“我就在辦公室,你過來吧

  放下電話以後,祝焱對侯衛著道:“等一會段宜勇要到這裏來,西陸縣國土局局長劉剛在檢察院死了。

  侯衛東對茂雲市各縣的情況並不是太了解,心裏尋思著國土局長真要死在了檢察院,這倒是一件大事。而且從祝焱的鄭重態度看,應該還有內情,道:“祝部長,段書記是才出發嗎?”

  祝焱看了看表,道:“這樣,從茂雲來到嶺西還得一個多小時,你先回辦公室,等到段宜勇到了以後,我再給你打電話

  侯衛東很謹慎地道:“與老領導談話,收獲頗多,到茂雲上任之前。我還想跟著老領導到河邊去釣魚,有些問題還想請老領導把把關。”他略為停頓,道:“等一會我想到省人行去一趟。”

  祝焱明白侯衛東的意思,道:“你即將上任,也就不必回避,等會與宜勇書記見面,聽一聽此事,會對茂雲有更直觀的了解

  侯衛棄剛才只是試探著祝焱的態度,此時見祝焱確實是想讓自己參加。一邊站起身,一邊道:“那我在辦公室等著。”

  回到了辦公室,侯衛東將晏春平叫了過來,道:“我讓你弄的幹部表,弄好沒有?”

  晏春平道:“大部分都弄完了,只是還得添加些內容

  侯衛東點了點頭,道:“你給我拿過來,我要看一看。”

  晏春平轉身回到自己辦公室。將一疊材料拿了進來。這是一份茂雲市縣處級以上領導,以及公檢法、國土等六個特定部門一把手的人員表。按照侯衛東的要求,註明籍貫、學歷、父母和工作簡歷。晏春平接受任務以後,加班加點開始進行這項工作。當他將材料送給侯衛東,這才松了一口氣。暗道:“幸好我沒有偷懶。否則今天就交不了差。就算找了借口敷衍過去,肯定也會減少印象分侯衛東翻開材料,臉上禁不住浮現出了笑意。收集人員表的任務,是他交給晏春平的作業,也是對其執行力的考驗,他只是要求晏春平弄一份適合自己口味的人員表,至於怎麼做就由晏春平發揮主觀能動性,自已去想辦法。從今天厚厚一疊材料來看。晏春平此項工作完成得不錯。

  侯衛東很快就找到了西陸縣國土房產局局長劉網的簡介:劉網,男。漢族,三十七歲,畢嶇於嶺西師範大學,曾在沙州市辦公室工作,到南浦區街道辦事處當過黨工委副書記。再到西路縣任國土局局長。

  劉網的簡歷確實很簡單,經歷也不復雜。侯衛東對這其中兩個職務感興趣,一個是在茂雲市政府工作的經歷,從時間來看,他在市政府工作之時,恰好是祝焱在當市長之時,另外一個職務就是在西路縣任國土局,茂雲市是礦產豐富的地區,能到西路縣任國土局長,也算是一個實權人物,對於劉剛來說,這是一個比較不錯的安排。從這兩點看來。劉剛在茂雲市還算一個人物。

  如今此人在檢察院死亡。市委書記段宜勇親自給祝焱匯報工作,確實耐人尋味。

  放下材料,他凝神想了一會,暗道:“段宜勇是來找祝焱,而祝焱非得將我拉在一起,他的真實想法是什麼?”

  想了一會,原振天又過來匯報了一會工作。

  真話響了起來,是祝妾親自打過來的,“你過來吧,宜勇書記到了

  第八百五十一章麻煩事來了(下)

  侯衛東趕緊到了祝焱的辦公室。

  茂雲市委書記段宜勇是一位臉型微胖的中年人,白白凈凈,面容有些憔悴,透露著一些疲倦之色。侯衛東在省政府工作之時,段宜勇還是茂雲市長,兩人有過接觸,不過沒有深交。

  侯衛東進門以後,先和祝焱打了招呼,然後與段宜勇握了手,道“段書記,你好!”

  祝焱給侯衛東打電話之時。段宜勇就有些不自在,心道:“祝焱這人精於權術,手腕高超,他和侯衛東關系不一般,侯衛東來到了茂雲,我這個市委書記恐怕得受到許多掣肘。”

  他站起身。與侯衛東握了手,客客氣氣地道:“衛東市長,茂雲事情多,我現在忙得分身乏術。你什麼時候下來,最好明天就到茂雲。”

  祝焱笑道:“省委這邊已有安排,十天之內,侯市長就要到位。”

  段宜勇道:“幾年前,侯市長在成津整治礦業秩序,全省在成津開了現場會。省政府這次將侯市長安排在茂雲,確實是對癥下藥。很有針對性。”

  略作寒暄,祝焱嚴肅起來,道:“劉剛這位同誌我還算了解的,他從市政府辦公室出來以後,一直在基層工作,反響還是不錯的。怎麼突然出現這事?”

  侯衛東研究過利剛的檔案,對劉剛的情況有了基本了解,聽了祝焱的幾句話,他暗道:”我的推測沒有錯,劉網能從市政府辦公室出來,應該與祝焱有關系,否則段宜勇也不會親自來到嶺西。”

  段宜勇道:“得知此事以後,我專門詢問了政法委書記杜山東。現在將相關情況向祝書記作一個匯報。”

  祝焱打斷了段宜勇的話,道:“我現在已經不是茂雲市委書記。以後,凡是茂雲的事,一切按照正常的工作程序進行,段書記完全不必要專程向我匯報茂雲的事。茂雲市委有權依法行使職權,我作為省委常委。位置擺得很正,一定會支持茂雲市委市政府的工作。”

  這幾句話來得很徒。段宜勇明顯楞了楞,略為停頓,道:“此事影響大。我怕處理不好,會影響茂雲的形象。”

  祝焱擺了擺手,道:“衛東即將上任,這豐你可以跟衛東商量一下。我認為,此事處理有兩個要求,第一是要快,久拖則生變,要依法快速果斷的處理,第二不要引起媒體的註意。媒體介入以後,小事就要變成大事,若是媒體已經介入,則必須盡快以新聞通稿的形式向社會講清楚事件的前因後果,也還可以召開新聞發布會。”

  祝焱看了侯衛東一眼,道:“我已經了解了案情,宜勇書記可以向衛東市長簡略件一講案情衛東是學法津的,處理這些事情很在行。”

  歷史有時會有驚人的相似。侯衛東初給祝焱當秘書之時,就遇到了查辦益楊土產公司的案子,在這個案子中,益楊土產公司的一位副職死在了檢察院。近十年以後。侯衛東出任了茂雲市長,遇到的第一件事是西陸國土局長死在了檢察院。

  這讓侯衛東也感覺到了歷史真的會有巧合。但是,此案與益楊土產公司又有著本質的區別。在益楊土產公司的案子中,易中嶺雖然逃脫了法津制裁,可是侯衛東知道,易中嶺是始作蛹者。而這一次劉網之死,侯衛東卻覺得裏面有著許多的玄機。

  段宜勇簡單介紹了劉剛的基本情況,又道:“聽到劉剛死在檢察院,我就把政法委書記杜山東叫到辦公室,詢問了事情經過。據杜止東講,西陸縣檢察院接到實名舉報,舉報說西陸縣國土房產局局長劉剛受賄十萬,西陸縣檢察院將舉報人請到鄧檢察院進行了核實,核實的結果是劉剛確實有受賭情節。

  檢察院覺得案情重大,立刻向西陸縣委和沙州檢察院做了匯報,由於有證據,縣委同意采取措施。西路縣檢察院就將劉剛帶到了反貪局,在進行調查的過程中,劉剛心臟病突發。檢察院同誌看見他情況不對,馬上將他送到了縣醫院,結果仍然沒有搶救過來。劉網大面積心肌梗塞死了。”

  祝焱皺著眉頭,道“劉剛身體很好,怎麼會心肌梗塞?”

  這些年來,祝焱習慣皺著眉頭想問題。因此在額頭形成了三道深深的紋路,這是典型的川字紋,是歲月留給某些男人的禮物。男人三十歲以前,相貌就是由父母決定。而過了三十歲,相貌則由自己所決定,許多醜漢到了中年。反而越來越耐看,而一些英俊小生到了中年則徹底失去了魅力。祝焱屬於年輕時相貌中等,到了中年卻散發右”的獨特魅力,蟲種魅力來源千他的內心,來源幹他餉目攢,來源於他的成功。

  從這一點來說。男人比女人幸運,女人的相貌更多取決於父母,要想改變則相當困難。

  段宜勇道:“有醫院的證明,確實是心肌梗塞,如今劉剛家人提出司法鑒定

  “既然有醫院的證明,司法鑒定反而還能為檢察院正名。”祝焱又道:“證據上沒有問題吧。我是指實體和程序兩個方面?”

  段宜勇詳細問過杜山東,就道:“行賄人是實名舉報,沒有什麼問題,我已經指示沙洲市檢察院介入此事調查。但是從目前情況看,劉網確實有受賄的嫌疑侯衛東也有些皺眉,在嶺西。生意人實名舉報官員的事情鮮有發生,真的要實名舉報,一種情況是不想在嶺西繼續發展,另一種情況是生意人已經被抓,他為了自保才會將官員吐出來。這一次劉剛被舉報的情況似乎與這兩種情況都不相同,有些反常,而反常即妖。

  祝焱額頭上的川字眉毛又是聚攏在一起,他道:“既然受賄該抓就抓,不管劉網、李剛還是張剛。只要伸手。就不能逃脫法津的處罰。這一點決不能含糊。”他嘆息一聲:“劉剛現在也只有三十來歲吧,原本很有前途的年輕幹部,就這樣毀了,實在可惜。宜勇書記,你如今是黨的書記,隊伍建設、反腐工作,這是你的兩個抓手,我希望你和衛東兩人精誠合作,徹底扭轉茂雲使用幹部上存在的問題。”

  侯衛東聽到這裏。總覺得有些蹊蹺,劉網死亡之事太簡單了。段宜勇為了此事親自跑到省委組織部給祝焱解釋,似乎是有些大題作。這裏面還存在什麼玄機。

  祝焱下一句話回答了侯衛東的疑慮,道:“我知道宜勇的想法。你是不是認為劉剛是我親手提拔的。他就是我的人,因此特地過來解釋。其實完全沒有必要,我提拔劉剛這一批年輕人是為了給國家多做事,不是讓他們貪贓枉法,既然劉網確實伸了手,那自然嚴懲不貸,我也不會有任何看法,這一點是大張旗鼓說出來的。你們心裏不必有負擔,而且要以劉網事件為契機,深入挖掘此案。教育我們的幹部,我相信只要我們的幹部教育好了,整個事業就大有作為

  他頓了頓,道:“我再強調一點,宜勇和衛東對幹部的教育耍常抓不懈,警鐘長鳴,強抓制度建設,讓壞人不要幹壞事,好人更做好事。”

  他又對侯衛東道:”茂雲就是山區,經濟上更多的依靠有色金屬礦,衛東在成津當過縣委書記,整治礦業秩序在全省都有名氣。這一次到茂雲也應該抓住礦業秩序這個牛鼻子。

  談完正卓,祝焱道:“難得今天你們兩位都到了,我們三人在一起吃頓晚飯。下午我有事。就不陪你們了

  侯衛東笑道:“祝部長,你放心,到了嶺西我還是要盡地主之誼,下午我找個清靜的地點。與段書記匯報思想

  段宜勇忙道:“侯市長別客氣,我一直想同你交流。”

  離開了省委組織部,侯衛東將段宜勇請到了鐵屏山,山上有省政府的招待所,雖不豪華,設施也還不錯,更勝在清靜。

  到了山上,侯衛東剛從衛生間出來,手機響了起來。

  這是李晶的號碼,侯衛東連忙走到一個隱蔽的角落,道:“你好,有事嗎?”

  電話線裏傳來了清脆的笑聲。道:“沒有事就不能打電話嗎。我陪著祝梅回到嶺西了,給你打個招呼。”

  侯衛東全幅心思都集中在茂雲上,暫時將兒女情長放在一邊,聽到李晶回來,道:“你和祝梅什麼時候回來的?”

  “下飛機一個小時。我住在精工集團嶺西辦事處。”李晶又道:,“回來聽說一件事,劉剛死了?。

  侯衛東警惕起來,道:“你的消息還蠻快嘛。”

  “我是生意人,必須得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否則別說賺錢。早就會被吞掉了。劉網這人可惜了,在茂雲,只有幾個人不收紅包,他是其中一個

  侯衛東吃了一驚,西陸檢察院已經有了劉網受賄的確鑿證據,而李晶卻說劉網是少數不收紅包的幾人,他與李晶接觸多年,並沒有發現李晶在自己面前說過謊,他願意相信李晶的話。那麼,西陸檢察院辦的事就值得玩味。

  他沒有李晶透露任何信息,只道:“這次回嶺西準備住多久?。

  第八百五十二章未雨綢繆(上)

  侯衛東擡起手腕,看了看表。道:“你在辦事處嗎?小醜醜回嶺西了嗎?。與侯衛東有過親密關系的幾個女人,李晶是最灑脫和獨立的一位。與李晶在一起。侯衛東的心理負擔最少

  “這次回嶺西有正事要辦,兩個小家夥就暫時沒有回來。”

  此時侯衛東記掛著劉網之死,道:“你的消息確實很快,至少比我這位還未到個的茂雲市長要快,這一次回來,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李晶道:“這次回來確實耍處理一些事情,而且和茂雲有關系侯衛東道:“我現在正在和茂雲市委書記段宜勇在一起,晚上還要同祝焱一起吃飯,等到我們吃完了晚飯。找一個地方見面吧。”

  李晶道“不要找地方,你直接到精工集團來,我在頂樓有獨立的房間。”

  “現在就談到這裏,晚上等我過來。”

  客廳裏,段宜勇安靜地坐在著喝茶,從側面看,這位市委書記就如一位教書多年的教師,而沒有市委書記的威嚴。

  侯衛東用紙巾擦著手,快走近段宜勇之時,將紙巾扔進了角落的一個紙萎子。

  兩人坐在一起寒暄了一會,段宜勇話題回到劉網身上,道:“祝書記在茂雲任市長和甫委書記之時,先將八位市政府辦公室和市委辦公室的中層幹部派到區縣,劉網。就是其中一位。”

  縣國土房產局是縣政府的重要部門,國房局長是縣裏排得上號的人物,國房局長死在檢察院,無論哪一個角度來說都是蹊蹺之事。但是。侯衛東沒有說出自己的任何疑惑,道:“只要檢察院師出有名,程序合法,就不怕家屬來鬧

  他不願意太早表明自己的態度。將話題岔一切,主動詢問起茂雲的經濟發展的情況。

  段宜勇提起劉網的話題。見侯衛東沒有深入詢問的意思,也就暫時將話題放在一邊,與侯衛東交流起茂雲的發展問題,他當過市長,對茂雲的情況很熟悉,兩人談起了發展問題。倒很有些共同語言。

  談到下午五點半,侯衛東和段宜勇來到了金星大酒店,與祝焱一起吃了晚飯。

  到了九點,晚餐結束,三人握手告別。各自散去。侯衛東開著車。在城裏轉了一圈,再到了精工集團總部。

  精工集團總部在嶺西一棟著名寫字樓裏,占了十七層整整一層樓,很是氣派。侯衛東是精工集團最初的股東,對於精工集團知根知底,此時見到精工集團已經象模象樣,不禁暗自佩服李晶。

  侯衛東網走出電梯,走過一個穿著職業裝的女子,她面帶著親切的微笑,道:“請問,是不是侯先生,李總在等您好,請您跟我走。”

  職業裝女子把侯衛東引到了十七層樓最角落的獨立區域,進了門,李晶對職業女子道:“我這兒談重要事情,其他來訪的人一概不見。”

  侯衛東看到李晶,眼中一亮。在他的潛意識中,長期生活在香港和美國的李晶,應該是很洋派的。但是眼前的李晶卻打扮得很是素凈,批了一條披風,下身是格子長裙,在溫暖的房間裏,頗有返璞歸真之感

  看著侯衛東。李晶眼睛亮晶晶的。她滿臉是笑意,嗔道:,“你看什麼?我臉上應該沒有一朵花?”

  侯衛東道:“我覺得時間在你面前停止了,你一點沒有顯老,反而比以前顯得年輕了一些。”

  李晶道:“雖然我知道這是假話,可是我愛聽。”她給侯衛東泡了茶,放在兩人沙發旁邊的茶幾上。道:“這是我從福建帶來的正宗鐵觀音,我給你準備了幾盒,你帶回去喝

  侯衛東繼續打量著李晶,道:“我剛才說錯了,與幾年並相比,你確實有變化,而且有很大的變化。”

  李晶遞茶給侯衛東之時,坐在了他的身邊,自然而然依著侯衛東,道:“現在已經是半老太婆了,當然變化很大。

  侯衛東搖了搖頭:“我不是指你的相貌。你的相貌確實沒有太大的變化,我是指你的氣質,現在神光內斂,一舉一動確實有老總的派頭。這幾年你是鳳凰涅巢。浴火重生

  李晶將臉靠在侯衛東的胳膊上,道:“猴子,當了秘書長,說話怎麼這麼酸,我的牙齒都被酸掉了。”

  猴子和白骨精,是兩人在親密之時的昵稱,聽到這一聲輕呼,侯衛東就用手挽過李晶的腰。將其擁在懷中。

  情到濃時,侯衛東擡頭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道:“你這是董事長辦公室,外面還有職工,換個房間。”

  李晶整個人都融化了,她道:“辦公室還有一道門,從這道門出去。我的住房就是旁邊,很隱蔽的。沒有我招呼,不會有人進來

  兩人進了辦公室的裏間,裏間還有一道防盜門,從這一道防盜門山,還有另道防盜衛東跟著李晶老講了泣間廉才發現房間別有洞天,至少有兩百平米。客廳足有五六十平米,角落裏還放著玩具自行車、學步車、皮球和各種玩具槍。

  “這套房子設計得很特別,可以從公司內部進來,也可以從一部公用電梯進來。”李晶一邊說,一邊將熱空調打開,同時將窗簾拉開。

  拉開窗簾以後,透過寬大的落地玻璃,可以清楚地俯瞰著嶺西最繁華的街道。李晶站在落地玻璃前。道:小醜醜最喜歡站在這裏朝外面看,環璃上,還有小醜醜的畫。”

  侯衛東蹲下來,仔細看了小醜醜的畫,道:小醜醜以後在哪裏上學。”

  李晶知道侯衛東的心性,道:小醜醜和小小醜醜主要還是在香港接受教育,我要讓他們對祖國有自豪感。另有一部分時間在美國,從小就具有國際視野,心胸開闊,還有一部分時間住在這套房子裏,嶺西是他們兩兄弟的根,我不想他們忘本。”她依著侯衛東,道:“我想把小醜醜和小小醜醜培養成有用之才,至少不要比他們的父親差。”

  侯衛東道:小孩的發展不能由我們來預訂,說不定他有他自己的想法,比如說醜刃喜歡槍,說不定將來他要去當兵,我們也不能給他預測軌道。”

  在工作之上,李晶將全部身心用在兩個兒子身上,聽到侯衛東說起當。她心裏很緊張道:“當兵很危險,我不能讓我兩個兒子去當兵。”

  “我就發現侯大勇最喜歡玩機關槍,如果他堅持要去呢?你怎麼辦?”

  李晶說話辦事頗為雍容大度,可是提起了兒子,心就亂了,也有小女人姿態,道:“我的兒子最好以後要繼承精工集團,他絕對不能去當兵。”

  侯衛東看著這一堆玩具,心裏頗有復雜滋味,他雙手擁著李晶,道:“我”

  話未出口,李晶伸出一根手指。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千萬別說了,這是我自己的選擇,現在我很幸福。”

  很快,臥室春色無邊。

  經過一場激烈的大戰,所有的生疏感都丟在了腦後,兩人神情輕松地躺在床上說話。

  “劉老師病情好些了嗎?”

  “目前為止,情況比較好,可是這病,誰也說不清楚。”

  李晶將頭枕在侯衛東的胸口,道:“前些天,劉老師還給我打了電話。聽了小醜醜兄弟倆的聲音。”

  侯衛東吃了一心驚,道:“我媽給你打了電話,她怎麼沒有跟我說。”

  李晶開玩笑道:“劉老師曾經是精工集團的股東,我們兩人打電話,很正常。”

  侯衛東嘆息一聲,道:“我媽這人特別疼孩子,她一定是想著小醜醜兩兄弟,這是她的親孫子。”

  “你媽能給我打電話,讓我心裏就很滿足了。我也挺喜歡你媽的性格,從第一次見面,我就覺得和她特別合得來。”李晶又道:“如果劉老師病情穩定,我想請她到美國來走一走,這樣對她病情有好處。”

  李晶有了小孩以後,特別理解劉光芬的心思,她邀請劉光芬到美國。實質上是想讓劉光芬與小醜醜兩兄弟多接觸。

  侯衛東翻身又壓著李晶,深深的吻了她,道:“我沒有什麼意見,主要看我媽的身體是否允許。”

  聊了一會,侯衛東想了一事,道:“祝梅這孩子挺聰明,跟著你的時間長,與小醜醜熟悉,她是否看出我們的關系。”

  李晶道:“我曾經試探過她,想問問祝書記知不知道我們的關系,這個女孩因為是聾啞人,心理反而特別堅鼻,對我的試探沒有反應,嘴巴挺穩。我估計,即使她知道了,也不會給祝書記說,這一點你放心。”

  兩人在床上恢復了幾年前的感覺。侯衛該說話就直接了,問道:“精工集團這幾年在茂雲投資不我即將到茂雲工作,想聽一聽你的意見。”

  “什麼真見?”

  “各種意見。”

  李晶道:“精工集團主要盈利點有兩個,一是抓住茂雲的礦產優勢。做資源性企業。二是進入嶺西的房地產市場,這兩個行業足夠我們折騰了,其他的事我也暫時放棄了,有所為有所不為,方為生存之道。”

  對於精工集團在茂雲的投資,侯衛東一直如刺在喉,趁著這個機會。他開始給李晶體打預防針,道:“中央提出了科學發展觀,國內經濟增長方式要逐步發生變化,你要註意這種成長方式的轉變,提前做好準備,未雨綢繆,才能有更好的發展。”

  李晶道:“衛東,精工集團在茂雲投資很大,肯定會繼續在茂雲做下去,這一次我回嶺西,主要是解決在茂雲存在的問題。

  第八百五十三章未雨綢繆(中)

  侯衛東知道,精工集團是李晶的立根之本,不僅僅是物質財富的制造公司,同樣,精工集團也極大地提升了李晶的精神世界。換個說法。沒有精工集團,李晶就是普通的小生意人,有了精工集團,李晶在物質上和精神上都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

  “我想了解,精工集團在茂雲到底存在哪些問題?我即將到茂雲工作,想了解真實的情況,以便有的放失。”

  李晶擡起頭,看著侯衛東,道:“如果精工集團存在大問題,你會采取斷然措施嗎,以前在成津,你就用雷霆手段將李東方和方傑投進了監獄

  “你認識李東方嗎?”

  “認識,但是不熟悉,我當年就想進入礦業開采領域,專門到成津去了一趟,通過熟人與李東方見過面。後來覺得成津的發展環境不好。然後才通過祝書記的關系進入了茂雲的市場

  聽到李晶說起李東方,侯衛東便有些警惕,道:“李東方的問題不是企業經營的問題,而是刑事犯罪的問題,他與方傑合謀害了章永泰。又害了方傑。其實李東方的企業當年就搞了技改,如果不是刑事犯罪,他的礦山應該有了大發展

  他正色道:“你在商海這麼多年。精工集團就如你的孩子,我希望這個孩子能健康成長。我們現在這個社會環境,精工集團走正道仍然有極大的發展潛力,我不希望你有逾越法律的地方。其實,以現在的地位和實力,又有我和祝書記的關系,實在沒有必要做違法之事。”

  李晶睜大眼睛看著侯衛東,過了半響,她微微一笑,道:,“你不用再操心,我不會做違法亂紀的事情。我馬上就要到茂雲去,處理一下茂雲的產業,凡是不符合產業政策的,以及有隱患的企業,我都要進行整治小醜醜的爸爸要到茂雲當市長,我不會添亂。”

  侯衛東心裏松了一口氣,道:“隱患,是指安全隱患,我查看過不少企業,最大的問題還是尾庫礦的問題,如果遇到大暴雨以及其他自然災害,尾庫礦出現垮塌,就是嚴重的自然災害,這是我最擔心的事。除了精工集團的六個,中小尾庫礦,慶達金礦的大型尾庫更令人擔憂

  李晶道:“這裏涉及到成本問題以及自然條件。不可一概而論。”

  侯衛東這一次是深入與李晶談了一次。他也就交了底,道:“現在全省的指導思想是用科學發展觀推動工作,我對這個話題的認識很深刻,到了茂雲,肯定會有相應的政策調整。凡是不符合科學發展觀的礦工企業,必然會被淘汰。精工集團要摸準發展的脈搏

  李晶與政府官員打交道的經驗十分豐富,她笑道:“我這次趕回茂雲,就是要告拆精工集團茂雲的負責人,鐵腕侯衛東要來治茂雲,因此精工集團的礦山要及時調整政策。盡量利用政策賺錢,而不是與政策對抗。”

  “這是你回來的目的?。

  “對,吳興彬搞企業管理有一套,但是與政府官員打交道還是弱了些,這一次回來,我跟他也進行了長談,要求他一定要轉變觀念,適應你的工作作風。”

  聽到了這裏,侯衛東倒有些感動,道:“你別為我考慮這麼細,你這樣讓我覺得很過意不去。”

  李晶捂著嘴巴笑道:“你不耍有負擔,我是要利用你的特點為企業謀利,如果有的企業因為不守規矩被你廢掉,我就可以趁機低價收購,搶占市場。侯衛東也關,道:你走等著我舉起屠刀啊。如果我不舉屠刀。你的主意就要落空

  李晶道:“其實就算政府不搞科學發展觀,我也要調整精工集團的策略了,前些年,精工集團前拼命擴張,苦練內功上還是做得不夠。”她又道“衛東,你的判斷能力很強。特別是從整頓農村基金會發展開始,都準確預測了經濟發展情況形婪,我覺得你到具備優秀企業家的潛質。你辦的石場、蝶礦生意都形勢大好。”

  侯衛東道:“不是我有本事,而是我身處在體制,直接和經濟打交道。看到的文件多,有感受,這就是有些公務員經商能取得好成績的原因。因為他們對國內情況了解,這也是優勢之一

  談完正事,兩人又纏綿一會。侯衛東擡手看了看表,道:“時間不早了,我要走了。”

  李晶有些不舍,道:“不能留下來嗎?”

  侯衛東一只手撫著李晶光滑的肩膀,沒有馬上回答。

  李晶感受到他的猶豫,笑道:“你走吧。”

  侯衛東抱緊了李晶,道:“那我走了。”

  李晶撲略笑了起來,道:“你別搞得這樣沈重,我是自由身,到我這裏來不必有”億負擔,否則我們的關系肯定會不長久六”“

  “我始終覺得虧欠於你

  李晶用手指堵在侯衛東的嘴唇上。道:“醜醜和小小醜醜是上天賜與我的最好禮物,你每來一次。都是上天給我的獎勵。”

  侯衛東仍然道:“我還是覺得對你不公。”

  李晶明白,給侯衛東套上了義務。也就等於終結這一段關系。她道:“別這樣想,我的經歷很復雜,這輩子不會結婚了,是自由身,你若是想,隨時歡迎來。”

  透過落地窗,窗外的燈火一片,即將進入的嶺西越來越繁華。無數的高樓拔地而起,成為一道道靚麗的風景線。

  侯衛東坐著電梯下了樓,開車回到了自已的家。

  進了家,在房間裏轉了轉,他沒有見到小佳,反而松了一口氣。取出手機,給小佳打了過去,卻處於關機狀態。

  正在衛生間洗澡之時,放在客廳裏的手機不停地呼了起來,侯衛東當領導當久了,最煩也最怕晚上接到電話。當第一次響聲結束,侯衛東等了一分鐘,剛剛松了一口氣。開始享受著熱水帶來的舒服感。、

  客廳裏的電話又響了起來。

  侯衛東嘆息一聲,電話響起第二次,他便知道肯定有事情了。匆匆洗了澡,披著浴巾來到了客廳。

  拿起電話,既不是小佳的,也不是辦公室電話,而是陳慶蓉家裏的電話。侯衛東心裏一急,知道家裏這麼晚打電話肯定有什麼事,急急忙忙回過去。

  接到電話,是張遠征的高聲,“你們兩人到哪裏去了,電話也不接。”

  侯衛東道:“爸,有什麼事情?。

  “囡囡病了,抽筋了。”

  侯衛東急了,道:“送到醫院去沒有?。

  張遠征心急火燎地道:“我和你媽抱著小孩在打出租車,這麼晚了。出租車也沒有一部

  侯衛東頓足,道:“爸,你在哪裏,在門口嗎,怎麼不打狂。他抓起電話,一邊打,力一邊披著衣服就朝屋外跑,到了樓下,發動汽車就直奔小區大門。

  小車車燈雪亮,隔得老遠就照到了大門口的兩人,兩人伸著頭,看背影就感覺到很焦急。

  車停在身邊,侯衛東也沒有下車,道:“爸媽。上車。”

  當陳慶蓉包著娃兒上車時,侯衛東扭頭看了一眼,娃兒緊閉著雙眼。臉上紅紅一片,身體不停抽搐。看見娃兒這個樣子,他心急如焚,一踩油門小車如飛一般朝著醫院飛奔。他一邊開車,一邊問道:“溫度多高。”

  “凹5度。”

  “怎麼不早點送到醫院?”

  “吃晚飯的時候就有些燒,吃了藥。又退燒,沒有想到剛才突然燒起來了,而且還抽筋。”

  侯衛東最熟悉的地方就是省人民醫院,在夜間,車行量大大減少,他開著小車一路飛奔,沿途闖了好幾個紅燈。

  “前面有一個醫院。”

  侯衛東此時漸漸冷靜了下來。他看了看醫院,道:“這個醫院不行。馬上就要到省人民醫院。”然後他又道:“爸,我開車,你撥一個號碼,是康院長的電話,你給他說,讓他們提前準備。”

  張遠征手忙腳亂地撥打了號碼,康有誌聽說是侯衛東的女兒發高燒抽筋,被驚醒的怒氣就消了,道:“我馬上安排,你趕緊送過來

  到了省人民醫院,早有醫生做好了準備。醫生見慣了大場面,根本沒有把此事當成一回大事,稍稍看了看小國田,就開了針藥。

  在護士打針之時,醫院還安慰侯衛東,道:“秘書長,沒事了。打了針,很快就會退燒。

  侯衛東道:“醫生,有沒有冉題。”

  “小孩發燒很正常,只是抽筋不是好事,有了第一次,以後就要提高警惕。”

  半個小時以後小國田退燒了,陳慶容眼裏還噙著些淚花,睜著眼睛。看著侯衛東。

  “你和娃兒她媽跑哪裏去了,不接電話。”

  “才才你打電話的時候,我在洗澡。”

  “娃兒她媽跑哪裏去了。”

  “單位有事。”

  “肯定又是打牌去了陳慶蓉一幅恨鐵不成鋼的表情,道:“天天打麻將,不管娃兒,這個當媽的。”

  侯衛東不願意多說,拿著手機到一邊,給小佳打了電話,仍然是關機狀態。

  由於他先是與段宜勇在談事,後來又與李晶在一起,就沒有與小佳聯系,並不知小佳在哪裏,按一般情況。小佳應該與謝婉容或是蒙寧打牌奔了,只有與這兩個人打牌,她才會超過十二點。

  第八百五十四章未雨綢繆(下)

  只時。”小佳出尖打牌。侯衛東都能夠包時小圃輕”刪,而小佳無論如何也聯系不上,這就讓他心裏生出些怒意。

  侯衛東在門外轉了一會圈子。此時小佳手機處於關機狀態,無論如何生氣。小佳也不能知道,即然小佳不知道自己生氣,那生氣又有什麼意義?

  他很快就想通了這一點,在走道上做了幾個深吸呼,讓自己平靜了下來,然後又回到病床前。

  陳慶蓉坐在小國目的身旁,不轉眼地看著小固圍。

  侯衛東坐在床的另一邊。也看著小圍目,不時伸手摸摸小妞妞的額頭。他和陳慶蓉分坐於病床兩側。兩人都看著小田田,面對面,卻是無話可說。

  到了淩晨三點鐘,護士來查看了兩次,此時小妞妞的燒已經全部退去,睡得很安靜。

  侯衛東倦意很濃,對面的陳慶蓉同樣是一臉疲憊。接近四點之時,侯衛東打了幾個哈欠,又揉了揉眼睛,道:“媽,你去休息吧,我在這兒看著小圍國。”

  由於小佳一直沒有回家,陳慶蓉的怒氣就寫在臉上,道:“你明天還要上班,先回去睡覺,我守在這裏,早上小國目外公要來換我。”說到這裏,還是忍不住埋怨道:“沒有給張小佳打電話?她到底到哪裏去了?這麼晚還不回來?你怎麼不管一管。”

  侯衛東含糊地道:“她單位有事,手機估計是沒有電了。”

  陳慶蓉道:“就算有事,也得給家裏打電話。”

  侯衛東擡起手腕,道:“現在是淩晨三點,這個時間打電話不太好。”到了四點,侯衛東困得很,他又拿著手機走出門口,給張小佳打電話,仍然關機狀態中,他雖然想讓自己制怒,可是仍然有摔手機的衝動。轉念又想到,張小佳除了喜歡打麻將也沒有其他別的愛好,偶爾在外面不回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

  回到病房,侯衛東看到陳慶蓉昏昏欲睡,道:“媽,車在外面,你到車上去睡一會。”

  陳慶蓉搖頭道:“我看著小田田,你回去睡覺,明天還要上班。”

  坐到了淩晨五點,侯衛東見陳慶蓉確實不願意回家,便道:“媽,你在這兒,我就到車上去睡一睡,一個小時我來換你,然後你回家去睡。”

  陳慶蓉一夜未眠,臉色灰白,她忍不住也打了哈欠,道:“你去睡,你爸早上要給小目目送早飯過來,我就回去休息,你就別管了。”她摸了摸小田田的額頭,道:“燒退了,這一次抽了筋,以後發燒都怕耍抽筋,這是我最擔心的事。”

  聽到這話,侯衛東心裏緊了緊。女兒生病,病在女兒身上,痛在了父母心上。

  離開了病房,侯衛東來到汽車旁,打開車門,把座椅放平,在車裏睡覺。

  到了淩晨六點,給家裏打電話,無人接聽,又給小佳打電話,還是關機狀態。

  在小車上睡不踏實,迷糊了一會,天已經亮了起來。車外不停地人來人往,很嘈雜,侯衛東從車上出來,再到病房,小妞妞仍然在熟睡狀態中,陳慶蓉則趴在睡床上休息。聽到腳步聲,擡起頭,見是侯衛東,道:小田田剛才又有點發燒,現在退了,娃兒她媽回來了嗎?”

  接連被嶽母問同一個問題,侯衛東也只能忽悠,道:“她手機應該是沒電了,等一會,我再同她聯系。”

  陳慶蓉很生氣地道:“哪裏有這樣當媽的。”

  見小妞妞已經退燒,侯衛東來到母親劉光芬的病房。

  聽說小固田生病住院,劉光芬著急了。道:小固再發燒抽筋?你們是怎麼帶的娃兒。”

  侯衛東忙道:“是小佳爸媽在帶小孩。到了病房,你別亂說話,免得別人不高興。”

  劉光芬翻身下床,道:“你媽活了這一大把年齡,這些事難道還不懂,什麼話應該說,什麼話不應該說,我心裏有數。”

  侯衛東又道:“昨天晚上小佳陪蒙寧打牌出去了,沒有回來。你到了病房。別提小佳的事,她媽正為此事不高興。”

  劉光芬扭頭看著侯衛東。道:小佳昨晚沒有回來,她怎麼不打電話。”

  “我估計是手機沒有電了,蒙寧是以前省委書記蒙豪放的女兒,和小佳的關系挺好的。”

  聽說是與蒙豪放女兒一起打牌,劉光芬也就不說話了,她見侯衛東滿臉疲倦,道:“我去看孫女,昨晚你沒有睡覺嗎?”

  侯衛東道:“我在車上迷了一會。”

  劉光芬道:“我這有加床,你再睡一會。”

  “算了,現在我也睡不著。走吧,我帶你過去。”

  劉光芬在醫院住的時間挺長,一路上都有熟悉的醫生和護士互相打招呼。侯衛東跟在母親身後,見到了她的精神狀頗佳,不覺有些欣慰。

  將母親帶到了小固圍的侯衛東就離開了醫院,他開車回到新月了屋四居,爾屋子裏空無一人,心裏又有幾分生氣,暗道:“即使小佳手機沒有電了,也可以借別人的手機打電話。”

  衝了澡,喝了牛奶,在床上躺了一會,侯衛東又開始擔心小佳的安全,心情就有些沈重。

  就要到上班時間,正準備出門,手機響了起來。侯衛東見到手機上是一個陌生電話,便明白十有八九是小佳打電話回來。

  接通電話,電話裏果然傳來了小佳的聲音,“老公,對不起,昨天手機沒電了,沒有給你打電話。”

  聽到小佳平安無事,侯衛東怒氣已過,怨氣已消,平和地道:“的的手機沒電了,可以借別人的手機打電話,你整夜不歸,讓家裏人太擔心了。”

  小佳自知有錯,態度溫柔得緊,道:“哎呀,實在是不好意思,蒙寧約我打牌,有兩個是北京來的姐妹,一邊打牌,一邊聊天,大家在牌桌上約好,都不準給老公打電話。我手機也沒有電了,想在廁所裏打電話都沒有辦法。”

  “我就猜是蒙寧約著打牌。”

  “在牌桌子上,我還聽到不少內幕消息,回家再與你細說。”佳忍不住八卦道:“熊大偉要當省委副書記,同時兼任嶺西市市委書記。”

  聽到小佳說起內幕,侯衛東很警惕,道:“有人在身邊嗎,這些話回家再說。”

  小佳道:“沒有人,我再說一句,朱建國那邊與熊的關系很微妙,你要註意。”“別說了,我明白。”侯衛東又道“你趕緊休息一會,然後給你媽電話,昨天晚上沒有回家,又沒有打電話。一定要找個理由,我們統一一下。我說的理由是單位臨時有事,在開會。”

  小佳聽到話音不對,道“我媽到家來了嗎?她怎麼知道我沒有回家?”

  侯衛東這才將事情經過講了,小佳聽到小國田抽筋,很著急,道:“我趕緊到醫院。”

  侯衛東道:小妞妞沒事,你最好不要到醫院,免得你媽怪你,先把理由想好了再去見你媽。”

  小佳最疼愛女兒,心裏著急,道:“我就說手機沒有電,單位開會到了十二點,時間晚了,就沒有回電話。”

  “好吧,你去看一看女兒。我就不去了。”

  小區外,晏春平和老耿已經到了,等到侯衛東下樓,晏春平趕緊接過手包,道:“秘書長,昨天我上了網,現在網絡上鋪天蓋地都是劉網的新聞,甚至還有些死亡之時的圖片,網上跟帖都在罵市政府,罵檢察院,罵國土局長劉網,這個帖子的跟貼至少有上萬條了。”

  侯衛東來到辦公室,他馬上打開網站。輸入茂雲的字樣,馬上就出現了有茂雲劉網內容的貼子。貼子正文多是遮遮掩掩,可是下面的評論就五花八門了,最多的還是罵聲,多數人根本沒有仔細看貼子內容,張嘴就罵,從官員罵到體制再罵到神奇的國度。

  侯衛東認真地看完了多數的評論,然後關掉電腦,此時他正已經被任命為茂雲市委副書記,可是現在並沒有上任,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這事就讓在職的市長書記段宜勇等領導去處理。

  侯衛東與二處長處原振天談了一些他在副秘書長崗位上準備做卻未完成的事,到了舊點,原振天仍然意猶未競。談興未減。

  對於原振天來說,他挺不願意這位年輕的副秘書長調離,他服務過兩任副秘書長,與前兩副秘書長比較,侯衛東官架子最工作能力最強,工作作風最務實,一句話,在侯衛東領導下工作是比較愉快的。

  原振天網把話題從工作轉到自己的去向之上,晏春平來到門口,輕輕敲了敲門。

  “侯書記,茂雲市委宣傳部來了兩位副部長,說是想見你。”晏春平為人挺機靈,他知道劉網的事,不願意給侯衛東惹麻煩,因此將兩位部長留在了辦公室。

  侯衛東明白茂雲宣傳部是為何而來,可是宣傳部實在找不到自己頭上,他略一思考,對原振天道:“我們的話題稍等一會,我先接待茂雲的同誌。”又對晏春平道:“請茂雲兩位同誌過來。”

  原振天趁著晏春平出去叫人,趕緊道:“秘書長,我還有人個的事向你匯報。”

  侯衛東點了點頭,道:“下午找時的吧。”

  晏春平帶著兩人進了辦公室,其中一位年長的快步走到了侯衛東面前,道:“侯市長,我是茂雲宣傳部小劉,有事向你報告。”

  小劉其實已經不憑侯衛東的觀察。至少有四十歲了。

  侯衛東與小劉”握了手,道:“你是劉副部長?”

上一頁 《官路風流(侯衛東官場筆記)》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文淵書閣